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0章 氣得他胃疼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一句話能踩到喬治笙好幾個雷點,想來想去,他還是說:"跟誰倆稱兄道弟呢?"

宋喜回道:"難道以姐妹相稱?"

寂靜的房間中,她仿佛聽到他深吸一口氣的聲音.

不待他發飆,宋喜馬上自己口風一轉:"欸,別生氣嘛,我在哄你開心啊."

她毫不遮掩自己的本意,喬治笙聞言,沉默片刻,不冷不熱的回道:"拍馬屁都拍不到正地方."

宋喜憐他生病,好脾氣的哄著:"那你說正地方在哪兒?你指哪兒我拍哪兒."

喬治笙聲線很平的回道:"腿."

宋喜美眸微挑.

喬治笙見她沒懂,略帶不耐煩的補道:"我快要熱死了."

"哦."宋喜後知後覺:"我幫你擦一下."

她作勢起身,卻忘記喬治笙還拉著她的一只手,因為攥久了,兩人都沒了感覺,這會兒突然一動,兩人皆是一愣.

喬治笙收回手,宋喜勾起唇角,在他手臂上拍了拍:"沒事兒,不怕."

喬治笙看向她:"我怕什麼了?"

宋喜說:"我說了不怕."

喬治笙:"……"

說完,宋喜邁步往洗手間走,看似特別坦然,其實心跳如鼓.

拐到喬治笙看不見的地方,宋喜很輕的舒了口氣,低頭看向自己的左手,手心手背都是汗,手心是她自己的汗,手背是喬治笙握出來的.

又給喬治笙擦了遍身體,換了件衣服,宋喜折騰的額頭微汗,瞥見床頭櫃處的吃的,出聲說:"我開燈,你喝點兒粥."

喬治笙說:"不開."

宋喜道:"那你看得見嗎?"

喬治笙就沒想自己動手,所以回了句:"你看得見就行."

宋喜也不傻,知道拍馬屁的時候到了,給他墊了個枕頭,她拿起桌上瓷碗,正好粥是溫熱的,她舀了一勺遞到喬治笙唇邊.

喬治笙吃了一口:"加糖了?"

"嗯,冰糖熬的."

喬治笙想起昨天早上,她臨走前往他兜里塞了一把東西,後來他伸手去摸,發現是一把糖果…她是把他當小孩子在哄嗎?

剛想懟她,正巧宋喜問:"好吃嗎?"

喬治笙晃神兒了,竟然沒來由的'嗯’了一聲.

宋喜坐在床邊,勾起唇角:"我就猜你會喜歡."

黑燈瞎火,她摸黑給他喂粥,乍眼一看還有些詭異,可喬治笙能看清她臉上的表情,不僅是臉上的,就連眼底的神情也看的一清二楚.

瞧她那得意勁兒,喬治笙故意不冷不熱的說:"一碗甜粥而已."

至不至于沾沾自喜?

宋喜說:"我第一次煮冰糖粥,煮的這麼成功,不應該得到誇贊嗎?"

喬治笙說:"不是智障都煮的好."

宋喜一撇嘴:"智障可不會給你喂粥."

喬治笙語帶挑釁:"不高興?不高興可以放下,沒人強迫你."

宋喜面無表情,偏偏嘴上說:"高興,沒看我激動的雙手都在顫抖嘛."

說著,她舀了一勺粥,當真哆哆嗦嗦往喬治笙唇邊送.

喬治笙眉頭輕蹙:"你要是灑我床單上…"

話音未落,勺底上一滴水落在被子上,宋喜是看不見的,喬治笙卻是看的一清二楚.

一口氣頂上來,他唇瓣開啟,正欲罵她,宋喜還以為他著急吃,馬上貼心的把一大勺粥塞進他嘴里.

都說女人愛吃甜食,甜食會讓人心情好,其實這話是有很大歧義的,因為男人也有愛吃甜食的,吃了甜食同樣會心情好.

正如喬治笙,一口甜粥含在嘴里,從舌頭甜到嗓子眼兒,又從嗓子眼兒一路甜到心里.

他自己都納悶兒,就因為一口粥,他竟然原諒她往他被子上掉東西,忽然就不想罵她了.

連著喝了幾勺甜粥,喬治笙心情不錯,語氣略顯慵懶的問道:"只有粥?"

宋喜問:"要吃配菜嗎?"

"嗯."

她還真准備了,只見她抬手一拿,喬治笙好信兒一看,什麼配菜,一大碗切好的水果.

用叉子紮了塊兒蘋果,遞到喬治笙唇邊,喬治笙心死了,給什麼吃什麼,懶得費力去說她,她在這方面就是扶不起的劉阿斗.

一口粥,一口水果,靜謐的房間中只有喬治笙輕微咀嚼的聲音,宋喜覺得自己像個飼養員,野獸雖然凶猛,但投食還是讓她非常有成就感.

"看你吃這麼香,我都餓了."

宋喜一邊喂食一邊說.

喬治笙面無表情的回道:"你對本能和香有誤解."

宋喜抬眼看他:"不好吃你會吃這麼多?"

喬治笙道:"就是不想再吃這種東西,所以才要快點兒好."

宋喜垂下視線,偷著鄙視他.

等他吃完,宋喜起身欲走,喬治笙問:"去哪兒?"

宋喜說:"吃飯."

喬治笙說:"拿上來吃."

宋喜三分狐疑三分警惕的目光看著他,喬治笙一副'你想太多’的口吻回道:"我還是不舒服,你今晚守夜."

宋喜聞言,心底暗自腹誹,守夜?他怎麼不說陪護?

正想著,喬治笙開口說:"不白守,記你的情."

宋喜立即回道:"有你這話就夠了,我去去就來."

喬治笙的人情,一般人想要還要不著,她這不算趁火打劫,頂多也就是個趁虛而入.

她下樓一趟,快二十分鍾才上來,中途喬治笙無數次以為她順路跑了.

再回來,宋喜雙手端著一個方形深盤,人還未出現,喬治笙已經聞到一股香味兒.

待她走進來,喬治笙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看,宋喜還以為他睡著了,正准備自己默默的去茶幾邊吃,沒想到他突然開口:"你吃什麼?"

宋喜看向床邊,眼睛沒法馬上適應黑暗,她看不清楚喬治笙臉上的表情,只如實回答:"意大利面."

喬治笙說:"你是故意報複我嗎?"

宋喜跟他認識久了,馬上捋清他的邏輯,出聲回道:"你生病了,吃面不消化."

喬治笙說:"我胃疼."

宋喜馬上問:"啊?怎麼突然胃疼?"

喬治笙說:"氣的."

宋喜現在唯一不好適應的,就是他突如其來的'搞笑’,她剛才還以為他是認真的.

既然人家怨氣已經如此之深,宋喜唯有端著盤子來到床邊,言不由衷的問:"你要吃嗎?"

喬治笙回的很爽快:"不吃."

宋喜心中一喜.

但高興不過三秒,喬治笙又說了一句:"你也不能吃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