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9章 尷尬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晚上臨下班之前,韓春萌約宋喜一起吃飯,說正好顧東旭也有空,宋喜說約了人,拒了,心中暗道,她得去跟顧東旭他爸媽吃飯,瞞完東頭瞞西頭,這都什麼事兒吧.

吃飯的地點定在廣德樓,宋喜如約而至,顧海峰跟喬舒欣在一層大堂等候,三人碰面,寒暄了一番.

因為沒有馬上去樓上,趕得早不如趕得巧,還真就碰見熟人了.

宋喜背對大門口,沒看到身後走進來的人,是喬舒欣一抬眼,眼露詫色,緊接著嘴里輕聲念叨:"這麼巧."

宋喜聞言轉身去看,定睛一瞧,大門口那里出現一行人,四女一男,男的身高超過一八五,從頭到腳一身黑,俊美又冷漠的面孔讓人有沖動又不敢輕舉妄動,不是喬治笙還有誰?

走在他右邊,穿著過膝白色呢子風衣,豎著馬尾辮的女人是喬艾雯,兄妹兩個如出一轍的表情,不冷不熱.

喬治笙左邊的女人,格子套裝,從發型到妝容皆是精致,只不過是陌生面孔,宋喜從未見過.

再往邊上看,是任麗娜挽著一個同年齡的中年女人,兩人正在親密聊天.

服務生上前招待,任麗娜說了句什麼,應該是早就定好了位置,服務生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.

廣德樓的大堂很大,可喬治笙還是很快對上宋喜的視線,一時間,他眼中飛快的閃過一抹意外.

既然碰上了,沒有不打招呼的道理,喬舒欣跟顧海峰都是馬上走上前,先後打招呼:"治笙,阿姨."

喬治笙微微點頭回應:"姐,姐夫."

任麗娜跟身邊好友聊得專注,一抬頭看到面前的兩人,稍微一愣,然後頷首示意:"過來吃飯."

喬舒欣笑著點頭:"是啊,約了小喜,沒想到這麼巧."

提到宋喜,任麗娜這才看到從後面走上來的宋喜.

宋喜目光沒有往喬治笙跟喬艾雯那邊瞄,只對任麗娜禮貌頷首,出聲叫道:"阿姨."

任麗娜看向宋喜,心底第一反應就是狐疑她怎麼跟喬舒欣兩口子在一起,慢半拍點了下頭,連話都沒講.

喬舒欣不著痕跡的打量喬治笙身旁的陌生女人,再看任麗娜挽著的那位,怎麼看怎麼覺著像兩方家長帶孩子來相親的,如今宋喜又在邊兒上,可偏偏不跟喬治笙打招呼,這就……

有人臉上掛著笑,有人不苟言笑,但同樣的,在場的每一個人,都是心思各異.

短暫的沉默過後,還是喬舒欣主動說:"阿姨,您有客人,不耽誤你們吃飯,先上去吧."

任麗娜巴不得早點兒走,怎麼就碰見宋喜了?不過讓她看見也好,聰明人,應該明白是怎麼回事兒.

任麗娜挽著朋友率先邁步往前走,陌生的年輕女人緊隨其後,喬艾雯看了眼宋喜,也准備要走,正在此時,一直沒開過口的喬治笙卻忽然道:"你們先吃,我一會兒過去."

任麗娜等走在前頭的人,聞聲轉頭看來,發現喬治笙在跟宋喜說話.

喬艾雯站在喬治笙身邊看熱鬧,宋喜也是沒想到喬治笙會說這麼一句,尤其是余光瞥見大家都在看她,一時間有些懵,她大腦來不及仔細思考,只好本能的點了下頭:"好."

喬治笙撂下這句話,利落的邁開長腿往前走,速度比駐足打量宋喜的陌生女人還快.

待到一行人走後,喬舒欣這才笑起來,挽著宋喜的胳膊說:"走吧,我們也上樓."

剛剛那一幕,明眼人都大抵猜得出怎麼回事兒,所以回到包間,喬舒欣跟顧海峰才絕口不提,像是壓根兒什麼都沒發生,兩人一唱一和,把話題往別處引,生怕宋喜覺著下不來台.

宋喜也配合著,面色如常.

其實她沒什麼好生氣的,頂多也就是事發突然,大家都有些尷尬,不過她很快就反應過來,應該是相親,所以她才沒跟喬治笙打招呼,裝作不認識的樣子.

但這份'用心良苦’落在喬舒欣跟顧海峰眼里,怕就變成她忍氣吞聲和不敢言語了.

哎,宋喜這麼好面子的人,真想解釋一句,她沒受傷,也沒他們想的那麼慘,別用同情的目光看著她行嗎?

與此同時,另一個包間,五個人分坐在偌大的圓桌前,任麗娜跟中年女人用岄州話聊天,喬治笙跟喬艾雯兩個'佛系’代表人,就算不跟任何人講話,自己也能獨處的很好,所以包間中只聽得兩個大人的聲音.

沒多久,任麗娜就側過頭,看著喬治笙和喬艾雯道:"你們兩個倒是跟思穎聊聊天,干坐著干嘛?"

喬治笙不語,喬艾雯抬起頭,象征性的勾起唇角:"喝茶嗎?"

榮思穎微笑:"不用了,謝謝."

喬艾雯馬上低下頭,掏出手機.

任麗娜眼色都沒處使,因為喬治笙跟喬艾雯都不看她,她只能對身邊閨蜜無奈一笑:"治笙話少,小雯在國外待久了,大大咧咧."

女人笑說:"沒事,你不知道我有多羨慕你,一兒一女,又都出落得這麼優秀."

任麗娜說:"思穎才聽話,我有幾年沒見著她了,上次我回岄州看到她,她還在讀高中,從小就這麼漂亮."

任麗娜把目光落在榮思穎身上,榮思穎微笑,然後從身後拿出一個袋子,起身走到任麗娜身旁:"干媽,給您帶了點小禮物,希望您喜歡."

任麗娜露出驚喜表情:"真乖,以後不用給干媽帶禮物,能看見你,干媽就最開心了."

榮思穎媽媽說:"她還給治笙和小雯帶了禮物."

任麗娜眸子微挑:"是嗎?"

再看佛系兄妹,心如止水,無動于衷,當真是一點兒敷衍的驚喜表情都不給.

榮思穎送了喬艾雯一個Fendi小鳥掛飾,喬艾雯勾起唇角:"謝謝."

緊接著榮思穎又走到喬治笙身邊,遞過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:"不知道你喜歡什麼,我平時愛做香薰,挑了幾種送給你."

喬治笙唇角是平的,薄唇開啟:"謝謝."

打從榮思穎下飛機見到喬治笙的第一刻起,她就覺著這趟不白來,都說包辦的戀愛不好,但也要看對象是誰,如果是面前的這個男人,她覺得不虧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