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8章 元寶盡力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元寶唇角一勾,笑著道:"原來是腿受傷了,怪不得你扶著他胳膊呢,我跟笙哥還以為你們在談戀愛."

宋喜眼睛微瞪,很快回道:"沒有,就是普通朋友."

元寶輕笑著道:"你說你這朋友傷哪兒不好,非要傷腿,而且趕得早不如趕得巧,就偏偏讓笙哥給看見了."

宋喜覺著元寶的表情和話里話外,充滿了意味深長,她不由得粉唇輕啟,問了句:"他說什麼了?"

元寶原本靠在椅背上,聞言身體前傾,雙肘撐在桌邊,壓低聲音道:"我跟你說,笙哥什麼都沒說的時候,才代表他真的不高興."

說完,元寶仔細觀察宋喜的表情.

宋喜自然是努力做到面不改色,可眼底難免有一閃而逝的慌亂,人在緊張的時候,小動作就會比較多,宋喜拿起桌上的飲料喝了一口,佯裝無意道:"他有什麼不高興的?"

說罷,她又補了一句:"他向來話少."

元寶說:"你沒我了解他,他這人還是有些小心眼兒的,看到你當街挽著一個男人,還穿他外套……"往後的話元寶沒說全,只一副你自己琢磨的表情,而且他這話摻了不少水分,喬治笙那豈止是有些小心眼兒,他是特別小心眼兒.

宋喜聽到這話,本能解釋:"我那是扶,不是挽,而且朋友之間穿個外套怎麼了?就因為沒什麼,我才穿."

元寶道:"人都容易'眼見為實’,笙哥難免誤會."

宋喜聽說喬治笙誤會,心里並沒有不高興,反而開始反思他昨天為什麼突然不接她電話,晚上說話又陰陽怪氣的,難不成還真是不高興了?

她兀自琢磨的功夫,元寶輕聲歎氣,似是無奈的說了句:"宋喜,我不拿你當外人,有什麼就說什麼了,笙哥那人嘴硬心軟,外冷內熱,有什麼高興或者不高興的事兒,基本不說,全靠別人意會,我是跟他認識久了,他說不說我都能猜到,但真的難為你了,覺著他特難相處吧?"

宋喜聽到這番話,不誇張的說,差點兒哭了.

這麼久,終于有人懂她的苦.

萬語千言,宋喜拿起飲料,跟元寶碰了一下,隨即說:"我活了二十六年,真的從來沒見過他這麼難搞的人."

元寶會心一笑,盡在不言中.

宋喜也沒他當外人,可算是找到人吐口水,她一口氣不知說了喬治笙多少的毛病,聽的元寶頻頻發笑.

"怪不得笙哥現在越來越欣賞你,你能熬這麼久,也是奇跡."

元寶聽完宋喜說,喬治笙非讓她爬樹,腦子里面勾勒一下畫面,也真是夠難為人的.

宋喜搖搖頭,表示往事悠悠,不堪回首.

元寶起初順著她,一起吐槽了喬治笙好多槽點,然後吐著吐著,他話鋒一轉:"有些人天生不會說話,好事兒沒少做,都壞在一張嘴上,對于這樣的人,他說什麼你就左耳進右耳出,看他怎麼做就行了."

說著,他又勾起唇角補了句:"看在他辦事兒還行的份兒上,別跟他一般計較."

話說到這里,宋喜怎會聽不出元寶是故意來幫喬治笙'洗白’的,她甚至懷疑他口中那個有心髒病的朋友,根本就是個托詞.

既然如此,明人不說暗話,宋喜看著元寶道:"我有點事兒想跟你確認一下."

元寶道:"你說."

宋喜直白的問:"那天你說有記者混進甯山公墓,後來怎麼處理的?"

元寶心思很細,宋喜話一出口,他心中馬上開始盤算,她為什麼這麼問,是認識記者,還是有人跟她說了什麼?

不管是哪一種,元寶沒想說謊,出聲回道:"抓到兩個記者,一男一女,他們在很多地方藏了攝像頭,起初怎麼問都不說,沒辦法,男的給打斷了一條胳膊,他把所有攝像頭安裝的位置說了,女的我們沒動."

男記者斷了一條胳膊,根顧東旭說的可以對上,女的沒動?

宋喜抬眼看著元寶:"可我聽說,女記者遭了很大的罪."

元寶回視著宋喜,臉上不見任何異樣,只反問道:"誰說的?女記者我們能把她怎麼樣?"

宋喜不回答第一個問題,撿著第二個回應:"我這邊的消息,說是女記者處|女膜撕裂."

元寶聞言,這才神情稍變,很快回道:"別,這種髒水真的別往我們身上潑."

說完,生怕宋喜不信,他又道:"駱氏的駱向東你知道吧?"

宋喜點了下頭.

元寶繼續道:"我們那天抓到女記者,駱向東跟他老婆恰好經過,他老婆認識那女記者,特地給笙哥打了個電話,要把人帶走,她是當場就被駱向東夫婦帶上車的,你要是不信,隨時都可以叫人查."

宋喜說的有名有姓,宋喜看著不像是假話,可她昨晚問喬治笙,他為什麼不直說?

難道真因為看見她跟齊未一起,故意賭氣?

見宋喜不語,元寶低聲道:"你別不信,我跟你說,我也是昨晚才知道,那女記者是新銳娛樂老板紀貫新的女朋友."

宋喜眉頭一蹙:"什麼?"

元寶也是一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的模樣,開口說:"就因為那天我們沒動那個女記者,所以昨天紀貫新才約笙哥吃飯道謝,正巧昨晚笙哥要去醉春風談個事兒,那女記者竟然冒充公關進去偷拍,中途被我們認出來,紀貫新也在,當場承認是他女朋友,晚上兩人還是在醉春風一起住的."

女人的思維,男人永遠get不到,哪怕心細如元寶,他也不曉得宋喜從他這番話里,聽出的不是他們沒動女記者,而是喬治笙昨晚在醉春風.

醉春風在夜城,誰人不知?要說禁城是銷金窟,那醉春風就是溫柔鄉,英雄塚,去那兒消費的,有幾個是奔著環境去的?還不是奔著那地兒的人去的?

一想到昨晚電話中突如其來的女人叫聲,宋喜忍不住視線微垂,努力做到面色無異.

元寶感覺出宋喜的異樣,但原諒他不是神,他真的不知道昨晚宋喜跟喬治笙通過電話,所以也就無從知曉她此刻在煩躁什麼,只能用心解釋,他們真的沒有動女記者.

"笙哥不是那樣的人,他是看著不近人情,但也不會做這麼過分的事兒."

宋喜心想,是啊,床下一本正經的,床上還不是憐香惜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