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7章 生病是大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閉著眼睛,抿著好看的薄唇,模糊了虛弱不想說話或是單純的不想說話.

宋喜拿著毛巾站在床邊,等了快十秒鍾,出聲說:"我擦了?"

喬治笙還是沒回答,宋喜就當他是默認了.

被子拉到他腰間,宋喜解開浴袍帶子,把浴袍往兩側扒,昏暗光線下,她看到一片令人血脈噴張的健碩胸膛.

平時喬治笙裹得嚴實,這還是宋喜第一次窺探到他的身體,他是穿衣顯瘦,脫衣才知道有肉的類型,常年健身讓他胸肌飽滿有型,兩側的肋骨線條特別勾人,再加上平躺也清晰可見的六塊兒腹肌…

宋喜忍不住抿了抿唇,她承認,醫生眼里還有性別的.

短暫的想入非非,宋喜馬上強迫自己正經一點兒,喬治笙都這樣了,她就別占病人的便宜了.

大毛巾折成三層,宋喜借著門外照進來的微弱光亮,幫喬治笙擦拭胸口.

他身上滾燙,脖頸和鎖骨處有明顯的汗濕痕跡,宋喜中途換洗了兩次毛巾,待把胸前擦完,她輕聲道:"能翻身嗎?我幫你擦一下後背."

喬治笙用僅存的一點兒意識翻了個身,卻不是背朝宋喜,而是面朝她,他本就睡在靠邊位置,翻了個身後,手臂隨意一垂,險些掉下床.

宋喜眼疾手快,馬上往前跨了一步,抬住他的手肘,用身體攔著他,他整條手臂的重量都在她掌心,她知道他是真的病得不輕.

毛巾搭在肩膀上,宋喜兩手幫喬治笙脫浴袍,她的手因為碰觸了涼水,所以冰冰涼涼,喬治笙只覺著被她碰到的地方很是舒服,莫名的想要更多的碰觸.

抽出他的一條手臂,順勢把後背露出來,宋喜拿著毛巾彎腰幫他擦背,中途喬治笙輕輕睜開眼,距離他最近的就是宋喜的腿,穿著水藍色的真絲睡褲,大腿處因為幫他洗毛巾,不小心打濕了一片,顏色比其他地方深.

喬治笙身體很難受,頭疼欲裂,但心里還是清楚的,他知道身前的人是誰,也知道她在做什麼.

宋喜幫他擦了後背,慢慢扶著他,將他放平,此時喬治笙已經閉上眼睛,宋喜將他另一只手臂上的浴袍袖子也抽下來,把汗擦乾淨.

至此,喬治笙上半身已經全光了.

暫時幫他把被子蓋上,宋喜走去衣櫃幫他拿乾淨的衣服,打開櫃門,里面清一色的黑,她看了半天才看到哪一欄是疊好的黑色半袖.

抽了一件出來,宋喜折回床邊,掀開被子,嘴上柔和道:"換件衣服,別把床單被罩弄濕了."

喬治笙不睜眼,其實心里明白,宋喜伺候他穿衣服,先把頭的位置找好套進去,然後抬起手臂,一個個往里塞,這些都還好,最難的是後背,宋喜試著靠自己之力把他拽起來,奈何他死沉死沉,她老腰都拽疼了,也沒拽動.

"喬治笙,你動一動,我幫你把衣服穿上."

宋喜坐在床邊,聲音發虛,渾身發熱.

喬治笙心里在笑,臉上卻絲毫表情都沒有,故意不出聲.

宋喜抹了下額頭,折騰這麼一會兒,她都出汗了.

輕蹙著眉頭,她不辨抱怨和威脅的聲音說道:"再這樣我只能打電話找元寶了."

喬治笙暗自冷臉,鼻唇抿成了一條線.

宋喜歇了幾秒,重新側頭看向床上孱弱的某人,襯衫穿到一半,只卡在肩胛骨那里,怎麼看怎麼覺著好笑,像是戴了個圍巾.

一個沒忍住,宋喜輕笑出聲.

喬治笙不知道怎麼回事兒,突然聽見她坐在他身邊笑,正常人都會覺著毛骨悚然.

慢慢的,他睜開眼.

他是夜視力極強的人,所以很容易看清宋喜臉上的表情,她笑的那麼開心.

反倒是宋喜慢半拍才發現喬治笙睜開眼,趕忙道:"能坐起來嗎?我幫你穿衣服."

喬治笙沉聲回道:"我要是能坐起來,還用得著你幫?"

宋喜好想翻白眼兒,他都這德行了,嘴巴還這麼壞,活該他難受.

心里如此想,宋喜輕輕撇嘴:"那我拉你一把,你能起來嗎?"

她沒朝他翻白眼兒,喬治笙倒是毫不猶豫的白了她一眼,見他重新閉上眼,宋喜納悶兒了好一會兒,暗道他什麼意思?她說錯什麼了嗎?

十秒過後,宋喜打算自力更生,雙手抓住喬治笙的兩側手腕,還沒等用力,他低沉中帶著隱怒的聲音傳來:"松開."

他渾身肉疼,她還折騰他的骨頭,是怕他不死?

這些話他但凡有力氣,絕對不會只在心里想想.

閉著眼睛,喬治笙吩咐道:"抬我肩膀."

宋喜嘴角一抽,松開手腕,抬起屁股,彎腰將雙手探入喬治笙肩下,用力往起拉.

喬治笙知道她有多少力氣,倒也不會真的難為她,但他自己也的確是很不舒服,所以抬起一只手臂,環上她的脖頸,借力往起抬.

宋喜沒想到喬治笙會做這樣的動作,一時間毫無防備,竟被他拉的身體往下一沉,頃刻間兩人幾乎臉貼臉,好在只是一刹那,她馬上順勢將他抬起,兩手往下拉T恤.

就這麼個簡單的動作,幾秒鍾的功夫,宋喜將喬治笙放平,起身往茶幾處走.

他聽見她在找藥的聲音,卻沒看到她臉色燒紅的模樣.

宋喜心跳如鼓,滿腦子都是剛剛那一瞬間,兩人幾乎面貼面的場景,他渾身滾燙,呼吸也是滾燙的,她一定是被他身上的溫度給熱著了.

拿著藥,宋喜回到床邊,擰開一瓶水說:"你先把藥吃了,我下去給你做點兒東西."

喬治笙算是配合,自己抬頭把藥吃了.

宋喜邁步往外走,喬治笙一個人躺在床上,可能是生病的原因,他心跳比平常要快,像是心髒病發作,咚咚作響.

宋喜在的時候,他不覺著有什麼,如今她不在,他倒是開始回憶起她幫他擦身體,扶他起床的片段.

她的手冰涼,很滑,很軟,摸到哪里都很舒服,一如他的上半身,很輕松…

想到此處,喬治笙後知後覺,他下半身好熱,忍著酸痛伸手一摸,不多時,他從被子下面扯出一整條浴袍.

來氣的往地上一扔,喬治笙好想把宋喜叫回來罵一頓,下半身不是他的嗎?

全是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