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9章 撥開傷口治愈他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以為自己很凶,可在宋喜看來…他如今就是老虎不發貓,病危了.

只見她利落的站起身,往後退至床邊一步遠之外,彎著眼睛看著他.

雖然她什麼都沒說,可喬治笙從她的目光中,看到了赤裸裸的'我就站這兒,你來打我啊’.

喉結上下一滾,喬治笙聲音平靜的說:"我想喝水."

宋喜動作比反應快,馬上拿了床頭邊的礦泉水,走到他身邊,正想扶他起來,誰料喬治笙忽然伸出手,一把扣住她的手腕.

宋喜嚇了一跳,險些把礦泉水潑他臉上,本能的想掙,但力氣卻沒他大.

她越要跑,喬治笙拽得越用力,到底是把她拉到床邊,他躺著,她站著,明明是她居高臨下,可氣勢上確實他睥睨天下.

直到這一刻,宋喜才後知後覺,她被套路了!

誰能想到喬治笙生著病還這麼賊?

見她滿眼的不滿和匪夷所思,喬治笙薄唇一張一合:"是不是想挨打?"

如今小命兒攥他手里,宋喜微微撅著嘴,好漢不吃眼前虧,搖了搖頭.

喬治笙不語,也沒松手,宋喜感覺到他掌心滾燙,出聲道:"生病就別這麼大火氣了."也不怕氣火攻心.

喬治笙呼吸都帶火的,她說的大無畏,是誰在氣他?

心里明鏡似的,偏偏沒力氣講太多話,喬治笙終于松開手,用盡最後的力氣,翻了個身,面朝里,背對宋喜.

看他這樣,宋喜心里還怪可憐的,抬手幫他掩了掩被角,她輕聲說:"你先睡會兒,粥煮好我過來叫你."

喬治笙聽到宋喜離開的腳步聲,不知道是病得太重,還是真的太久沒有好好躺在床上休息過,沒多久,他竟也昏昏沉沉的睡著了.

宋喜回樓上洗了個澡,下樓正好粥煮好,端著托盤上二樓,把東西放在床頭櫃,她去叫喬治笙.

喬治笙平躺著,雙目緊閉,宋喜彎下腰,輕輕拍了下他的手臂:"吃飯了."

她聲音輕柔,就是怕吵到他,豈料喬治笙猛的扣住她的手,黑暗中眼皮驟掀,很輕卻難掩慌張的叫了聲:"爸…"

宋喜原本已經要抽手,聞言頓時心底一顫,任由他緊緊的攥著,一動沒動.

很顯然,喬治笙睡意怔了,而且他夢到了喬頂祥,宋喜心里很酸,過了會兒才抬起另一只手,隔著被輕拍他的身體:"做噩夢了?"

喬治笙望著天花板發呆,一沉默就是幾分鍾,宋喜默默的從旁陪著,本以為他不會提及,可半晌後,喬治笙低沉的聲音傳來:"不是噩夢."

"我夢見他帶我去騎馬,很小時候的事兒,我好多年不做夢了…跟真的一樣."

真到他分不清夢境與現實,睜眼的刹那,以為喬頂祥還活著.

宋喜很快鼻酸,因為宋元青剛出事兒的時候,她也每天患得患失,做各種各樣的夢.

但好在宋元青還活著,喬頂祥卻是真的不在了.

宋喜壓下喉嚨處的哽,輕聲說:"夢里能見到也是好事兒啊,想他的時候,你就多睡覺."

喬治笙道:"他說他很想我."

宋喜本來想忍著不哭的,可是他一句話,瞬間戳了她的心窩子,眼淚在一秒之內湧上眼眶,不給宋喜平複的機會,她一抿唇,差點兒難過出聲.

看不見喬治笙臉上的表情,也一時間找不到什麼安慰的話,宋喜沉默著.

良久,等她稍稍平複情緒,這才開口說:"大家都是要死的,你就想你們早晚都會碰面."

喬治笙心底無聲的笑了笑:"你真的很不會安慰人,我才二十幾歲,要讓我爸等我多少年?"

宋喜有些急,趕忙回道:"那你就這麼想,人都是要輪迴的,不都說十八年又是一條好漢嗎?可能不用等到十八年,沒多久叔叔就能重新投胎了,對,你不用著急去見他,他也不會等你的."

宋喜越說越認真,像是這樣就能騙過喬治笙.

喬治笙心底哭笑不得,怎麼她說完,他更難受了?

宋喜努力去看清喬治笙臉上的表情,奈何房間中實在光線昏暗,她又沒有夜視力,看不清他眼中的神情.

萬語千言,話到嘴邊,宋喜輕聲道:"我知道你一定很難過,說再多的話也不能感同身受,你還會覺著我站著說話不腰疼,你要實在難受,那就哭,別嫌丟人,我保證不會說出去."

喬治笙面無表情,但眼底卻帶著幾分柔和:"你那腰,確定站著不疼?"

宋喜沒想到他這會兒還能開玩笑,可越是這樣,越證明他心里很難過.

粉唇開啟,她說:"我陪你說說話吧?"

喬治笙問:"說什麼?"

宋喜道:"說你想說的."

喬治笙說:"我沒什麼想說的."

宋喜坐在床邊,微垂著視線,五秒之後開口:"我十幾歲的時候,我爸媽就離婚了,快十五年了,我見我媽不超過十次,說句難聽的,我真跟沒媽的孩子一樣."

"剛開始我也不習慣,不習慣家里突然少了一個人,可能昨天還好好的,一睜眼,家里所有屬于她的東西,都沒了.我自己受不了可以忍,但是我爸難受,我不能忍,所以我把我媽留下的東西全都扔了,一件沒剩,連個念想都沒留下,想她的時候環顧四周,發現連個抱著哭的物件都沒有,時間長了,也就不難受了."

"你信我的,只要時間足夠長,多難受都能緩解,更何況叔叔是壽終正寢,他這輩子應該沒什麼太遺憾的事兒,你難受也就是這段時間,挺過去就好了."

宋喜話音落下數秒,喬治笙的聲音傳來:"你干嘛突然把自己說的這麼慘?"

宋喜輕松的回道:"安慰人要講究技巧,只要身邊有比自己更慘的,當事人的痛感就能緩解很多."

喬治笙說:"我沒你想的這麼黑心."

宋喜說:"誰說你黑心了?這是人的本能,就好比你說你失戀了,我說我剛離婚;你說你失業了,我說我剛失身.你會不會覺得自己沒那麼倒黴了?"

喬治笙一時間無言以對.

宋喜拍了拍喬治笙的肚子:"兄弟,堅強起來,從今往後你就是你家頂梁柱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