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1章 我不喜歡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舒欣熱絡回應:"治笙,我跟你姐夫真想當面感謝你,但你太忙了,我們也不好打擾你,這不,只好把小喜叫出來,沒想到這麼巧,咱們還碰上了."

喬治笙面色淡淡,口吻如常:"找喜兒跟找我是一樣的."

宋喜坐在喬治笙身邊,暗道他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,怎麼這麼給面兒?

顧海峰問喬治笙:"怎麼來的?今天不開車吧?"

喬治笙說:"不開車."

顧海峰道:"來,我跟你姐敬你一杯."

喬舒欣起身,拿著酒瓶要過來給喬治笙倒酒,宋喜見狀,本能道:"不用阿姨,您坐,我給他倒."

宋喜距離喬治笙近,一抬手的事兒,喬舒欣聞言,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說:"你看咱們這輩分,都叫亂了."

宋喜在給喬治笙倒酒,喬治笙說:"她跟東旭關系好,非要自己論自己的,那就按她說的來."

人家老公寵老婆,喬舒欣還能說什麼,趕緊應著.

幾人喝了一杯酒,喬治笙側頭看向宋喜,輕聲道:"單我買了,一會兒吃完飯直接回去吧."

宋喜點頭.

對面喬舒欣跟顧海峰聞言,皆是說這頓飯該他們請,喬治笙道:"誰給都一樣."

說著,他站起身:"我那邊還有客人,不陪你們吃飯了."

顧海峰跟喬舒欣起身,嘴上說著:"好,好,你快去忙吧."

宋喜鬼使神差的對喬治笙說了句:"少喝酒."

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,邁步離開.

待到房門關上,喬舒欣看宋喜的眼神兒都變了,先前是生怕尷尬,雖然極力岔開話題,可神情中難免透露著打量和狐疑,揣測兩人的婚姻關系是否名存實亡.現如今,那目光分明就是在說,宋喜中宮皇後的位置還是穩如泰山.

宋喜面上不動聲色,似乎習以為常,但心底一邊納悶兒的同時,又忍不住有些高興,她是很要面子的人,喬治笙如果不來解釋一下,她在喬舒欣面前務必丟臉,要是不認識的也就罷了,可偏偏喬舒欣是顧東旭他媽,所以宋喜格外在乎.

另一邊,喬治笙回到包間,已經是十幾分鍾之後,其實不怨宋喜,他中途接了個電話,浪費了一些時間.

一走走這麼久,任麗娜問:"去哪兒了?"

喬治笙說:"去跟姐和姐夫打聲招呼."

任麗娜神情微變,外人不以為意,她卻知道喬治笙不可能是沖著喬舒欣和顧海峰去的,那就一定是因為宋喜了.

知子莫若母,任麗娜把喬治笙騙來相親,喬治笙馬上就暗示她宋喜的存在.

任麗娜心底繃著一根弦,不敢太逆著喬治笙的意思來.

喬治笙剛剛落座,榮思穎便看向他,面帶笑容道:"我們剛剛還在聊滑雪的事,夜城哪里有滑雪場?"

喬治笙沒看她,不冷不熱道:"夜城這些年都是人工降雪,想滑雪,去冬城吧."

榮思穎見他接了話茬,馬上道:"我還沒在冬天去過冬城,那邊好玩嗎?"

喬治笙不答反問:"你想去嗎?"

榮思穎按捺著內心的激動,很快點了點頭.

喬治笙又問:"什麼時候有時間?"

"我隨時."

喬治笙說:"我叫人訂機票和酒店,明天去吧."

榮思穎聞言,簡直受寵若驚,一邊忍著唇角上揚的沖動,一邊善解人意的詢問:"會不會影響你工作?"

喬艾雯拿著筷子,低頭吃東西,眼底盡是嘲笑.

喬治笙終于正眼看向榮思穎,薄唇開啟:"不用客氣,叫人訂個票,小事兒."

榮思穎對上喬治笙那雙冷漠的黑色瞳孔,漸漸覺察出不對,她試探性的問道:"你,不一起去嗎?"

喬治笙一秒都沒遲疑:"我最討厭滑雪."

要不是礙著任麗娜在,喬艾雯真想站起來給喬治笙鼓掌,論挫人,她只能是第二.

初次見面,熱臉貼冷屁股,自己美了半天,發現對方根本是在'耍’她.

榮家在岄州本地有錢有勢,榮思穎從小到大也是被家里捧在手心上的,當眾被折了面子,她一瞬間就是想裝也裝不下去,一張臉前一秒還是笑靨如花,這一刻已是冷中帶渣.

偌大的包間中有那麼幾秒鍾的寂靜,擱著心髒不好的,當場就得犯病,然而佛系兄妹面不改色,尤其是喬艾雯,她還轉了下桌子,把糖醋排骨移到喬治笙面前,嘴上說著:"還是老味道,你的最愛."

喬治笙夾了一塊兒放在盤子里,完全沒事兒人一樣.

對面任麗娜起身想打人的心都有,逼急了只能說:"治笙小時候滑雪摔斷過腿,最怕滑雪."

閨蜜尷尬中擠出笑:"這樣啊,怪不得不喜歡了."

榮思穎知道任麗娜是給她台階下,她也看出喬治笙對她沒意思,所以整頓飯都不再搭茬.

飯後,一行人邁步往店外走,喬家早就准備好了車,一輛送榮思穎母女去酒店,一輛栽任麗娜和喬艾雯回老宅,還有一輛專門送喬治笙.

看著客人乘車離開,喬治笙對喬艾雯說:"跟媽回家吧."

喬艾雯沖他一使眼色,示意他任麗娜有話要說,果然,任麗娜側頭看向喬治笙,繃著臉道:"思穎是我特地叫你徐阿姨帶過來的,你就算不喜歡,也要給我一點兒面子."

喬治笙道:"你上次說有急事兒叫我回家,結果急事兒是大舅找我幫忙,我給你面子才幫他;這回你又說有急事兒,我晚上推了公事來的,結果你安排我相親."

喬治笙聲音中沒有怒意,甚至是平和的,但任麗娜卻明顯沒了底氣,聲音變弱回道:"也讓你馬上就跟思穎怎麼樣,就是當朋友先認識一下."

喬治笙說:"我不喜歡."

任麗娜如鯁在喉,喬艾雯雙手插兜,笑了一聲.

任麗娜馬上瞪向喬艾雯:"你跟著笑什麼笑?看看你飯桌上說的話!"

喬艾雯美眸一瞪:"干嘛沖我使勁兒?是我哥不喜歡,他要是喜歡,我立馬改口叫嫂子."

任麗娜蹙眉:"你能活活氣死我."

喬艾雯別開視線,悻悻道:"不敢打虎,拿豹子撒氣."

任麗娜問:"你說什麼?"

喬艾雯大聲回道:"我說你不敢管我哥就拿我撒氣,我又不是男的,我要是男的……那我也不聽你的."

話鋒一轉,喬艾雯特別氣人,說完就往車邊走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