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7章 找上門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電話已經掛斷半分鍾有余,可宋喜的腦袋還是一片空白,她很想冷靜下來,可心底卻不受控制的火冒三丈.

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,看不見她還不至于聾,喬治笙那邊怎麼回事兒,她用腳後跟都想得出來,什麼不近女色,只是她沒趕上罷了,什麼喪親之痛,心情不好,這都是她一廂情願想象出來的,喬治笙根本沒她想的那麼需要人關懷,而且她有什麼資格可憐他?

把他們兩個擺在一起,饒是誰看,都是她更可憐一些吧?

這年頭最怕的就是自己可憐還偏要同情心泛濫,也不知她哪兒來的一腔熱情.

宋喜坐在床上,有那麼五分鍾的時間,氣到渾身發燥,像是更年期提前,後知後覺,她一只手一直緊張的攥著被角,等到手心攤開,全都汗濕了.

要慶幸人的精力有限,無論是喜怒哀樂,還是貪嗔癡怨,皆是一股勁兒的沖動,待到這股憤怒逐漸平複,宋喜捫心自問,她到底有什麼好氣的?

她是氣喬治笙拐彎抹角,沒說清到底動沒動女記者?

還是氣他電話里面突然傳來女人叫床的聲音?

如果是後者,她顯然沒資格,明知道是假結婚,別說他在外有女人,就算他把女人帶家里來,該識相躲開的人也是她.

人慣會自我安慰,宋喜想,她是氣喬治笙沒說清女記者的事兒,對,一定是這樣,他跟什麼人在一起,她管不著.

勸通了自己,宋喜收起電腦和雜七雜八的東西,躺下閉眼睡覺,隔著一層薄薄的眼皮,她眼球不受控制的來回轉動,耳邊盡是突如其來的刺耳聲音,那聲音一如魔障,宋喜整夜輾轉反側,揮之不去.

直到凌晨,宋喜才勉強睡了一小會兒,結果就是這一小會兒也沒著消停,八百年不做夢的人,破天荒的做了個夢,夢里面她跟喬治笙仍是夫妻關系,可他卻正大光明的把白月光領回家,當著她的面秀恩愛.

夢里面宋喜氣到肝兒疼,那股疼痛直到手機鬧鍾把她吵醒,仍舊清晰的持續著.

宋喜心情更加不好,起床收拾出門,看到院子里面停的白色吉普,她也賭氣懶得上,愣是自己叫了輛車去上班.

她不是個喜怒易形于色的人,但身邊待久的人都知道,宋喜不高興的時候,不會拉著臉,但會高冷,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樣,多一句話,多一個字都不講.

她現在帶著幾名博士生,早上例行查房,然後進手術室,手術過程中,其中一名博士生開了句小玩笑,說患者染得灰色頭發像他奶奶,逗樂了手術室中其他人,這在平常也就是一笑而過,沒多大的事兒,可今天趕上宋喜心情不好,她戴著口罩,看不清楚臉上表情,只聽得很平的一句:"如果真是你奶奶躺在這兒,你還笑得出來嗎?"

她聲音沒有明顯的怒意,可一瞬間,手術室中的笑聲像是生生被人給掐斷,當真是戛然而止.

笑的人不敢再笑,挑起話題的博士生嚇得心底一沉,臉色都變了,愣是頓了幾秒才垂下視線說道:"對不起."

手術是大手術,但于宋喜而言並無難度,八年來她做了沒有一千台也有八百台,三個小時後,手術順利結束,她轉身出去洗手,剩下幾名學生跟護士善後.

幾人確定她已走遠,這才小聲議論.

"宋醫生今天怎麼了?好像心情不好."

"這還什麼好像啊,就是不好!"

被點名數落的博士生白著臉道:"我以後是不是不用混了?"

小護士抿抿唇:"你們幾個新來的,不會看眼色也正常,我告訴你們,宋醫生要是話很少的時候,你們千萬不要惹她,人家馬上要升副主任的人,小心吃不了兜著走!"

宋喜站在洗手池前仔細的洗了手,脫下無菌衣來到休息室,習慣性的檢查了一下手機,沒想到真有未接電話,還是元寶打來的.

看到元寶,宋喜馬上就會想到喬治笙,想到喬治笙,又是胸口一陣憋悶.

稍一遲疑,宋喜給元寶回了個電話,電話很快接通,宋喜說:"不好意思,我剛從手術室出來,才看到你的電話,有什麼事兒嗎?"

元寶道:"也沒什麼大事兒,有個朋友心髒不大好,想來你們醫院檢查,托我打聽一下手術和病房."

宋喜說:"我們這邊手術和病房的確挺緊的,正常都要排到一個禮拜之後,但要是你朋友,我給你問問看,加個急,應該沒問題."

元寶說:"那太謝謝你了,你現在忙嗎?我就在協和附近,要不要出來吃個飯?"

宋喜跟元寶認識這麼久,還沒單獨在一起吃過飯,宋喜猜他見面還有事兒要談,所以沒拒絕,讓他稍等十分鍾,她換身衣服下去.

掛斷電話,宋喜把醫院穿得平底鞋換成外穿的高跟鞋,穿上外套下樓.

才出了醫院大門,宋喜一眼看到不遠處等候的元寶,就他一個人.

見慣了他跟喬治笙成雙入對,剛剛下樓的時候,宋喜還猜,喬治笙會不會也在,但想想也不可能,某些人軟玉溫香在懷,怕是還沒起來呢.

兩人碰面微笑著打招呼,一起去了醫院附近的一家飯店,點過菜後,宋喜看向對面的元寶,主動問:"你那朋友具體是什麼病?"

元寶面不改色的回道:"我也不大懂,他就說心髒不怎麼舒服,回頭我讓他過來檢查一下."

宋喜道:"我周日放假,其他時間你都可以來,提前打個電話,我幫你安排."

元寶微笑:"謝了,一直想找機會請你吃頓飯,但你平時太忙了,昨天我跟笙哥經過你們醫院門口,本想叫你下來吃飯,但看你跟你朋友在一起,笙哥就說不打擾你們了."

聞言,宋喜下意識的眼露迷茫,想了幾秒才突然回憶起昨天中午,她跟齊未一起出來吃飯,喬治笙跟元寶什麼時候經過的?她完全沒注意.

"啊,我朋友剛從外地回來,腿受傷了,我昨天是扶他站在馬路邊等車."

宋喜目光坦然,口吻也是非常坦然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