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3章 送禮要趁虛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整理好表情,宋喜閉著眼,漸漸體會睡意逐漸上湧的感覺,喬治笙沒再說話,不多時,宋喜呼吸變得沉穩.

喬治笙聽著宋喜的呼吸聲,從最開始的羨慕,後來慢慢的竟也感染了些睡意,八成是感冒藥藥效發作.

中途宋喜睡著睡著莫名的睜開眼,緩了幾秒,她摸到茶幾上的手機看了眼時間,凌晨三點五十八,眯著眼看向大床方向,喬治笙側睡,背對著她,上身沒蓋被子,露出黑色的T恤和手臂.

她馬上翻身起來,穿著拖鞋走到床邊,借著手機光仔細一瞧,他後背全都汗濕了.

去浴室洗毛巾,回來幫他脫衣服擦身體,期間喬治笙早就醒了,但一直沒睜眼,更沒說話,只納悶兒宋喜給他擦完全身之後,沒有馬上從衣櫃里面拿衣服,而是出去了一會兒,再回來的時候,直接走過來,往他身上套衣服.

整個過程耗時十幾分鍾,宋喜確定喬治笙燒已經退了,這才回到沙發處繼續睡覺.

北方的夏天很短,說涼也就是幾場雨的事兒,越到凌晨溫度越低,喬治笙睡不著睜開眼,側頭看了眼沙發方向.

宋喜身上的毯子是夏天款,她整個人縮成一團,恨不能把整張臉都埋在毯子里面,顯然是冷的.

喬治笙看了一會兒,翻身下床,隨手拎了一床被子走到沙發邊,不說多溫柔,倒也算得上輕柔,幫她蓋上.

他順道去了趟浴室,之前發燒的時候很難受,吃完東西直接就睡了,這會兒才受不了的想要刷牙,隨手一開燈,喬治笙走至盥洗池前,拿起電動牙刷和牙膏,動作如常.

他並不自戀,平日里也不會多看鏡子,但他畢竟不瞎,余光瞥見鏡子中的自己,剛開始的幾秒鍾沒覺著有什麼,但某一瞬間,他拿著牙刷的動作微頓,定睛望著鏡中自己的身體……明確的說,是衣服.

他穿慣了黑色,衣櫃里面除了黑色沒有其他顏色,可眼下他分明穿著一件深藍色的襯衫,低矮的小圓領,隱形扣,身上沒有任何口袋和多余的設計,簡簡單單,是他喜歡的樣子.

喬治笙想起宋喜給他穿衣服的時候,扣子系了半天,當時他就覺著奇怪,他櫃子里面那麼多T恤她不用,好好的給他穿什麼系扣的衣服?

原來,是她買給他的.

突然收到禮物,並且已經穿在身上,饒是喬治笙也有些愣,呆呆的看了鏡子半晌.

刷完牙,他又洗了個澡才從浴室出來,宋喜仍舊在睡,多蓋了一層被子,她睡得很香很暖.

再睜眼,是宋喜的手機鬧鍾響,她睡得遲,又睡得深,喬治笙已經聽了不下十秒鍾,她才後知後覺的睜開眼,從被子中伸出一只手來拿.

關掉鬧鍾,宋喜窩在溫暖的被窩中,只覺得不想起來,她還能再睡十個小時,但這樣的念頭也僅能想想,還是要起來的.

掀開被子,她正要起身,忽然看到被子里面還有一層毯子,宋喜頓了頓,想到昨晚她睡覺的時候,身上只有毯子,而且這床被子不是她的,側頭往床上看,喬治笙背對她,身上蓋著她的被子.

宋喜是個特容易被溫暖的人,尤其是喬治笙'起點低’,他能知道給她蓋床被,已經足夠她感動,不枉她昨晚照顧他.

忘了他淺眠,宋喜看他沒什麼動靜,以為他在睡覺,所以起身時輕手輕腳,走至床邊,她看到喬治笙露在外面的手臂,他還穿著那件深藍色的襯衫,從宋喜的角度,他半張睡顏盡收眼底.

不得不說,這男人好看的過分了,他就是韓春萌口中說的那種,壞成渣也讓人忍不住著迷的人.

見慣了他穿黑色,他可以將黑色穿成'喬治笙的顏色’,像是冠上了他的印記,他的符號,與生俱來,渾然天成.沒想到他穿深藍色也這麼好看,比黑少了些冷漠和純粹,卻多了柔和跟禁欲.

太冷的人讓人太難靠近,如今多了幾分人間的氣息,反倒讓人心猿意馬,抓心撓肺.

宋喜站在床邊,就這麼直勾勾的看著喬治笙,越看越覺著他臉上沒有任何缺彩的地方,說一句完美也毫不為過.

看著看著,宋喜漸漸有些按捺不住,想動手.

沒辦法,見色起意也是人的本能.

宋喜想摸一摸喬治笙的頭,就當是試探一下體溫嘛,她是醫生,醫者父母心……可她又不想碰,看他額頭上沒汗,臉色也正常,呼吸平穩,擺明了就是好多了,她不能因為一己私欲就為所欲為,要克制.

最後看了幾秒鍾,宋喜收起欣賞的目光,轉身往外走,聽到她離開的腳步聲,躺在床上的某人緩緩睜開眼,眼底一片清明.

他聽到宋喜走過來,也知道她在床邊站了小半分鍾,可她竟然什麼都沒做,也什麼都沒說,就這麼走了,剛剛好幾次他都想睜眼,可睜眼說些什麼?

跟宋喜認識這麼久,這是喬治笙第一次有種不好意思,想躲她的感覺.

宋喜回房收拾,臨走前拿了奶酪面包和甜牛奶放在喬治笙床邊,還把感冒藥也備上.

去醫院一忙就是一上午,中午宋喜從手術室出來,第一件事兒就是給喬治笙發了條短信:好些了嗎?

兩分鍾後,宋喜收到回複,只有一個字:嗯.

宋喜說:要吃東西,感冒藥吃兩顆,鞏固一下.

半分鍾後,喬治笙把電話打過來,宋喜正准備跟韓春萌去食堂吃飯,看到屏幕上的'S’字樣,她臨時去到一旁接通.

"喂?"

手機中傳來喬治笙的聲音:"有給病人穿襯衫睡覺的嗎?我說怎麼一直不舒服."

宋喜本能的勾起唇角,出聲回道:"我要不是趁病給你穿上,你會穿嗎?之前就說顏色會改變心情,通過心情改變睡眠質量,怎麼樣,看到藍色心情變好了嗎?"

喬治笙淡漠的說:"並沒有."

宋喜輕輕撅了下嘴:"剛穿上效果不明顯也是正常,你多看兩眼,你不覺得你穿藍色比穿黑色好看嗎?"

喬治笙說:"不覺得."

他軟硬不吃,宋喜干脆道:"你給個面子穿一次,好歹是我送你的第一件衣服."

喬治笙臉上的表情,宋喜看不到,過了會兒,只聽他說:"看在你知恩圖報的份兒上,給你個面子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