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4章 有事相求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跟喬舒欣對面而坐,桌子上擺著幾樣精致點心,然而兩人誰都沒動,喬舒欣一開口就提從前:"你跟東旭十七八歲的時候就認識了,一晃這麼多年,我印象里,你們都還是小孩子.我總跟東旭說,你看看人家宋喜,他還在讀高中,你已經大學快畢業,等他剛上大學,你已經開始工作,東旭就總說,人跟人不能比,如今一看,真是,東旭還吊兒郎當沒個正形,你都已經結婚了."

宋喜微笑著回道:"其實什麼都比人早,也不見得是好事兒,以前不愛上學,總想早工作,現在工作了,又開始懷念以前上學的時候."

喬舒欣搖頭微笑:"你打小兒聰明,注定什麼都走在前頭,東旭要是有你一半,我就燒高香了."

宋喜猜喬舒欣找她,一定不是突如其來想要誇她的,但喬舒欣不說,宋喜也不好問,兩人只能坐著,一個誇,一個謙虛.

聊了差不多二十分鍾,喬舒欣話鋒漸轉:"都說一路順風順水,沒遇過坎兒的孩子不會太懂事兒,東旭就是典型的'不食人間煙火’,每個月拿著警局幾千塊的薪水,還一副自己養得起自己的大爺樣兒,我都不好意思說他,他哪個月卡里少過二十萬?"

"讓他回家里上班,他還不屑,花錢的時候一個頂兩個,是真覺得這年頭的錢都是大風刮來的,我跟他爸掙點兒錢就那麼容易嗎?怕他壓力大,有什麼事兒也不敢跟他說."

喬舒欣眼眶含淚,宋喜忙抽了紙巾遞過去,問:"阿姨,出什麼事兒了?"

喬舒欣接過紙巾,平複了一下情緒,似是很為難,沉默數秒才道:"前陣子東旭他爸跟市里的人吃飯,上頭說馬上有幾個工程要開,需要大量鋼材,說的有鼻子有眼,就差連開工日期都報上了,東旭他爸跟那人還算有些交情,想著內部消息,趕緊回來聯系人屯鋼材,里外里壓了快三個億,我們有多少身家,小喜你應該知道,賬面能周轉的資金就一個億,剩下的都是從銀行貸出來的,結果最近東旭他爸問上面,工程什麼時候開,對方就一句話打發了,說市規劃局那邊沒信兒,暫時沒消息."

宋喜眉頭輕蹙:"叔叔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,別人故意設套整你們?"

喬舒欣緊張到雙手緊扣,出聲回道:"我們也是馬上就有這樣的想法,但現實是商不與官斗,別說我們暫時沒證據,就是有證據,也不能輕易跟人對著干,而且眼下最著急的不是誰在背後坑我們,而是怎麼把這個窟窿給堵上."

宋喜聽到這里,心底漸漸有了眉目,她沒出聲,過不多時,喬舒欣徑自道:"小喜,我不把你當外人,也不怕跟你說,我爸媽離婚早,別說東旭了,我跟我爸的感情都沒多深,分家這麼多年,大家都是各過各的,別看我是治笙同父異母的姐姐,但真要開口求他辦事兒…我也是說不出口."

"這事兒我也沒有告訴東旭,他那脾氣,死要面子,自己不會開口求人,也不會讓我開口,他要是知道我今天來找你,都敢跟我斷絕母子關系."

喬舒欣說這話,宋喜相信,顧東旭太要面子了.

沉默片刻,宋喜開口說:"阿姨,您先別著急,公司這邊最多還能挺多少天?"

喬舒欣說:"現在每天一睜眼就要還銀行錢,賬面上的流動資金最多還能支持個把禮拜,還不能聲張,怕底下人心渙散."

宋喜點頭:"我知道了,我待會兒就去找治笙."

喬舒欣眼帶亮光,隔著桌子過來拉宋喜的手:"小喜,太謝謝你了,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."

宋喜道:"阿姨,什麼都不用說."就沖顧東旭,這個忙她也要幫.

繞了半天,正題說完,兩人心里都不想再耽擱時間,所以沒坐多久,起身結賬,在街邊分道揚鑣.

宋喜給喬治笙打了個電話,電話只響了兩聲就被接通:"喂?"

宋喜問:"你在忙嗎?"

喬治笙道:"干嘛?"

宋喜道:"我有點事兒想跟你說."

"說."

宋喜望了眼主道上的車水馬龍,又左右看看身邊沒人,這才壓低聲音說:"東旭家的公司遇到些麻煩,應該是得罪了什麼人,有人故意坑他們,現在他們手上屯了三個億的鋼材,你能幫忙想想辦法嗎?"

喬治笙道:"誰跟你說的?"

宋喜道:"你大姐."

喬治笙沉默片刻:"晚上不要給我帶桂圓,我不喜歡."

宋喜愣了一秒,她跟他說三個億的事兒,誰曉得他突然說什麼桂圓.

"那你想吃什麼?"

"自己看著辦."

宋喜不確定喬治笙是什麼意思,故意岔開話題,是不想聊?還是……

"還有事兒嗎?"喬治笙問.

"沒了."

"我還有事兒."

宋喜忙道:"那我不打擾你了."

喬治笙掛的利落,宋喜站在原地琢磨半晌,還是猜不透,看來要好好准備晚上這頓東西,如果她豁出臉去軟磨硬泡,喬治笙應該多多少少,會給她那麼一丟丟的面子吧?

帶著這個目標,宋喜不得不真的去了趟附近大超市,逛了快一個小時才從里面出來,當天晚上下班,她去了海威集團.

前台換了人,是陌生面孔,問宋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.

宋喜一回生兩回熟,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說:"送外賣的,頂層."

前台不著痕跡的看了眼宋喜,隨即打了個電話去頂層確認,很快,她掛斷電話的同時,面露微笑,伸手對宋喜做了個請的手勢.

宋喜拎著袋子來到頂層,助理看到她皆是笑容滿面的打招呼.

進了總裁辦公室,宋喜拐過牆角,看到正在工作的喬治笙,邁步走過去,她輕手輕腳,來到桌邊,依次從袋子中掏出三個保溫杯,四盒水果,五份甜點,最後,還有一個比家里棒棒糖塔小一號的,小棒棒糖塔.

喬治笙余光瞥見滿桌子的彩色,終于抬起頭,宋喜看向他,小心翼翼的解釋道:"不是我不想給你買大的,我今天沒背大包,袋子裝不下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