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0章 發財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看向宋喜,表情淡淡,語氣中多少帶著幾分意味深長:"不然呢?你以為我招妓?"

喬治笙是直男無疑,但這話說的也太過直白,宋喜一瞬間臉色脹紅,像是被嚇到,明顯的吸了口氣,慢半拍才有些慌亂的說:"沒有…我一想就知道是隔壁."

咕咚咽了口口水,宋喜鮮少的手足無措,神情躲閃.

喬治笙見狀,眸子中閃過一抹挑釁:"你在醉春風住過?"

宋喜腦子是懵的,本能回道:"沒住過."

喬治笙問:"那你怎麼知道是隔壁?"

宋喜胸口一堵,這回連趕場的話都編不出來.

喬治笙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,故意要拆穿她,讓她尷尬.

宋喜面紅耳赤,沉默片刻,開口說道:"你不是這種人."

這話的確有些馬後炮,但在喬治笙出聲解釋的刹那,宋喜已經後悔懷疑他,喬頂祥剛剛過世,他就算天大的心,也不至于在這當口尋歡作樂,更何況他們認識這麼久,他要花早花了,何必等到現在?

有些誤會是容易障了眼,可說清之後又讓人覺著可笑,醉春風的隔音效果是有多差?宋喜昨晚聽著就像是在喬治笙身邊.

喬治笙原本還想繼續揶揄,問她為什麼掛電話,但聽她說'你不是這種人’,刹那間,他有被安撫到,所以決定放她一馬,這事兒就算過去了.

兩人誰都沒有馬上接話,房間中有那麼七八秒的空白,最後還是宋喜問:"你吃過飯了嗎?"

喬治笙說:"沒有."

宋喜說:"想吃疙瘩湯還是意大利面?"

喬治笙說:"跟你認識這麼久,終于有選擇了."

宋喜聽出他話中的嘲諷,撇了下嘴角,出聲回道:"人都是會長大的,以後選擇性會更多."

喬治笙說:"都二十六了,能拿出手的就只有兩道面食,你的成長速度也真夠'快’的."

宋喜眉頭輕蹙,佯怒道:"不知道吃人的嘴軟嗎?"

喬治笙看著她,一本正經的說:"不知道人在屋簷下,不得不低頭嗎?"

宋喜一瞬間差點兒想對喬治笙說:你行.

事實上她沒說話,但表情已經完美的詮釋了心情,此時無聲勝有聲,她掉頭往樓上走,喬治笙看著她的背影,眼底閃過一抹笑意,薄唇開啟:"意大利面."

宋喜頭也不回的說:"得令."

喬治笙還以為她會說'喳’,看來是真不想當丫鬟,甯願當侍衛.

宋喜去樓上換了身衣服,喂了貓,然後把小狼狗帶下樓,喬治笙坐在客廳沙發上,聽到鈴聲,轉頭望來.

他最近很忙,有些天沒見著小狼狗,它躥得很快,比之前長大了好幾圈.小狼狗特別有眼力見兒,像是知道這個家誰做主,喬治笙還沒叫它,它自己屁顛兒屁顛兒的跑到他腿邊,搖頭晃腦.

喬治笙單手撈著它的肚子,把它提到腿上,然後解了它脖子上的鈴鐺,隨手放在一邊.

"起名字了嗎?"他問.

宋喜道:"沒有,又不是我的狗,我還想最近哪天有空,把它送回去."

喬治笙問:"沒養出感情?"

宋喜說:"氣都要氣死,咬壞我三套床單兩個靠墊兒,地毯也要換了."

喬治笙說:"誰讓你把它當貓養,狗就要撒開了."

說著,瞥見一旁的鈴鐺項圈,他又補了句:"它沒怪你公母不分就不錯了."

宋喜聞言,隨口一說:"你喜歡你養,我又不會養狗."

喬治笙大手罩著小狼狗的頭,看著它的眼睛說:"合我眼緣,留下了."

宋喜美眸微挑:"你真要養?"

喬治笙不答反問:"不能養?"

宋喜說:"那人家丟狗的呢?"

喬治笙說:"我讓人去附近問問,算我買的."

宋喜抿著唇瓣,偷著在心底罵他霸道.

"你們玩兒吧,我去做飯."

宋喜轉身進了廚房,喬治笙在外訓狗,教它怎麼坐,怎麼握手,還有上下台階,這些工序他駕輕就熟,小時候家里的狗都是他在訓.

四十分鍾後,宋喜叫喬治笙吃飯,她煮了意大利面和土豆肉末鹵,煎了雞蛋和火腿,喬治笙看著裝火腿的盤子邊上,還放著幾瓣兒切好的生西紅柿,因為特別突兀,他出聲問:"什麼菜?"

宋喜說:"煎火腿啊."

喬治笙說:"柿子干嘛的?"

宋喜說:"擺盤漂亮."

喬治笙:"……"

鮮少有人敢氣他,敢氣他的人里,幾乎沒有能把他氣到無語的,宋喜偏是個中翹楚,每到飯點兒,喬治笙都盡量不想跟她講話,怕沒吃就被氣飽了.

虧得宋喜還覺著自己越來越優秀,越來越有創意,很想為自己打call.

兩人餐桌上面對面坐著,他不動筷子,宋喜問:"怎麼了?"

喬治笙說:"你先吃."

宋喜眼中有一閃而逝的詫色,緊接著明白過來,他是不放心她的廚藝,怕特難吃.

強忍著沒有發飆,宋喜當他面兒吃了一大口,還配上雞蛋跟火腿,這感覺就是試毒的小太監無疑了.

看她吃沒事兒,喬治笙這才緩緩動筷,可能他沒對她的廚藝抱有任何期待,所以吃到嘴里反倒覺著還行.

小狼狗跑到餐桌底下,一會兒踩一踩喬治笙的拖鞋,一會兒又咬一咬宋喜的褲腿兒,宋喜拿了片火腿,彎腰遞給它吃.

等到再抬頭的時候,對面的喬治笙出聲說:"起個名吧,狗是你抱回來的."

宋喜夾起一筷子意大利面,出聲回道:"意大利面."

喬治笙沒抬頭,嘲諷的聲音說:"怎麼不叫土豆鹵?"

宋喜猝不及防,噗嗤一聲笑出來:"都可以啊,我是無所謂."

喬治笙說:"我不想一看見它就想起你做的飯."

宋喜偷著白眼他,暗道有種別吃啊.

他說:"再想."

宋喜吃著東西,隨口回道:"八條,你們家不是有好幾條了嘛."

喬治笙說:"不喜歡."

其實他是不喜歡她的敷衍.

宋喜只好繼續想,想了一會兒,她忽然抬頭道:"我想好了."

喬治笙也抬起頭,看了她一眼.

宋喜說:"發財."

喬治笙剛要露出不悅之色,宋喜馬上道:"你先聽我給你分析,條子和紅中都有人叫,你是做生意的,發財當然最重要,而我往後幾年的目標也是發財,升職加薪多賺錢,圖個好彩頭嘛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