第352章 給他的驚喜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晚上回家,看到別墅一層的的燈大亮,就知道宋喜已經回來了.

打開房門,他未見其人,已聞其聲:"發財,下來,別害怕,我在呢."

喬治笙放下鑰匙,換鞋往里走,側頭往樓梯處一瞧,宋喜把發財放在樓梯半腰處,她站在下面,一邊拍手一邊哄它下樓梯.

聽到腳步聲轉頭,宋喜道:"你不說黑背很聰明嘛,為什麼下個樓梯都不會?"

喬治笙默不作聲的走去儲物間抓了把狗糧,然後當著宋喜的面兒,往發財所在的樓梯下一格放了一些,然後用手指輕點.

發財想吃東西又不敢下來,急得肉嘟嘟的身體直晃:"汪~汪~"

喬治笙繼續誘惑,發財終于探下一只爪子,黑鼻子往前一湊,正好能夠到狗糧,吃完果斷又把爪子收回去.

喬治笙往再下一格放了把狗糧,發財站在上頭看著,宋喜都瞧出它眼中的急迫.

手指輕點狗糧旁邊的空地,喬治笙彎著頎長身體,宋喜從旁配音:"嘖嘖,快下來."

發財是真貪吃,兩只爪子先下來,後面兩腿還在上一格掛著,它就這樣趴著下了一格,然後再去夠下一格的狗糧.

喬治笙一格一格台階的逗,發財從起初的試探到後面的駕輕就熟,也就一兩分鍾的功夫.

等到了最後一格,喬治笙慷慨的給了全部狗糧.

看著發財吃得如饑似渴,宋喜忍不住感慨:"果然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."

喬治笙直起身:"不然呢?靠你口頭鼓勵嗎?"

宋喜抬眼看向他:"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,沒去看電影嗎?"

喬治笙打量宋喜臉上的表情,她眼中分明帶著打趣.

薄唇開啟,喬治笙揶揄道:"怕我回來影響你訓狗?"

宋喜一咧嘴,笑說:"你今天心情很好嗎?"

喬治笙保持警惕,不作回答.

宋喜徑自說:"還特地來我這邊解釋了一下,太給面子了,我都懷疑是不是遇見一個假的你."

喬治笙說:"你也挺給面子,還裝陌生人."

宋喜得意道:"那是,我多會看眼色."

喬治笙說:"你給我面子,我當然給你面子."

宋喜欣慰的點點頭:"講義氣,夠朋友."

喬治笙不置可否.

這個小插曲非但沒有影響兩人的關系,反倒因為處理得當,讓兩人關系更好.

喬治笙邁步上樓,發財跟著他一起上,宋喜說:"我煮了甜牛奶,給你拿一杯."

兩分鍾後,宋喜來到喬治笙房間,他正准備去浴室洗澡,宋喜把牛奶放在床頭邊,順道問了句:"最近睡的怎麼樣?"

喬治笙說:"老樣子."

宋喜略一遲疑,出聲道:"光靠改善飲食喝這點兒東西肯定不夠,你又不想吃藥,還是考慮一下外部治療吧."

喬治笙問:"怎麼治療?你說的那些針灸拔罐兒?"

宋喜說:"針灸針的是穴位,拔罐兒也就是吸你一點兒肉,都不疼,你怕什麼?"

喬治笙說:"我怕你水平不夠."

宋喜差點兒一記嗤笑:"我十四歲上醫大,我們全寢人的毛病都是我治的,上到頭疼腦熱,下到美容養顏,我連打呼嚕都治得好."

喬治笙目光中明顯的質疑:"你怎麼治的?"

宋喜坦然回道:"枕頭墊到最高,卡著脖子就不打呼嚕了."

喬治笙聞言,當即轉身欲走,宋喜忙道:"欸欸,開個小玩笑嘛,不懂幽默."

喬治笙說:"你別想拿我做實驗."

宋喜還的確有這個想法,她從來沒治過失眠,更何況他還是頑疾,與她而言,很有挑戰性.

如今喬治笙斬釘截鐵的打斷她的念頭,宋喜只好灰心喪氣的往外走.

喬治笙見狀,突然說了句:"東西呢?"

"嗯?"

"你不說要送東西給我?"

宋喜愣了幾秒:"啊,你不說我都忘了."

看向喬治笙,宋喜問:"你確定要嗎?"

"什麼?"

"你先進去洗澡吧,我待會兒給你拿來."

宋喜神秘兮兮,喬治笙看了她一眼,扭身進了浴室.

宋喜看到浴室房門關上,馬上快步往外跑.

喬治笙洗澡很快,算上吹頭發的時間也才十幾分鍾,等他一開門,無意中抬眼一看,整個人立在原地.

原本還是一床白,如今轉眼間變成了一床深藍.

他從小到大固執的穿黑色,但床上卻是白色,二十幾年的習慣,眼下,他覺得自己的床好陌生.

宋喜已經回了三樓,正靠在床頭處擼貓,手機響起,無一例外是喬治笙打來的.

心底說不出的忐忑,宋喜拿起手機,半晌才接:"喂?"

她聲音小心翼翼,喬治笙的聲音傳來:"這就是你說的驚喜?"

宋喜忙道:"你先淡定,別想著排斥,藍色會讓你的情緒逐漸變得平穩,你看著床上,不像是大海嗎?大海可以包容一切,吸走所有的負面情緒,你躺在上面,放輕松,深呼吸,什麼都不要想……"

宋喜巴巴說了半天,喬治笙只有兩個字:"下來."

說完,徑自掛斷電話.

宋喜這頭拿著手機,心都涼了半截,七喜跟可樂一左一右蜷在她腿邊,她自顧自的念叨:"完了寶寶們,你們將失去你們的親媽跟干媽."

話雖如此,宋喜也不敢耽擱太久,麻溜兒的下床穿鞋,從三樓來到二樓.

宋喜做的最壞打算,是喬治笙罵她自作主張碰了他的床,讓她怎麼鋪好再怎麼拿走,如果真是這樣的話…那她也只能自作自受.

但宋喜沒想到,她進來的時候,喬治笙已經靠坐在床邊,跟往常一樣,手里拿著本書在看.

沒抬頭,喬治笙薄唇開啟:"你牛奶放了多少糖?"

宋喜微頓,緊接著回道:"我放了很多."就怕不夠甜.

結果喬治笙說:"你自己嘗嘗,甜死人."

"是嗎?"

宋喜真的走過去,拿起杯子嘗了一口,是有些甜,但還不至于甜死人,他不是愛吃甜的嘛.

心底如此想,宋喜嘴上不敢這麼說:"樓下還有牛奶,我再給你煮一杯."

喬治笙低頭看書,沒應聲.

到底是又給他煮了一杯牛奶,喬治笙才放她回去睡覺,兩人誰都沒提床單被罩的事兒.

剩下自己一個人的時候,喬治笙看書總會晃神兒,沒事兒跟他提什麼大海,他靠邊兒坐著都沒安全感,總怕沉下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