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1章 拌嘴,家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問:"那你怎麼不干脆叫旺財?"

說著,不待宋喜回應,他靈光乍現,來了句更絕的:"或者叫歡歡,別人馬上就能知道是你養的狗."

他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,這回倒是被自己給逗笑了,眼底盡是促狹.

宋喜聽出他在調侃她的名字,順勢一繃臉,出聲回道:"是你要養,照這麼說,應該叫Tony,Danny之類的,畢竟你是喬治嘛."

跟顧東旭和韓春萌混這麼久,比嘴皮子,宋喜沒在怕的,以前是不敢,眼下逼急了,大家都不要好過.

喬治笙眼底的笑意一秒轉化成冷意和威脅,宋喜意料之中,不痛不癢的低下頭吃面.

喬治笙看她不以為意,自己也凶不下去了,垂下視線,不多時,不辨喜怒的說道:"宋歡."

聞言,宋喜一口面差點兒沒噴出來,好不容易忍住,她抬眼朝他看去.

喬治笙頭不抬眼不睜,自顧自的說道:"我覺著這名兒好."

宋喜蹙眉,一臉不高興的說:"怎麼不叫喬Tony?我還覺著這名兒更符合它的氣質呢."

喬治笙拿筷子的手略微一頓,緊接著抬眼跟她四目相對,一時間,針尖對麥芒,兩人無聲的過了幾百招,某一瞬間,宋喜唇角略微有些抽,隨即眼底的不爽漸漸化作笑意,喬治笙很快別開視線,可宋喜分明看到,他也是想笑的.

壓著笑意,宋喜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:"真的,你仔細考慮一下,發財這名字越聽越順耳,你不想發財嗎?"

喬治笙垂著頭,看不見眼中神情,只聽得淡淡的聲音道:"我不缺錢."

宋喜聞言,忽然美眸一挑:"我知道了!"

她是靈機一動想到一個新名字,喬治笙說他不缺錢,她發散思維,想到他卻桃花啊,剛想說叫桃花,可話到嘴邊,她想象一下喬治笙聽後可能給與的回複,身上一陣寒,算了,不要自己作死.

喬治笙等了一會兒沒聽到下文,不由得問:"你知道什麼了?"

宋喜只好臨時編瞎話:"你是不缺錢,我缺啊,我還等著升職加薪存錢買房子呢."

喬治笙隨口道:"現在夜城要買個帶花園的房子,少說五千萬起跳,你要趕緊存了,別你爸出來你還沒存夠."

話音落下,宋喜臉色微變,眼睛盯著他看,宋喜停頓幾秒,輕聲問:"你怎麼知道我要買帶花園的房子?"

喬治笙心底後悔,他一時間忘記這話不是宋喜清醒時說的.

喉結微動,喬治笙開口道:"你有次發燒說胡話."

宋喜眼底閃過狐疑和驚慌:"我還說什麼了?"

喬治笙想起阿易這個名字,等了一會兒,嘴上回道:"說的多了."

"啊?"宋喜半信半疑,正要說話,恰巧喬治笙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,他看了一眼,拿起手機去別處接,剩下宋喜一個人胡思亂想,她發燒還有說胡話的習慣呢?以前也沒聽人說過啊.

喬治笙電話接了不到一分鍾,應該是有什麼急事兒,接完就要走,宋喜起身問:"你今晚還回來嗎?"

喬治笙道:"不確定."頓了頓,又道:"你不用等我."

宋喜一邊往廚房跑,一邊道:"你等我一下,半分鍾."

喬治笙站在玄關處換鞋,到底還是等著她,不多時,宋喜從廚房方向跑出來,手里拎著保溫杯,跑到他面前,她伸手遞過去:"紅棗薏米粥,本想給你晚上喝的,你帶著吧."

喬治笙沒有馬上接,宋喜說:"你剛才面也沒吃多少,正好在車上喝,沒人看見,不丟人."

三秒鍾後,喬治笙抬手接過保溫杯,宋喜問:"要吃水果嗎?我給你帶點兒."

喬治笙道:"我不是出去春游."

宋喜聞言,傾身過去幫他開門:"快走吧,不耽誤你時間."

簡直是趕他出門.

喬治笙拿著保溫杯離開,宋喜合上房門往回走,小狼狗聞聲跑過來,宋喜看見它,小聲嘀咕:"喬Tony?"

叫了一聲之後,自己憋不住笑,又叫了聲:"發財."

"汪!"

小狼狗竟然叫了一聲.

宋喜眼睛一亮,又叫了聲:"發財?"

"汪!"

"喬Tony?"

沒反應.

"發財."

"汪!汪!"

宋喜像是發現了一個很好玩兒的東西,滿屋子一直在叫發財.

喬治笙開車從翠城山去了喬家老宅,客廳燈火通明,沙發上坐了好些人,都是任麗娜這邊的兄弟姐妹,別看都是長輩,可喬治笙一出現,除了任麗娜之外,其余人都是本能起身,微笑著說:"治笙來了."

喬治笙頷首叫人,視線落在任麗娜臉上,問:"什麼急事兒叫我過來?"

任麗娜道:"你大舅舅突然身體不舒服."

喬治笙問:"人呢?"

任麗娜起身說:"在客房休息,我跟你過去."

兩人一起來到客房門口,任麗娜敲門:"大哥?"

不多時,門內傳來男人的聲音:"進來吧."

任麗娜推門而入,喬治笙緊隨其後,房間中亮著燈,任瑞中靠坐在床邊,看到喬治笙,作勢下床.

喬治笙叫了聲:"大舅."

"治笙,你怎麼來了?是不是你媽叫你來的?我都說沒事,讓她別給你打."

喬治笙問:"你哪兒不舒服?"

任瑞中說:"沒事,老毛病了,剛吃完藥,就是最近跟姍姍著急窩火."

喬治笙坐在沙發上,沒搭茬,任麗娜看著他道:"姍姍今年大學畢業,你大舅想讓她回岄州,她非要留在夜城,還非要進協和,但協和哪是那麼好進的,這都畢業三個多月了,還沒進去,你大舅跟著著急上火,最近身體一直不好."

喬治笙俊美的面孔上面色淡淡,看不出喜怒,任瑞中想打量他的臉色又不敢,唯有坐在床邊唉聲歎氣,嘴上卻說:"別跟治笙說這些事,省的他心煩."

喬治笙沉默片刻,出聲道:"姍姍學的什麼?"

聞言,任瑞中馬上回道:"兒科,其實姍姍的學校不算重點,也算不錯了,只是協和要求太高,姍姍又非協和不去……"

"我找人試試."

喬治笙既然開了口,那就是百分百的可以,喬瑞中露出笑容,那感覺像是回光返照,根本不像個犯病不舒服的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