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7章 集體頭疼的日子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霍嘉敏故意賣了個關子:"到了你就知道了."

車子一路從協和開去天地一家,這是吃火鍋的地兒,兩人下車進了店門,店員微笑著問:"請問幾位?"

霍嘉敏道:"訂了包間,找人."

店員帶兩人來到指定包間,霍嘉敏房門一推,宋喜緊隨其後走進去,環顧一下桌邊,這人來的還真齊.

從左往右,依次是元寶,佟昊,常景樂,還有阮博衍.

看到門口處的兩人,桌上四個男人也齊刷刷的行注目禮,常景樂最先打招呼:"呦,這麼快就到了,座位都給你倆留好了,快來."

宋喜除了跟元寶總見面,其他幾人也都不常見,所以進門後先打招呼.

目光落到身穿黑色高領羊絨衣的佟昊臉上,宋喜如常微笑著點頭,佟昊心里還挺納悶,他以為她還在為從前的事兒不高興.

待到宋喜跟霍嘉敏坐定,元寶叫人進來點菜,有人要喝酒,問到宋喜這兒,宋喜微笑著說:"我就不喝了,我下午還有台手術."

霍嘉敏看著眾人道:"趕緊的吧,小喜時間不多,我們商量起來."

宋喜仍舊一臉迷茫,對坐的常景樂看著她說:"這個月十一號,治笙生日,叫你過來,大伙一起合計合計,辦個什麼樣的party,給他一個驚喜."

阮博衍說:"你就別合計了,你哪次出的主意是他喜歡的?"

常景樂眼睛一斜:"他就沒有喜歡的!"

霍嘉敏說:"某人是很難搞,但天蠍最愛口是心非,誰知道他是不是嘴上不喜歡,心里超想要呢?"

宋喜猝不及防的被戳到笑點,當即咧開嘴笑起來.

斜對面的佟昊忍不住定睛看了幾秒,最後心虛的強迫自己別開視線,拿起桌上的煙盒,抽了一根點火.

常景樂看著宋喜說:"你別笑,他真是這樣的人,有時候心里越是喜歡,嘴上越是說不喜歡,像是生怕別人知道他喜歡什麼似的."

宋喜差點兒一松懈,想點頭複議,可突然想起她不能表現出跟喬治笙過于熟絡,特別了解的樣子,所以忍著道:"那就看他平時嘴上說討厭什麼,我們就給他准備什麼."

霍嘉敏道:"他討厭的可多了."

阮博衍說:"一不小心就容易踩地雷."

常景樂道:"每年他過生日前,我都想找個地方剃度出家,躲躲."

看他們一個個的'黑’喬治笙,元寶剝著橘子,不以為意的道:"也沒你們想象中的那麼難搞."

話音落下,滿桌子人都看著他,元寶垂著視線,慢條斯理的撕著橘子外面的絲,嘴上說著:"吃的跟酒水我來准備."

聞言,佟昊悻悻的別開視線;阮博衍優雅的垂下頭;常景樂跟霍嘉敏異口同聲,不屑道:"切."

元寶跟在喬治笙身邊多年,了解吃喝是基本好嗎?

宋喜忽然有些同情元寶,了解也糟歧視.

話說到這里,所有人都陷入一個僵局,一個不知道如何能讓喬治笙開心的僵局.

元寶吃了大半個橘子,忽然開口說:"宋喜,你怎麼想?"

宋喜側頭看向元寶,元寶面色如常道:"你別聽我們的,說說你的想法."

宋喜說:"我沒你們了解喬治笙."

元寶說:"我們就是太了解他,所以想什麼都是瞻前顧後,你就隨便提意見,大家一起商量."

經元寶這麼一鼓勵,所有人又都把希望的目光放在宋喜身上,宋喜頓覺壓力山大,但有壓力就有動力,沉默片刻,宋喜道:"我上大學的時候,參加過蒙面party,也參加過變裝party,都挺有意思的."

常景樂當時眼睛就亮了:"怎麼個變裝法?"

宋喜說:"可以大家一起定個主題,我們上大學的時候是投票,有人選二次元,有人選古風,我想制服主題,後來因為年紀不夠,拖了大家的後腿,最後定的古風,大家都cos一個自己喜歡的古裝人物."

聞言,常景樂率先擠眉弄眼的打趣:"哇,制服,玩兒這麼大?"

宋喜笑著回道:"我們很單純的."

常景樂說:"一般喊單純的,都是複雜的."

宋喜吸了口氣,順勢道:"好吧好吧,被你看透了."

霍嘉敏也覺得這個思路很好,眼睛放亮的問:"怎麼樣?那我們也定變裝趴嗎?"

常景樂說:"我同意."

霍嘉敏又看向剩余的幾人,穿著淺灰色毛衣的阮博衍說:"我沒意見."

佟昊道:"你們定."

元寶說:"蠻好."

宋喜問:"你們要不要這麼隨便?我就隨口一說,大家再想想."

常景樂一副飽經滄桑的表情說:"我們已經被喬和尚荼毒太久,思想都僵化了,你這個最好,就這麼定了."

往後大半個小時里,大家邊吃邊商量,中途宋喜手機響起,她起身出去接.

站在走廊,宋喜劃開接通鍵:"喂?"

手機中傳來喬治笙的聲音:"晚上不用來公司,我有事兒."

宋喜應聲:"好,那我回家准備好,放你門口."

喬治笙說:"門又沒鎖,你自己不會開嗎?搞得像監獄發牢飯."

宋喜覺著可樂,出聲回道:"不請自入,我怕你說我."

喬治笙道:"別偷東西就行."

宋喜眉頭一蹙:"你那屋有什麼值得我偷的?我偷你棒棒糖嗎?"

喬治笙一本正經的回道:"好像少了個蘋果味兒的."

宋喜沒想到他真的接茬,當即美眸一瞪:"你別誣賴我!"

喬治笙道:"別浪費我時間,我還有事兒."

宋喜撇了下嘴,忽然想到什麼,急忙說:"我不偷你東西,送你點兒東西怎麼樣?"

喬治笙問:"什麼?"

宋喜說:"秘密,等你看見,給你個驚喜."

"我不喜歡驚喜."

宋喜說:"我喜歡送驚喜啊."

說話間,宋喜聽到身後門響,轉頭一看,是佟昊出來了,本能的,她拿著手機,繃著聲音說:"好了,我掛了,拜拜."

掛斷電話,宋喜暗自平複心態,佟昊也是片刻的眼神兒躲閃,緊接著兩人走了個對臉兒,他主動出聲說:"最近怎麼樣?"

宋喜抬眼回道:"挺好的."

佟昊遲疑幾秒,聲音不大的道:"我又不吃人,你干嘛跟笙哥說,不讓我跟著你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