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4章 騙她,回歸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問:"你還在家嗎?"

喬治笙說:"沒有."

宋喜想想也是,喬治笙那麼忙,怎麼可能生病就在家養著,拿著手機,她出聲囑咐:"能休息就盡量多休息一下,過勞也會讓人免疫力下降."

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,宋喜這邊插了個電話進來,是顧東旭打來的,她直白的說:"我接個電話."

喬治笙說:"掛了."

他這邊掛斷,宋喜接通顧東旭的:"什麼指示?"

她心情還不錯,口吻也是輕松的,但顧東旭就沒這麼好心情了,他聲音低沉中帶著幾分嚴肅:"身邊有人嗎?"

宋喜明知身邊沒人,還是環顧左右,這才道:"沒有,什麼事兒?"

顧東旭似是糾結了一下,頓了幾秒後說:"去甯山公墓偷拍的記者出事兒了."

聞言,宋喜神情一變,也是慢半拍才接道:"怎麼了?"

顧東旭說:"男的胳膊廢了,女的…處|女膜撕裂."

後半句他說的很是無奈,其中包含著複雜情感,像是不願承認,但又不得不承認.

宋喜心底咯噔一下,那感覺像是後腦勺被人用力敲了一下,整個人都是懵的.第一反應就是不會,喬治笙答應她的,微張著唇瓣,她動了動才發出聲音:"確定嗎?"

顧東旭回道:"我們說話講證據的."

頓了頓,他又補了一句:"你以為我願意往他身上潑髒水?"

如果是真的,那的確是夠髒的.

宋喜拿著手機,半晌沒出聲.

顧東旭低沉著聲音道:"記者那邊也沒有報警,這事兒警局不會管,我猶豫了很久該不該跟你說,說完你又會怎麼想,可想來想去我還是要告訴你,我跟你比跟他親,你有權利知道."

宋喜明白顧東旭的意思,在顧東旭心里,喬治笙從來不是個普通商人,如今他一直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,之前她信誓旦旦的保證不會,如今看來…倒像是被現實狠打了一個巴掌,不對,是被喬治笙打的.

難道在喬治笙眼中,低調處理的結果就是把女人……宋喜眉頭一蹙,簡直不敢往下想.

兩人拿著手機,均是沉默,良久,還是宋喜先出聲說:"我知道了."

顧東旭問:"你打算怎麼辦?"

宋喜滿腦子都是懵的,怎麼辦?她能怎麼辦?可她又不想說不知道,沉默片刻,輕聲說:"我想想."

在顧東旭看來,宋喜是應該考慮一下她跟喬治笙之間的關系了,哪怕關系不能改變,最起碼…不能假戲真做,他不是存心給她找不痛快,只是更害怕她以後會傷心難過.

電話掛斷,宋喜一個人拎著手機,面對牆壁站了很久,久到韓春萌找過來,見狀,詫異的問:"你干嘛呢?"

宋喜連個偽裝的沒事表情都做不出來,干脆直言回道:"你先去吃飯."

韓春萌問:"怎麼了?"

宋喜說:"別問,聽話去吃飯,我出去一下,一會兒回來."

說完,宋喜邁步往前走,其實她也不知道要去哪兒,就是心里憋著一股火,一股無名之火,燒的她坐立不安,轉眼就從樓上乘電梯下了一樓.

樓上開著恒溫空調,很是暖和,但樓下就有些涼了,很多人已經在外面加了外套,宋喜沒管這些,直接穿著白大褂走出醫院大門,外面更冷,只有十幾度,迎面一陣冷風吹來,宋喜渾身一涼,發熱的腦子也終于逐漸冷靜下來.

顧東旭不會撒謊騙她,可他畢竟不是當事人,她要聽喬治笙說,除非他親口承認.

拿著手機,宋喜剛要打給喬治笙,忽然聽到有人喊她:"小喜."

宋喜抬頭,聞聲找人,不多時,她視線定格在台階下面的某處,那里站著一個人,一個不僅在人群中打眼,甚至比陽光還要耀眼的人.

純白色的T恤,黑色褲子,腳上白色休閑鞋,外面一件長款的駝色風衣,頭上還戴了頂同款顏色的鴨舌帽.

今天雖然溫度低,但陽光很好,那人站在陽光下,身上像是蒙了一層金邊兒,他朝著宋喜揮手,與此同時唇角勾起,那樣邪氣的笑容,沒有一個從他身邊走過的女人不看他.

宋喜跟他對視幾秒,認出後美眸一挑:"齊未?"

齊未站在台階下面,滿臉笑意.

宋喜趕緊往下走,齊未也向她走來,他一動,明顯的腿腳不利索,宋喜見狀加快步伐,本能的上前扶了一把,抬眼看著他問:"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"

她還以為他在閩城住院,突然出現嚇了一跳.

齊未笑著回道:"剛剛."

宋喜忍不住眉頭一蹙:"開什麼玩笑,傷筋動骨一百天,你的石膏現在能拆嗎?是不是這邊有什麼急事兒?"

齊未看著宋喜,面不改色的回道:"回來看看你們,一個人在閩城待得無聊."

宋喜拿眼睛橫他,簡直胡鬧!

齊未笑的沒心沒肺,宋喜視線重新落在他腿上,開口問:"這麼快就把石膏拆了,還不拄拐,你怎麼過來的?"

齊未說:"我這麼帥,柱個拐人家還以為我瘸呢."

宋喜忍著白眼兒的沖動,嘴上卻不饒人的說:"你以為你現在就不像瘸子了?"

齊未說:"我不動,誰能看出我腿有毛病?"

宋喜真是無語,齊未軟下口吻道:"別一見面就數落我,這麼久不見,你都不想我的?"

宋喜繃著臉回道:"想,我想你來我們這兒住院."

齊未滿眼真誠的說:"好啊,你給我在心外住院部開個房,正好我腿還有點兒疼."

宋喜氣得不想罵他,扶著他的一只手臂道:"走,我陪你去骨科看看."

齊未聞言,死活不去,嘴上說著:"我剛下飛機,還沒吃飯,快餓死了,你陪我去吃個飯吧?"

宋喜說:"去我們食堂."

齊未道:"別提食堂,協和的食堂我吃膩了,我想吃岄州菜,你請我."

宋喜跟他拉扯了半天,來來往往的人都在看,她被磨的沒辦法,只好答應.

齊未滿臉笑容,邊走邊跟她叨念最近在閩城的日子有多難熬,兩人走至院外街邊,等車的時候,他臨時脫下風衣外套,很自然的遞給宋喜,宋喜看他里面單薄,馬上說:"我不冷,你趕緊穿上,別感冒了."

齊未說:"你這身白大褂太打眼,我現在看到醫生就害怕,快穿上吧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