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2章 一個願騙,一個願受騙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書是宋喜親自挑的,其中就有她喜歡的《席慕容詩集》,她想讓喬治笙多陶冶一下情操,不說溫潤如玉吧,好歹也別這麼冷漠暴躁.

他讀的這一段兒,也恰好是宋喜爛熟于心的,只字不差,一時間,宋喜驚到打開床頭燈,房間驟然亮起,喬治笙一眯眼,宋喜也覺著眼睛疼,可她還是蹙眉看向手中的書,的確是席慕容的詩集,左邊第一行也的確是喬治笙剛剛念的那一段兒.

饒是如此,宋喜心底還是響起三個大字:不可能!

隨便翻了一頁,她先自己看好,然後關燈,指給喬治笙看.

喬治笙沒有馬上開口,宋喜道:"你別糊弄我,你是不是早就看過剛才那頁?"

喬治笙不爽的聲音傳來:"我快被你晃瞎了."

宋喜道:"少轉移話題,你讀."

喬治笙見她不跳黃河心不死,忍著焦躁,用他的口吻一字一句的讀道:"年少時,我們因誰因愛或是只因寂寞而同場起舞;滄桑後,我們何因何故寂寞如初卻甯願形同陌路."

宋喜心底不受控制的一句媽賣批.

頓了三秒,伸手指向右頁中間某處,喬治笙薄唇開啟,聲音好聽,語氣不屑:"我終于相信,每一條走上來的路,都有它不得不跋涉的理由.每一條走下去的路,都有它不得不那樣選擇的方向."

宋喜拿著書,僵在床邊.

喬治笙見狀,眼底閃過一抹'早知如此何必當初’的落井下石,抬起右手,他挑釁的自己翻了一頁,開口念道:"在一回首間,才忽然發現,原來,我一生的努力,不過是為了周遭的人對我滿意而已.為了博得他人的稱贊與微笑,我戰戰兢兢地將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.走到中途才忽然發現,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,和一條不能回頭的路."

宋喜一言未發,喬治笙又翻了一頁:"有情不必終老,暗香浮動恰好."

這句曾是宋喜當作QQ簽名的,她好喜歡,從喬治笙口中念出,她莫名的頭皮發麻,准確的說,是從頭麻到腳.

"想讓我給你念整本?"

喬治笙看著宋喜,在他眼中,她的模樣清晰如白晝,因為太過愕然,所以一臉生無可戀.

忍著得意和笑意,喬治笙緩緩開口:"叫爸爸."

宋喜猛地一哆嗦,書差點兒掉喬治笙臉上,終于回神兒,她眼神複雜的看向他.

黑暗中,兩人目光相對,她是什麼都看不清,他是看的一清二楚.

五秒過後,喬治笙開口道:"算了,這次算給你個教訓,你做不到的事兒,不代表別人也做不到,沒有百分百的把握之前,別瞎叫號."

不是誰都會慣著她.

宋喜懊惱的垂下頭,很小的聲音感慨:"我去,貓頭鷹啊!"

喬治笙沉聲問:"你說什麼?"

宋喜抬起頭,滿眼崇拜:"我說你簡直是社會精英啊!"

說罷,不待喬治笙回應,宋喜繼續問:"你是怎麼做到的?你自己眼睛會發光嗎?"

喬治笙明目張膽的鄙視她,奈何宋喜看不到,他只能充滿嘲諷的口吻回道:"你這樣顯得很無知,很不像個醫界精英."

宋喜不計較他的嘲諷,完全迷妹的身份道:"別這麼說,我跟你可比不了,我在你面前就是個睜眼瞎."

喬治笙說:"你最大的優點就是有自知之明."

宋喜對喬治笙這項特異功能很感興趣,不惜換了本書,自己就差把臉貼上去,也沒看清封面上寫了什麼,還是喬治笙看不下眼,幽幽的說了句:"你最愛的笑話大全."

宋喜'哦’了一聲,緊接著隨便打開一頁,拿到喬治笙面前:"你幫我念幾個."

喬治笙覺得她還是賊心不死,左右他看得清楚,所以無所謂再虐她一輪,開口道:"蜘蛛俠最喜歡的顏色是什麼?"

宋喜馬上道:"紅色."

"錯."

"黑色."

"錯."

"黃色."

喬治笙瞥她一眼:"我看是你喜歡."

宋喜抿了抿唇,停止瞎猜,實話實說:"不知道."

喬治笙說:"白色."

宋喜問:"為什麼?"

喬治笙道:"Spider-Man."

宋喜眉頭輕蹙,Spider-Man怎麼了?在心底默默的叨念了幾句,Spider-Man…是白的嗎?

恍然大悟,宋喜正要驚訝,但驚訝還未出口,她馬上垮著臉說:"這笑話好冷."

喬治笙面無表情:"這就是你送我的笑話書."

她自己都覺著冷,更何況是他?

宋喜微撅著嘴,默默的合上書,不無尷尬地回道:"我錯了."

喬治笙很喜歡她認錯的態度,所以從寬處理,開口說:"回去躺著吧."

"喳."

宋喜略一欠身,轉而往沙發處走.

喬治笙勾起唇角,險些樂出聲.

重新躺下後,宋喜蓋上毯子,夜深人靜,她很輕的歎了口氣,但聲音卻不小.

喬治笙問:"怎麼了?"

宋喜說:"江山代有才人出…長江後浪推前浪."

喬治笙聞言,聲音明顯的帶了幾分不悅:"你是前浪嗎?"

宋喜又歎了口氣:"人人都說我是天才,可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拼命努力只想讓別人覺得我是毫不費力,但我沒有超能力,你有,這感覺特挫敗."

喬治笙說:"誰讓你跟我比了."

宋喜語氣沮喪:"是啊,不自量力了."

喬治笙閉著眼睛,抿著好看的唇瓣,沉默數秒,他開口說道:"眼神兒好點兒算什麼超能力,我睡不著覺還不是靠你治."

宋喜說:"那是你沒學醫,你要是學了醫,還有我什麼事兒?"

喬治笙說:"在專業方面你不是一向很自信嗎?干嘛突然灰心喪氣?"

宋喜癟著嘴說:"你太厲害了,震驚到我."

喬治笙道:"我都說了眼神兒好不當飯吃,更何況還是個夜里能看清東西,大半夜我要看什麼?打劫嗎?"

宋喜沒忍住,噗嗤一聲笑出來.

"我覺得你比笑話書上的段子幽默多了."

喬治笙不以為意的說:"你今天才知道."

宋喜暗自撇嘴,其實她是故意在哄他開心,虧得他還一本正經的以為她是認真的,看來真是病糊塗了.

撇嘴撇到一半,宋喜馬上止住,他好怕喬治笙看見.

媽呀,以後黑燈瞎火都不敢騙他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