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1章 深得他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眼睛微瞪:"我快要餓死了!"

喬治笙語氣淡淡:"喝粥."

宋喜輕蹙著眉頭:"喝粥吃不飽."

喬治笙悠悠的說:"你還知道?"

宋喜端著盤子站在床邊,退而求其次:"你想吃你就先吃,我再做一份."

喬治笙語氣不咸不淡:"我喝飽了."

宋喜小聲說:"那我吃了."

喬治笙說:"別在我房里吃有味道的東西,拿去喂狗."

宋喜說:"它吃過了,也是意大利面."

她不這麼說還好,喬治笙原本就想逗逗她,可她好死不死來這麼一句,喬治笙頓時火大,狗都吃過的東西,他沒吃過.

"出去吃."

喬治笙聲音平靜.

宋喜聞言,幾乎是第一秒就聽出他在不高興,別問她怎麼知道的,這是一種技能,求生的技能.

喬治笙沒那麼生氣的時候,才會故意擺出一副不好相處的樣子來,他要是真生氣了,反而懶得廢話,就像現在,說得好聽點兒是出去吃,說得再直白一點兒,就是出去!

宋喜二話沒說,端著盤子扭身就走,喬治笙躺在床上,氣得眼睛一閉.

本以為她跑出去吃面,結果沒兩分鍾,她又回來了,喬治笙沒睜眼,黑暗中,他聽到勺子觸碰碗發出的細微聲響,她在吃東西,可他聞不到任何異味.

宋喜坐在沙發上,喬治笙忍不住睜開眼,側頭看去,原來她在摸黑喝粥.

一瞬間,喬治笙心底說不出的開心,像是恰到好處的被討好了.

悄悄地把頭轉正,閉上眼睛,喬治笙聲音波瀾不驚的問:"不吃面了?"

宋喜回道:"我剛去把狗叫醒了,吃宵夜."

喬治笙唇角很輕的向上勾起,慢幾秒不冷不熱的說:"沒偷吃兩口?"

聞言,宋喜差點兒沒一口甜粥給自己嗆死,暗道他長了通天眼,看見了?

短暫的心虛,宋喜死鴨子嘴硬,面不改色的撒謊:"沒有."

喬治笙一抬手,拿起床頭櫃處的水晶碗:"給,配菜."

宋喜站起身,走過來接著,順道伸手摸了摸喬治笙的額頭:"你現在感覺怎麼樣?"

喬治笙說:"頭疼."

宋喜道:"出汗沒之前那麼嚴重了,你應該還是著涼感冒,一會兒我給你吃點兒感冒藥,你先睡覺,半夜有哪兒不舒服,隨時叫我."

說完,她抽走手,喬治笙頓時覺著額頭上的柔軟溫涼不在了.

薄唇開啟,他語言先于意識:"你睡哪兒?"

宋喜已經走回茶幾處,聞言回道:"沙發,你還想讓我睡地上?"

喬治笙說:"不是我讓你睡地上,是你賴在我房里不走."

宋喜不跟他犟,反倒明目張膽的敷衍:"是是是,我蹭睡."

不知道是不是餓慌了,宋喜竟然覺著水果配甜粥也很好吃,越吃越來勁兒.

喬治笙平躺在床上,不說話的時候,房間中只有宋喜吃東西的聲音,他睡不著,興許無聊,默默的在通過聲音辨認她吃了哪種水果…貌似,她喜歡吃菠蘿.

宋喜吃完東西,輕手輕腳的收拾,然後走出去,約莫二十分鍾的樣子,又折回來,手里抱著一床毯子.

拿了幾顆感冒藥,宋喜走至床邊,輕聲道:"把藥吃了."

喬治笙張開嘴,宋喜把藥放進去,又給他遞水.

"再量下體溫."

喬治笙不說話也不動,擺明了養大爺,宋喜只好自己動手,掀開被子,又把體溫計從他脖頸處塞到腋下.

有些事兒,就是一回生二回熟,看她現在,別說觸碰他的上半身,就是隨時再給他擦個下半身,她也保證臉不紅心不跳.

在等體溫計的時候,宋喜去茶幾旁把香薰爐點上了,聞著淡淡的幽香,她馬上就想睡覺.

幾分鍾後,宋喜拿出體溫計,用手機照亮看了眼:"三十八度五,還是燒,但已經在退了,身體好就是不一樣."

說完,她自己眼神一變,因為她把心里話給說出來了,喬治笙身體好不好,她哪里知道,她剛剛心里想的是身材好,一看就是長期鍛煉,所以才會這麼說.

偷著瞥了眼床上的喬治笙,他一動不動,應該是沒聽出異樣.

"我睡了,不舒服叫我."

說完這句,宋喜趕緊躺在沙發上,毯子一蓋,閉眼睡覺.

折騰這麼久,宋喜身心俱疲,早就想睡了,可如今躺下,思維卻異常活躍,怎麼都睡不著.

腦子里面胡思亂想,一會兒是喬治笙摟著她的脖頸,兩人臉貼的很近;一會兒又是她幫他擦身體,烏漆墨黑,她竟然還看個八九不離十,簡直了.

喬治笙淺眠,宋喜知道,他好半天沒換過姿勢,甚至沒動過,她不知道他睡著了沒有,所以自己也不好肆意的翻來覆去,同樣平躺著,安詳的像個擺拍的公主.

良久,久到宋喜迷迷糊糊,半睡半醒之間,房間中忽然傳來喬治笙毫無睡意的聲音:"不困?"

宋喜立刻就清醒了,側頭看向大床方向,出聲說:"你還沒睡著?"

喬治笙回道:"我睡不著正常,你睡不著就不正常了."

宋喜說:"可能累過了,很困,睡不著."

喬治笙說:"知道你做事兒了,不用提醒我."

宋喜睜眼又覺著眼皮沉,干脆閉眼回道:"我怕你忘了."

喬治笙說:"睡不著,你念會兒書."

宋喜眉頭輕蹙:"念什麼書?"

喬治笙說:"你買的那些."

宋喜本不想起來,但躺著也著實睡不著,干脆掀開毯子,翻身坐起來.

她要去開燈,喬治笙說:"刺眼睛."

宋喜問:"不開燈我怎麼看?"

喬治笙說:"沒燈就不看書了?"

宋喜嚴重懷疑他是在整她,吸了口氣,她努力心平氣和地問道:"不開燈,你能看見字?"

誰料喬治笙很平靜的回道:"有什麼不能?"

宋喜美眸一挑,簡直不信邪.

走到床邊隨手拿起一本書,黑燈瞎火,她連封面都看不見,隨手翻了一頁對准喬治笙的臉:"你能念,我管你叫點兒啥!"

黑暗中,喬治笙睜開眼,緊接著,低沉悅耳的聲音傳來:"在這人世間,有些路是非要一個人去面對,單獨一個人去跋涉的,路再長再遠,夜再深再暗,也得獨自默默地走下去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