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4章 一家子難搞的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家從老一輩兒開始分家,向來是各過各的,但像喬治笙已婚這麼大的事兒,一眾人竟是今天見到本人才知道,說來也是荒唐.

早看出身披重孝的宋喜身份不一般,本以為是女朋友,可喬治笙一開口就是'我老婆’,不亞于平地一聲雷,驚得眾人心思各異,卻偏要維持著面色如常.

喬頂興聞言,第一反應就是去看一旁拄著拐杖的喬頂順,而喬頂順卻說:"你別看我,我也是現在才知道."

說話間,喬頂興跟喬頂順同時看向喬玉華,喬治笙見狀,薄唇開啟,面色無異的說道:"小姑也不知道."

他們以為喬玉華跟喬治笙關系近,應該早就知道的,可看樣子所有人都是今天第一次得知.

氣氛短暫的詭異,最後還是喬頂興輕輕點頭說:"結婚了也好,大哥最後一樁心願也了了."

話音落下,站在他身後的中年男人看向宋喜,主動開口道:"弟妹,我是你三哥,以後大家就是一家人了,有什麼事兒需要幫忙,隨時打招呼."

喬治笙從旁介紹:"這是三叔家的三哥."

宋喜禮貌頷首,"謝謝三哥."

既然要認親,那就全部都要認,喬頂盛去世了,但家里的兩個兒子全都來了,還有喬頂興家一兒一女,喬頂順家兩兒一女.

喬頂祥的兩個妹妹,喬玉芝和喬玉華,大妹妹已經去世,兩個女兒悉數到場;喬玉華身邊無子女,但她對宋喜說:"我兒子比治笙只大了幾天,是家里老六,這次因為身體原因趕不回來,等下次有機會我介紹你們認識."

宋喜點頭應著,說實話一口氣叫了那麼多的哥姐,讓她現在區分誰是誰家的,她一准兒分不清楚,更何況還有喬治笙同父異母的幾個姐姐……

再怎麼尷尬,可還是要有這次介紹.

喬舒欣跟顧東旭站在宋喜對面,宋喜能清楚感覺到臉上冷一陣熱一陣,大家明明熟的不能再熟,可眼下這種場合,愣是誰都不能先開口,只等到喬治笙介紹:"我大姐,喬舒欣.大姐的兒子,顧東旭."

宋喜腦袋嗡的一聲,幾乎不敢抬眼直視,唯剩下輕輕頷首.

喬舒欣也對著宋喜點頭,淺笑著道:"弟妹,你好."

一句弟妹,不光是宋喜,就連顧東旭心態也崩了,這都什麼跟什麼啊?

在此之前,宋喜一直叫喬舒欣阿姨,如今喬舒欣叫她弟妹,那宋喜豈不真成了顧東旭的小舅媽了?

宋喜唇角的笑容有片刻的僵硬,到底是無法叫一聲'大姐’.

入殮廳中開著冷氣,外面又下著大雨,本來溫度很低,可宋喜卻掌心潮濕,愣是憋出了一身的汗.

元寶掐著時間進門,跟喬治笙說外面都已經准備好,喬治笙輕輕點頭,元寶命人將喬頂祥的遺體從偏門運出,這樣的舉動再次牽扯到喬艾雯的情緒,她過去伸開雙臂抱著棺材,隔著一層透明的玻璃罩做出親昵貼臉的動作.

這一次,她沒有放聲大哭,所有的眼淚全都開啟了靜音模式,像是在做最後的告別.

所有的親戚都被請出去,很快入殮廳中棺去人空,只余喬治笙,宋喜和喬艾雯三人.

宋喜知道自己不方便出去見其他人,所以留下是正常的,但看樣子喬治笙也沒打算讓喬艾雯出去見其他人.

果然,喬治笙看向宋喜,出聲說:"你們兩個先在這邊等著,遺體火化下葬的時候,我讓元寶來接你們."

宋喜什麼都沒多問,點點頭.

喬治笙離開之前,走至一旁背對宋喜的喬艾雯身邊,抬起手,隔著碩大的白色兜帽,摸了摸她的頭.

宋喜沒聽到喬艾雯的哭聲,卻看到她不停發抖的身體,一如今早來時,甯山公墓兩旁的樹葉.

喬治笙也走了,廳中只剩下宋喜跟喬艾雯,兩人隔著幾米遠,宋喜看她一個人憋到渾身發抖,到底是于心不忍,邁步上前,把先前喬治笙給她的手帕遞過去.

喬艾雯頭垂得很深,宋喜又視線模糊,所以一時間看不清楚長相,只能看到垂在肩頭的黑色長發,還有下巴處不停滴落的眼淚.

"別難過了,若是叔叔在天有靈的話,他會心疼你的."

宋喜輕輕開了口,本想安慰,誰料喬艾雯忽然原地蹲下,放聲大哭,是那種小孩子般純粹的難過,唯有哭聲才能發泄自己心底的痛苦.

宋喜被嚇了一跳,站在原地,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,好像自己做錯了什麼事兒.

滿室都是喬艾雯的哭聲,由失控到逐漸無力,由撕心裂肺到慢慢啜泣……

宋喜一直安靜的站在旁邊,最後慢慢的蹲下身體,什麼都沒說,就陪她一起蹲著.

喬艾雯要擦鼻涕,宋喜遞上紙巾,這次她接了,擦完鼻涕後的第四秒,側頭朝宋喜看來.

這是宋喜第一次面對面正眼看喬艾雯,喬艾雯的長相融合了父母,既有任麗娜的媚氣,又有喬頂祥的英氣,她其實跟喬治笙長得不怎麼像,但宋喜一眼就覺著他們是親兄妹,因為眼神兒--那種即便浸透了悲傷和淚水,卻依舊戾氣逼人的神情,這是外人學不來的.

一眨不眨的盯著宋喜,數秒過後,喬艾雯開口說:"你就是宋喜?"

宋喜面不改色的點了點頭,"嗯."

喬艾雯也是目不轉睛,"你爸逼著我哥非娶你不可?"

宋喜已經面不改色,"原來是,現在不是."

喬艾雯問:"現在是什麼?"

宋喜回道:"等有空問你哥."

喬艾雯沒想到宋喜會跟她打太極,當即眉頭一蹙,宋喜見狀,搶先說:"我們是初次見面,彼此之間完全不了解,而且今天這樣的場合不適合討論其他事兒,來日方長……別給你哥添麻煩."

喬艾雯未說的話盡數被橫在嗓子眼兒,看了宋喜幾秒,她終于別開視線.

宋喜腰不好,蹲久了會累,所以一邊起身一邊說:"起來吧,別蹲著了."

喬艾雯沒起身,嘴上不冷不熱的回道:"你不用關心我,沒有用."

宋喜頓了一下,忽然覺著很好笑……喬艾雯這脾氣,簡直女版的喬治笙嘛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