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6章 難得的柔弱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中午跟顧東旭生了點兒氣,他說她被假喬太太的名號給收買了,宋喜回手一句:"甭管真假,你也得叫我一聲小舅媽!"

來啊,互相傷害啊.

倆人倒也不至于真生氣,但因為喬治笙,表面的和氣是沒有了,因為宋喜站喬治笙,他覺得她是幫理不幫親,但顧東旭就是覺著她重色輕友.

外面雨一直在下,只有大小之分,宋喜沒什麼胃口,中午喂了貓貓狗狗,自己只吃了一袋芝士面包,喝了半杯牛奶.

下午她坐在窗台上查資料,准備論文,往常工作狀態她都是全身心投入的,但今天卻總是隔三差五的走神兒,一會兒抬頭看看窗外,一會兒招貓逗狗.

自己都覺著沒走心,那是真的沒走心了,宋喜干脆放下手中東西,專心的一邊擼貓一邊望著窗外發呆.

晚上宋喜煮了意大利面和土豆肉沫鹵,其實味道真的可以,但她沒什麼胃口,便宜了小狼狗.

熬到夜里十一點多,宋喜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著了,臨睡前還在想,八成喬治笙今晚不會回來了.

然而才睡著沒多久,她被手機鈴聲吵醒,迷瞪著睜開一只眼,宋喜看到屏幕上顯示著'元寶’來電的字樣.

幾乎是瞬間清醒,宋喜劃開接通鍵:"喂,元寶."

手機中傳開元寶的聲音:"不好意思這麼晚打給你,你已經休息了吧?"

宋喜本能回道:"還沒有,怎麼了?"

元寶說:"笙哥回去了,但他今天狀態不好,我想帶他去醫院,他又不肯去,只能麻煩你幫著照看一下."

宋喜很快說:"好,他已經回來了嗎?我下去看看他."

元寶應聲:"他應該已經到了."

宋喜邊回答邊掀開被子下床,掛斷電話來到二樓,宋喜敲了敲房門,里面沒人應,她又加重了敲門聲,嘴上說:"我能進來嗎?"

站在門口前前後後半分鍾有余,宋喜等不到喬治笙的回答,干脆直接壓下門把手,推門而入.

要是他沒什麼事兒,大不了挨頓罵,要是他真的有事兒,那她可不能見死不救.

房門推開,門內一片漆黑,宋喜借著走廊的燈光往里走,他這邊她早已輕車熟路,拐彎兒來到床邊,她隱約看到床邊隆起的一長條人形.

邁步走近,宋喜看到喬治笙背對自己的後腦勺,粉唇開啟,她輕聲叫道:"喬治笙."

他沒出聲,宋喜又試探性的問:"你還好嗎?"

喬治笙還是沒出聲,這回宋喜確定不對勁兒,打開床頭燈,傾身過去看他的臉.

喬治笙雙目緊閉,側臉微紅,鼻尖上隱隱有一層汗珠,宋喜二話不說,抬手往他劉海兒下面摸,果不其然,掌心一片溫熱潮濕.

竟是發燒了.

因為有身體接觸,喬治笙很緩慢的睜開眼,他眼底一片紅血絲,眉頭蹙起:"干什麼?"

宋喜眼帶擔憂的說:"你發燒了."

喬治笙很虛,有氣無力大的道:"沒事兒."

宋喜眉頭蹙得比他還重:"怎麼沒事兒?你趕緊起來,我送你去醫院."

喬治笙不耐煩:"不去."

說完,又徑自補道:"出去,燈關上."

說這兩句話已經耗費了喬治笙所有的力氣,他也不管宋喜走沒走,兀自垂下眼皮.

見慣了他生人勿近的警惕模樣,如今看他病蔫蔫一副人為刀俎他為魚肉的樣子,宋喜一下子就心軟了.

第一反應是抬手關掉床頭燈,她也不是沒生過病,生病的人是討厭強光照著.

轉身下樓,再上來的時候,宋喜已經拎著醫藥箱,抽出體溫計,她走到床邊,輕輕掀開喬治笙身上的被子.

被子下還有浴袍,宋喜秉持著醫生眼中患者無男女的宗旨,直接往他抿著的胸口處摸.

喬治笙特別難受,難受到正常人可能直接暈厥的地步,他卻還能強撐著睜開眼,抬手一擋,蹙眉問:"你干什麼?"

宋喜的手靈活避過他的阻擋,"量下體溫."說話間,已經鑽進他的浴袍里面.

他身體滾熱,倒顯得宋喜的手有些清涼.

拿著體溫計,手指劃過他的胸口,把一端塞進腋下,宋喜抽回手,順勢又摸了摸喬治笙的額頭.

已經很明顯的發燒,宋喜邊摸邊道:"晚上吃飯了嗎?"

喬治笙都燒糊塗了,心里很煩躁,本不想回答,但嘴巴卻不受控制:"沒有."

宋喜說:"我待會兒先給你吃退燒藥,然後下去給你煮點兒粥,你不去醫院可以,但要看你燒能不能退,你要是不退燒,我只能打電話給元寶,讓他過來把你接走."

喬治笙終是蹙眉:"你好煩."

房間中沒有燈光,宋喜又是背光而立,喬治笙卻看到塔臉上的表情,不痛不癢.

果然,她不辨喜怒的聲音隨即傳來:"我是煩,煩你也拿我沒招兒,有本事你起來打我啊."

喬治笙:

他真的想過打她,但是真的沒有力氣.

宋喜轉身去了洗手間,喬治笙聽到水聲,他閉著眼睛,眼球生疼,滾燙,頭疼欲裂.

伴隨著輕微的腳步聲,她知道他來了,不多時,一片溫良敷在臉上,宋喜洗了涼毛巾幫他降溫.

喬治笙是很煩躁,就想一個人待會兒,可他也知道好賴,知道什麼樣舒服,就比如現在,他渾身烙鐵一般的熱,就希望涼快涼快,宋喜恰到好處的滿足了他,所以他沒有讓她出去.

喬治笙劉海兒都被汗濕了,宋喜用濕毛巾給他換了個發型,把額頭露出來.

擦完臉,剛好可以看體溫計,宋喜走去走廊看,回來的時候說:"三十九度四,太高了,我們去醫院吧?"

喬治笙本能的一蹙眉,沉聲說:"不去!"

宋喜一聽,這句倒是中氣十足,頗有沒病時候的風采,活閻王就是活閻王,普通人高燒成這樣,怕是早就蔫了,再看看人家,嘖.

喬治笙不知宋喜心里想什麼,半晌沒聽她說話,心底還怕她一氣之下走掉,結果沒多久,宋喜來到床邊,手里拿著毛巾,禮貌的詢問他的意見:"你出了好多汗,身上濕了,要不要我幫你擦擦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