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5章 其實很給面兒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開口問:"你來我這兒聚餐?"

宋喜不接話茬,兀自擰開三個保溫杯的蓋子,里面分別是紅棗冰糖水,蓮子粟米粥,還有黃芪白鴿湯.

保溫杯擺到喬治笙面前,宋喜說:"肚子餓就喝點兒粥,不餓就喝湯."

喬治笙狐疑:"你會燉湯?"

宋喜道:"我朋友會,我讓她教我的."

喬治笙沒有馬上說話,宋喜又打開裝水果的盒子,每一盒里面都有兩種水果,切好整齊擺放,就連荔枝都是剝了殼的.

宋喜說:"你不喜歡吃桂圓,以後就改吃荔枝,咱們這邊的荔枝個頭小,等明天我聯系患者家屬,麻煩他們從老家幫我寄點兒過來."

提到荔枝就會想到楊貴妃,古有唐玄宗為博美人高興,一騎紅塵妃子笑,無人知是荔枝來,今天宋喜這舉動,莫名的讓喬治笙有種被寵愛的錯覺.

薄唇開啟,喬治笙不冷不熱的說:"別人是無事獻殷勤,你是有事兒獻殷勤,臨時抱佛腳,不覺得太明目張膽了嗎?"

兩人都心知肚明,見他直白發問,宋喜也就直白回道:"臨陣磨槍,不快也光,而且禮多人不怪."

喬治笙眼底劃過一抹輕嘲,她倒是難能可貴的實在.

隨手拿起面前的白色保溫杯,喬治笙喝了口湯,出聲道:"我要說不幫呢?"

宋喜說:"放下."

喬治笙動作停頓,眼皮一掀,漆黑幽深的眸子看向她.

宋喜跟他四目相對,忽然彎起眼睛,勾唇一笑:"開玩笑啦,都是你的."

喬治笙放下保溫杯,出聲道:"我早跟你說過,我們家里人的感情,沒你想的那麼濃厚,不然喬舒欣也不會通過你來找我."

宋喜目光坦誠:"我知道,如果是其他人,我不會答應找你幫忙,我不是看在喬家人的面子上,我是看東旭的面子,如果你能幫的上忙,這次的人情算我欠你的."

鮮少有人求人幫忙還能像宋喜這麼'理直氣壯’,但她並不是盲目自大,她只是自信,相信自己以後會幫得到喬治笙,而她能創造的價值,不會低于喬治笙這次雪中送炭的價值.

兩人都明白這個道理,但幫不幫的決定權還在喬治笙手中,這也是宋喜為何一進門先哄著,而不是馬上談交易.

待她話音落下之後的第五秒,喬治笙說:"好,既然你做擔保人,那我就幫他們一把."

宋喜美眸微瞪:"真的?"

喬治笙說:"記著你欠我人情."

宋喜笑著說:"記著呢."

喬治笙暗道,那就別動不動的跟他甩臉子,還掛他電話.

其實早在宋喜中午打給他的時候,他心底已經有了決定,偏偏要走一個過場,喬治笙當著宋喜的面兒,打了個電話,叫人聯系顧東旭家的公司,要收購他們手上所有鋼材.

等他掛了電話,宋喜問:"一下子屯這麼多鋼材,你們會不會有損失?"

喬治笙本想噎她一句,可抬眼看到她眼中真的在關心,話到嘴邊,喬治笙道:"海威在泰國那邊正好有工程,需要鋼材."

宋喜不懂做生意,所以天真的問:"那我還算誤打誤撞幫了你的忙?"

喬治笙看著她的笑臉,不苟言笑,意味深長的說:"是啊,幫了大忙,我賺錢要不要給你提成?"

宋喜故意一本正經的說:"那就不用了,大家自己人嘛,提錢傷感情."

喬治笙眼底浮現被挑釁後的銳利,正准備好好教她怎麼做人,恰好元寶進來了,拐過玩兒,他一抬頭看到宋喜也在,不由得露出笑容,出聲打招呼:"你來了."

宋喜笑著回應:"來的正好,吃東西."

元寶往桌子上一瞧,嚯,琳琅滿目,五光十色,他從來沒在喬治笙出現的地方,一次性見過這麼多顏色.

邁步往桌邊走,元寶忍不住唇角勾起:"今天怎麼帶了這麼多?"

宋喜道:"有人說我在某些方面是爛泥扶不上牆,沒有選擇性,我只好努力多給幾個選擇."

元寶臉上笑容變大,來到桌邊,他不受控制的拿起那座棒棒糖塔,左右端詳,神情說不出的驚訝.

坐在皮椅上的喬治笙覺著尷尬,所以面無表情的對宋喜說:"你還有事兒嗎?"

宋喜側頭回視:"沒了,那你們忙,我先走了."

元寶道:"我沒事兒,你不用急著走."

宋喜還沒等說話,喬治笙率先道:"我有事兒."

宋喜不以為意,打了聲招呼後離開,偌大的辦公室里,很快只剩下喬治笙跟元寶兩人.

元寶習慣性的往桌邊一坐:"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?"

喬治笙不理他,低頭翻文件.

元寶看了眼面前的水果盒,'嘖’了一聲:"宋喜心還是挺細的,荔枝都剝好了."

喬治笙低著頭,沉聲說:"喜歡就拿出去吃."

元寶自顧自的說:"人家的一番心意,給你又不是給我."

喬治笙說:"她的一番心意值三個億."

元寶眸子微挑,喬治笙說:"她來給顧東旭家的公司牽線搭橋,剛做了筆三億的鋼材生意."

元寶心底先是詫異,緊接著便勾起一側唇角,笑得不懷好意:"這點兒東西值多少錢?你還不是按照三億收的."

喬治笙聞言,低頭看文件的目光刹那間的走神兒,不過他也很快回道:"宋喜身上能創造的價值,不止三億,給她個面子,就當還長甯醫院地皮的人情了."

元寶道:"你就算心里這麼想,也不能當她面兒這麼說."

喬治笙抬眼問:"怎麼不能說?她自己都是這個意思."

元寶一副你不懂女人心的表情:"這話她說可以,你幫腔就不行,嘴上說著利益的人,說不定心底希望的是真情實意,大家好歹認識這麼久,天天張口閉口合作利益,你不覺得太不近人情了嗎?"

喬治笙不動聲色的說:"要是不近人情,我就壓根兒連買賣都不跟她談."

這話乍一聽特別冷漠,可的的確確是喬治笙為人處世的原則,能用錢解決的事兒,千萬別提人情.

元寶一撇嘴,心中暗自腹誹,就喬治笙這嘴硬心軟,口是心非的勁兒,怪不得身邊沒女人,首先能入他眼的太少,其次能忍他的更是寥寥無幾,喬和尚的外號不是白叫的,這麼一看,還是常景樂有先見之明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