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5章 站他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今天整個甯山公墓都被封了,只接待喬家和喬家的客人,宋喜跟喬艾雯在入殮廳中待了不到五十分鍾,廳門被人拉開,一身重孝的元寶站在門口.

看到元寶的瞬間,喬艾雯眼淚就下來了,像是被迫承認她終于跟喬頂祥隔得越來越遠了.

元寶無聲上前,拍了拍喬艾雯的手臂,隨即把目光落在宋喜臉上,"可以走了,笙哥在前面等你們."

三人先後出門,有人從旁遞傘,滂沱大雨下,宋喜看到前方十幾米外,手抬骨灰盒的喬治笙.

他一身黑衣黑褲,白色的兜帽從頭披到腿,那樣純粹的兩種顏色,硬生生將人割裂成兩半.

空氣中氤氳著水霧,模糊了喬治笙臉上的表情,他自己都覺著臉上沒什麼悲傷的神色,可宋喜只看了一眼,就莫名的鼻酸.

所有的親屬全都跟在喬治笙身後,宋喜跟喬艾雯站在距離他最近的位置,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私人墓園位置走.

待到了墓碑處,取代陰陽先生主持下葬儀式的是袈裟打扮的高僧,喬治笙親手將骨灰盒放入墓中,仁麗娜手中抱著一個檀木盒子,說喬頂祥生前最喜歡的幾樣玩意兒都在里面,也一同下葬了.

北方的封墓大多要用雞血,但因為喬頂祥近些年虔誠信佛,所以最後一步也沒有殺生,而是在僧人的誦經禱告下完成的.

墓碑封口,仁麗娜別開視線抹眼淚,喬治笙注視著墓碑上喬頂祥的照片,毫無遲疑的屈膝下跪.

他身後有人打傘,但地面早就濕透,很多地方還積著水窪,褲子沾到水,立馬陰濕一片.

宋喜跟喬艾雯比喬治笙慢了一秒,也都雙雙跪下,在雨地里磕了三個頭.

喬頂祥的其他女兒和孫男弟女,不用問,自然也都要下跪,他們知道喬頂祥是看不見的,可這不還有喬治笙呢嘛.

很多事兒,就是做給活人看的.

真正難過的又有幾人,不過是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.

一行人磕完頭起身,喬艾雯徑自邁步走到墓碑前,俯身去親吻碑上的照片,她小心翼翼抱著墓碑的動作,瞬間戳到宋喜的心,因為她跟宋元青關系也很好,太能理解這種心情,甚至是感同身受.

眼淚奪眶而出,這一刻宋喜的悲傷是真的.

雨越下越大,雨水打在樹葉和地面上,聲音掩蓋了哭聲,正當宋喜抬手擦眼淚之際,身後一步遠的元寶接了個電話,緊接著跨步來到喬治笙身邊,低聲說:"笙哥,有記者混進來."

宋喜跟喬治笙離得很近,加之元寶也沒有刻意.

避開她,所以她聽得清清楚楚.

心底一沉,宋喜看向喬治笙,暗道哪家的媒體這麼不開眼,非要在閻王頭上動土?

果然,再一看喬治笙的臉色,那是心情壞到極致,正愁沒處發泄的狠戾.

薄唇開啟,他只說了三個字:"找出來."

元寶說:"我先讓人送小雯和宋喜回去."

喬治笙不置可否,慢半拍轉頭看向宋喜,其他人都站得稍遠一些,他對她說:"放心,不會漏出去."

宋喜莫名的不擔心這些,只抬眼看著他說:"今天這樣的日子,別動氣,也別見血."

她是擔心他一怒之下把混進來的人給弄死.

喬治笙看到她眼中的擔憂和忐忑,沒張嘴,到底是'嗯’了一聲.

元寶要帶宋喜跟喬艾雯走,臨行之前,宋喜從包中摸出什麼東西,塞到喬治笙的外套口袋中.

喬治笙沒有馬上拿出來看,因為還有很多事兒要做.

宋喜被送離甯山公墓,直接回了翠城山,眼下還不到中午,可她卻覺著活像是過了一整天.

顧東旭打來電話,問:"出什麼事兒了?怎麼突然把你跟喬艾雯送走了?"

不得不說,警察就是有常人沒有的敏銳度.

宋喜回道:"元寶說有記者混進來."

此話一出,顧東旭那頭先是一頓,緊接著道:"記者瘋了吧?"

宋喜問:"你還在那邊呢嘛?"

顧東旭回道:"剛出來…我都沒聽說他們在找記者,要是真有人混進來,那他們是找死!"

宋喜起初沒發表意見,但轉念一想,她出聲道:"你出來就出來了,別跟著摻合,這事兒不歸你管."

顧東旭有些氣急敗壞的說:"你知不知道他們抓到人會怎麼辦?會出人命的!"

宋喜回道:"不會的,今天是你外公下葬的日子,喬治笙再怎麼樣也不會鬧大."

顧東旭本能的質疑:"你猜的還是他跟你承諾過?"

宋喜說:"他答應了."

雖然只是一個'嗯’,但他言出必行.

顧東旭聞言,倒也松了口氣,不然他這個當警察的家屬,明知道要出事兒,是管還是不管?

兩人聊了幾句,顧東旭忽然說:"我發現你現在完全倒戈了,我跟你說記者有可能有去無回,你都一點兒不擔心."

宋喜聲音平靜:"都說了封園不讓人進,這不跟野獸凶猛切勿投食是一個意思嘛,是他們自己挑戰別人的規則."

顧東旭道:"那記者的職業規則就是去挖別人的秘密."

宋喜道:"所以冒多大的風險都是他們早就該預料到的."

顧東旭咄咄逼人:"哪怕喬治笙會要他們半條命?"

宋喜不答反問:"你知道我跟喬治笙的關系漏出去會怎麼樣,你現在是站記者還是站我?"

顧東旭明顯一哽,頓了幾秒才語氣稍弱的回道:"兩碼事兒,我當然站你了."

宋喜說:"我不是公職人員,沒你那麼強烈的責任感,我只知道,在別人的地盤兒,就要遵守別人的游戲規則,而且誰是為我好,我看得出來."

顧東旭道:"你干嘛為喬治笙跟我發脾氣?"

宋喜聞言一愣,"誰跟你發脾氣了?就事兒論事兒."

顧東旭酸酸道:"還沒發脾氣?我要是在你面前,你都能脫鞋甩我臉上!"

宋喜努力回憶了一下,她生氣了嗎?

沒有吧?

如果有,也只有一點點.

她沉默不語,顧東旭陰陽怪氣的揶揄:"一個假喬太太的名號就給你哄的暈頭轉向,重色輕友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