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3章 拒絕一個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時間每分每秒都在流失,只不過因人而異,差距快慢罷了.一轉眼,距離喬頂祥出殯已經是第七天,頭七是大日子,宋喜一直記著,提前一天就問過喬治笙,是不是要去墓地燒紙.

喬治笙說:"看你有沒有時間,沒時間就不用去,心意到了就行."

宋喜說:"我已經竄好班了."

喬頂祥燒頭七,喬家和任家兩頭的親屬都來了,光花圈就拉來幾十車,少說也有五百個,黃紙,洋票,各式各樣的金磚紙紮人更是數都數不過來,像是生怕喬頂祥在下面不能稱霸一方.

燒紙的地方火苗沖天,七八個男人拿著長長的鐵棍,圍在火堆四周,隨時翻動.

空中飄著熱浪,熱浪中夾雜著漫天的黑色紙屑,很多人受不了已經退到外圈兒.

宋喜站在喬治笙身旁,一不小心被嗆得咳嗽,他側頭看了她一眼,開口道:"不用在這兒守著,上車吧,一會兒燒完就走."

宋喜搖了搖頭,想說沒事兒,但咳嗽沒止住,眼圈兒也有些泛紅.

元寶走過來,遞上紙巾和一瓶水,宋喜背身走開兩米遠,喘了口氣兒,又喝了些水才壓住.

還沒等重新走回去,她手機響起,拿出來一看,是一條短信,關鍵發件人讓她很是意外,東旭媽媽.

宋喜跟顧東旭認識這麼多年,對喬舒欣也不陌生,可這是她第一次收到喬舒欣發來的短信,點開一看,上面說到:宋喜,一會兒結束,有時間嗎?有點事兒想跟你聊聊.

宋喜本能的抬頭四處打量,但人太多,她一時間沒看到喬舒欣的影子.

把水夾在胳膊下,宋喜很快回了一條:有時間,喬阿姨.

短信發過去不到十秒,喬舒欣回複:那就香榭麗舍見.麻煩你先不要跟東旭說.

宋喜猜不出喬舒欣找她干什麼,暫且回複:知道,您放心,我誰都不會說的.

喬舒欣回道:謝謝.

宋喜硬著頭皮說:不客氣.

之所以是硬著頭皮,宋喜是覺著如今兩人的關系有些尷尬,跟她和顧東旭還不一樣,她跟顧東旭玩笑歸玩笑,可無論如何,關系不會變,但喬舒欣對她,誰知道呢.

收起手機,宋喜轉身,往前走了兩步,發現原位處喬治笙不見了,只有元寶站在那里,走過去,宋喜問:"喬治笙呢?"

元寶說:"被四叔叫走了,一會兒就過來."

宋喜道:"沒事兒,我隨口問問."

元寶多聰明的人,馬上小聲說:"這麼多人,都是不熟的,覺著尷尬吧?"

宋喜被說中心事,微笑著點了點頭.

元寶低聲說:"好些人活著的時候不碰面,人最齊的時候,竟然是葬禮和燒紙."

他口吻中毫不掩飾的淡淡嘲諷,宋喜望著前面沖天的火苗,出聲接道:"這還是因為你有權有勢,不然有幾個是真心實意站在這兒挨烤受嗆的?"

聞言,元寶眼中的嘲諷更濃,大家都是明白人,一群明白人,彼此心里裝糊塗罷了.

那麼一大堆東西,大火足足燒了一個小時,中途宋喜問元寶:"嘉敏他們都沒來嗎?"

元寶回道:"笙哥沒讓他們來,免得又要分幾幫."

宋喜猛地想起,她身份特殊,大家碰面難免又要掩飾一番,著實麻煩.

燒完紙,大家各回各車,喬治笙問:"你去哪兒?"

宋喜道:"順路的話,就把我放中央路附近吧."

元寶已經發動車子,喬治笙說:"不回醫院?"

宋喜道:"買點兒東西,下午上班."

停頓幾秒,喬治笙道:"我還有些時間,你買東西半小時內,我們還能送你回醫院."

宋喜想到喬舒欣,忙道:"不用了,你忙你的,我隨便逛逛."

前座開車的元寶暗自歎氣,他都替宋喜惋惜,不知道錯過喬治笙的主動,等于錯過一個億嗎?

車子離開甯山公墓,駛向市區,在經過中央路附近,宋喜看著窗外說道:"元寶,麻煩靠邊停一下."

元寶打轉向燈靠邊停,宋喜臨下車前跟兩人告別,元寶微笑著抬了下手,喬治笙則是一貫的不搭理.

要關車門之際,宋喜突然想到什麼,彎腰看著後座的人問:"你晚上大概幾點回來?"

喬治笙淡淡道:"不確定."

宋喜說:"那我把東西准備好,你晚上回來自己吃,還是我下班後送去你公司?"

喬治笙長長的睫毛忽閃了一下,如常道:"送公司吧."

宋喜應聲:"好."

說罷,關上車門轉身離開.

元寶從後視鏡中打量喬治笙的臉,喬治笙什麼都沒說,元寶眼中卻浮起笑意.

宋喜確定喬治笙的車開走,這才穿過人行道,走了幾百米,來到香榭麗舍.

到了門口,她給喬舒欣打了通電話,喬舒欣告訴她位置,宋喜掛斷後進門上樓,來到一處封閉的包間.

敲門進入,宋喜看到喬舒欣,唇角勾起,正要打招呼,座位處的喬舒欣已經起身,笑著說:"弟妹,這麼快就到了."

聞言,宋喜臉上的笑容立馬僵住,愣是三秒後才道:"喬阿姨,您千萬別這麼叫我."

喬舒欣面不改色的說:"我們認識這麼久了,我也是前些天才知道你跟治笙是一家的,東旭嘴嚴,怎麼問都不說,白讓你叫了這麼久的阿姨,其實你就應該叫我一聲姐."

喬舒欣拉著宋喜的一只手,表情親切,語氣親昵.

宋喜急得直擺手:"喬阿姨,咱們認識這麼多年了,您在我心里一直都是長輩,再說了,我跟治笙結婚,不准備對外宣揚,所以您看…咱們還是按照原來的叫,我私下里還喊東旭哥呢."

喬舒欣嗔怒的看了眼宋喜:"真能胡鬧,論輩分,東旭正經該叫你一聲小舅媽……哎,算了,你說得對,你們結婚不想讓外人知道,那我們以後當著外人面兒,還跟從前一樣."

宋喜趕緊點頭答應:"是是是."

喬舒欣不肯松開宋喜的手,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,幾秒後,笑道:"你這孩子,真是有福氣,沒想到咱們還真成一家人了."

宋喜努力陪笑,站半天了,她主動說:"阿姨,您坐,咱們坐著聊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