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5章 生氣都沒資格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話說元寶來公司接喬治笙,看到他身上的深藍色襯衫時,臉上的表情只能用精彩來形容,那是國寶級演員,看似面不改色,實則內心戲都在眼神兒里.

喬治笙瞥見卻裝沒看見,元寶內心一陣翻湧之後,到底是忍不住問了一句:"笙哥,你病好些了嗎?"

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,兩人邁步往外走,元寶又問:"心情怎麼樣?"

喬治笙明知道他話里有話,所以淡漠的回道:"不好,說話小心點兒."

元寶聞言,唇角輕輕勾起:"我還以為你病得顏色都分不清了."

喬治笙走在前頭,臉上的表情元寶沒看到.

兩人出了辦公室,迎面而來的人皆是頷首打招呼,等到喬治笙一走,馬上聚在一起瘋狂討論,為什麼喬治笙突然換了衣服顏色,這點兒別人家身上雞毛蒜皮的小事兒,到了喬治笙這兒,就是天大的事兒.

來到樓下上了車,元寶道:"見慣了你穿黑色,突然換了個顏色,總覺得像是換了個人."

坐在後面的喬治笙不搭腔.

元寶邊開車邊問:"宋喜送的?"

喬治笙不理他.

元寶眼底帶著柔和的神情,出聲說:"藍色蠻好,看著舒服."

大家都是聰明人,元寶是什麼意思,喬治笙聽得懂,薄唇開啟,他不冷不熱的道:"她說藍色有助睡眠."

元寶很認真的'哦’了一聲.

喬治笙不爽,那感覺像是他在認真解釋,可對方卻在明目張膽的在敷衍他.

在元寶心里,宋喜已經是個神人了,他不知道她用了什麼辦法讓喬治笙這個黑色控改穿其他顏色的衣服,就連喬頂祥生前都說喬治笙:"小小年紀,穿得老氣橫秋,我都比你強."

饒是如此,喬治笙對黑色還是迷之偏愛,如今倒是為宋喜破了例.

別看喬治笙嘴上說著心情不好,元寶知道,多虧了宋喜,不然喬治笙一連好多天不合眼,鐵人都熬不住,看他今天臉色比昨天好了許多,應該是休息的不錯.

兩人要去辦事兒,本有更近的路,元寶偏偏特地繞了趟協和醫院,明知道一走一過也看不見宋喜,但他故意想逗喬治笙,看一眼宋喜工作的地方也好嘛.

元寶若是知道無巧不成書,繞這一趟並不會讓喬治笙高興,他絕對不會平白無故的多此一舉,可誰又有預知未來的能力?十個人里面,十個都是在悔不當初的.

車子駛過協和醫院門口,從元寶的方向看去,宋喜是被齊未給擋住了,所以他毫無顧忌的往前開,直到開近之後才發現,齊未身邊還並排站著個宋喜,准確的說,宋喜扶著齊未的一只手臂,而她身上的寬大外套,顯然不是她的.

心底一沉,毫不誇張的說,元寶頭皮都麻了,那感覺比看見自己女朋友出軌還恐怖,出于本能,他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踩了腳油門,車子迅速從兩人面前駛過.

不敢從後視鏡去看喬治笙的臉,元寶好想自欺欺人,騙自己喬治笙什麼都沒看到,心里懊悔,真特媽的背!

喬治笙看到了,怎麼可能沒看到?打從發現元寶走了醫院這條路,喬治笙就知道丫心里想什麼,但他怎麼都沒想到,會看見宋喜挽著個男人站在街邊等車,兩人還有說有聊,她之前說有電話進來,八成就是那人打的吧?

喬治笙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宋喜跟齊未同框出現,一次兩次是巧合,如今就差手牽手了.

心底一記冷笑,有男朋友還送他衣服,什麼意思?吃著碗里還惦記著鍋里的?

虧他還給面子,穿上了!

不知不覺,喬治笙臉色差到難看,但凡他手邊還有一件衣服,他絕對二話不說換下來,穿著都覺得心煩.

車內突然安靜下來,即便之前喬治笙也沒說話,可元寶背對他,總覺著後脊梁一陣陣的發麻,哪怕心里素質再好,是人也會有心虛的時刻,正好比此刻的元寶,他忍不住開口說:"昨天紀貫新親自打電話過來,想約你今晚吃飯,你昨天不舒服,我沒馬上告訴你,你看今晚是約何昌林,還是約紀貫新?"

話音落下幾秒,喬治笙說:"紀貫新?"

元寶應聲:"是他,我還納悶兒,他為什麼要突然約你."

紀貫新家世顯赫,夜城中響當當的一號人物,自己脫離紀氏獨自創辦的新銳娛樂,更是國內媒體行業的龍頭老大,只有他不想報的新聞,沒有他不能報的,這不前陣子還報了夜城一富家公子吸毒的消息,搞得滿城風雨,沸沸揚揚.

喬治笙跟紀貫新沒什麼交集,尤其是紀貫新前幾年都不在夜城,兩人連面都沒碰過,可以說是兩條道上的人,但有些人位置到了,面子必然是要給的,更何況無事不登三寶殿,喬治笙也想知道,紀貫新那樣的人,會有什麼事兒求到他.

"紀貫新說今晚吃飯?"喬治笙問.

元寶說:"他電話里面是這麼說的,但具體時間還看你."

喬治笙道:"那就今晚."

元寶道:"好,我把何昌林那邊推掉."

喬治笙說:"不推,約紀貫新碰面,就在醉春風,何昌林那邊也別再拖了,拖一天就是多一天的風險."

元寶應著:"我去聯系."

在外人看來,無論紀貫新還是何昌林,這都是平日里不容易攀得上的人,可在喬治笙這兒,他可以一次見兩個.

喬頂祥剛剛過世,雖然沒有大肆傳開,可有些能力的人都已經知道了,喬頂祥掌事時落下不少麻煩債,這些人聞訊,難免心里要多加盤算,主動找喬治笙的,主動躲開的…如今喬治笙都要一一清除.

元寶邊開車邊在心里合計,喬治笙到底看沒看見宋喜?要是看見了,還真沒被氣糊塗;若是沒看見,真的是老天保佑.

同一個車里,喬治笙視線微垂,有些出神.

刹那間的憤怒過後,他已經冷靜下來,他跟宋喜是什麼關系?她找不找男朋友,跟誰在一起,都跟他沒什麼必然聯系吧?

他們充其量也就是個朋友,他還真指望她恪守婦道,從一而終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