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8章 趁他虛,欺負他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給喬治笙吃了藥之後,馬上跑去樓下煮粥,本還想做幾道開胃菜,後來用手機一查,算了,她怕做不好再給喬治笙吃惡心了.

把粥煮上,宋喜又上了二樓,二樓主臥沒關門,她走進來就看到床邊地毯上的浴袍,喬治笙面朝里側躺著,被子從腳蓋到半張臉.

來到床邊,浴袍撿起來,宋喜輕聲問:"你怎麼樣?"

喬治笙沒回應,宋喜伸出手去摸他額頭,又是一手汗.

幫他把被子往下拉了拉,宋喜說:"你冷嗎?"

這回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.

原本他渾身發熱,她走後他就掀開被子晾著,結果沒兩分鍾,忽然渾身發冷.

他裹在被子里面,身上說不出是冷還是熱,一陣一陣的.

宋喜知道發燒有多難受,他死活不去醫院,她只能問:"被子在哪兒?"

喬治笙閉著眼睛,蹙眉回道:"自己找."

宋喜起身在他房間找了一圈,沒找到,看他還在發冷,只好去樓上抱了自己的被子下來,兩床被子都壓在他身上.

洗了毛巾,宋喜摸黑給喬治笙擦臉.

約莫十幾分鍾的樣子,喬治笙身體開始燥熱,蓋不住被,抬手想要掀開.

宋喜見狀,一邊壓著一邊說:"別掀,我幫你擦汗,不然會著涼的."

毛巾早就准備好,宋喜先幫喬治笙下了一床被子,然後直接把手臂伸進他的被子里面,摸到他的T恤下擺,二話不說往上掀.

所有的擦拭動作都是在被子里面完成的,擦完正面,宋 喜說:"翻個身."

喬治笙快要難受死,還要被她使喚,特想發脾氣,可是連發脾氣的力氣都沒有,只能依著.

待他趴下,宋喜掀開他背後的衣服,他後背全都汗濕了,一摸滑溜溜的.

宋喜將他前後擦乾淨,也不管他舒不舒服,硬把T恤扒下來.

她剛起身,床上趴著的喬治笙忽然開口說:"下半身不是我的嗎?"

靜謐的房間中,他突然開口,起初宋喜還嚇了一跳,站在原地,慢半拍回神兒,盯著他的後腦勺道:"你下面也出汗了?"

廢話!

喬治笙氣的深吸一口氣,一時間找不到一擊致命的話懟她,唯有沉默.

宋喜感覺出喬治笙的隱忍和空氣中莫名的危險因子,自己主動接道:"你等我洗下毛巾,馬上幫你擦."

拎著半濕的浴袍和全濕的T恤進了洗手間,宋喜洗毛巾的時候,後知後覺,她照顧他是心地善良,丫把她當丫鬟使了?

擰干毛巾,宋喜抬頭看到鏡子中的自己,撇著嘴,滿眼的媽賣批.

天曉得她從來沒伺候過誰,她是醫生又不是護士.

拎著毛巾走出浴室,看到床邊隱約的身影,宋喜馬上又心軟了,哎,病人嘛,矯情就矯情點兒,她是正常人,不跟他一般見識.

來到床邊,宋喜先是把喬治笙放在被子外的手臂拿進去,喬治笙熱得發慌,難免不耐的蹙起眉頭.

宋喜說:"等我給你擦完腿,幫你穿衣服."

喬治笙聽到這話,這才勉強沒跟她對著干.

站在大床後半段,宋喜一手將被子掀高一些,另一手拿著毛巾往里伸,要說擦上半身,她只是稍微有些不好意思,那麼擦下半身,她是真的真的非常不好意思.

她盡量不去直接接觸喬治笙的腿,她的手跟他的腿之間始終隔著毛巾,最往上,她擦到喬治笙的大腿一半處,生怕不小心碰到不該碰的,她唯有透過縫隙往里看,看他哪段是內褲.

不看怕惹事兒,看了感覺更要出事兒,宋喜一陣陣的渾身發燥,整個人像是要燒起來一般,滿腦子都是他的白色內褲邊兒.

非禮勿視,非禮勿視,宋喜就差在心底默念大悲咒.

給他擦完腿,宋喜一腦門子汗,正好去浴室洗把臉,喬治笙又說:"我上身出汗了."

宋喜嘴比腦子快,先應著:"好,我幫你擦."

去浴室洗毛巾,她來不及洗臉,馬上折回來幫喬治笙擦上半身.

上半身擦完,宋喜拿過放在一邊的乾淨T恤,如法炮制,先套頭,然後塞胳膊.

衣服都卡在肩膀以上的位置,宋喜輕聲道:"起來一下."

喬治笙閉著眼睛,抬起手臂,宋喜將他的手臂環在自己脖頸處,像是已經輕車熟路,帶著他往後起.

這樣的姿勢,兩人之間的距離勢必拉近,在她空手給他整理T恤的時候,喬治笙薄唇開啟,聲音有些輕柔的說:"你感冒了嗎?"

"啊?"

宋喜睜著眼睛,但不好意思看他的臉,只告訴自己專心,可他背後有些潮濕,T恤一時間不好拉的平整.

喬治笙說:"你出汗了."

他手臂搭在她脖頸處,感受到她皮膚上的一片濕潤滑膩.

宋喜做賊心虛,畢竟她出汗最多的時候,是因為看見他的內褲.

所以她矢口否認:"我沒出汗,是你身上的汗."

T恤終于弄好,宋喜趕緊扶著他躺下.

喬治笙平躺之後得第一句話是:"你感冒了不要傳染給我."

聞言,宋喜簡直血壓升高,當即挑眉回道:"大哥,我們到底是誰傳染誰?"

喬治笙閉著眼睛,聲音波瀾不驚的回道:"我只是發燒."

宋喜好想把毛巾甩他臉上,怎麼會有生病也如此不招人心疼的病人?

她坐在床邊,恨的表情做不出來,笑的表情也做不出來,當真是氣咽不下,想動手又不敢.

憋了半天,她還是忍不住小聲嘀咕了一句:"我連我爸都沒照顧過!"

喬治笙閉眼回道:"我也沒照顧過我媽,你自己說,我救你幾回?"

他這麼一說,宋喜頓時怨氣全無,畢竟他說的是事實.

不過三秒,宋喜態度已是三百六十度大轉彎,面帶笑容,語氣微嗲的問道:"恩人,要不要穿褲子呀?"

喬治笙沒睜眼,愣是被她的聲音弄得渾身一激靈,打了個寒顫.

他很小的動作,宋喜卻馬上隔著被子輕撫他的身體:"哎呀,冷了嗎?要不要加床被子?"

喬治笙終于受不了,緩緩睜開眼,目不轉睛得盯著她看.

昏暗光線下,她看不清楚他的神情,他卻能看清她的.

數秒過後,喬治笙薄唇開啟:"你是不是以為我不打女人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