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3章 這是我老婆,宋喜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元寶把宋喜帶到,兀自關門離開,偌大的入殮廳中,只有他們四個人.

仁麗娜已經別開視線,宋喜只是片刻的詫異,面上不動聲色,主動走上前,在喬頂祥的棺材前面跪下,然後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.

她跟身邊的年輕女人肩並肩,卻目不斜視,待她起身,先對仁麗娜頷首,輕聲說:"阿姨,節哀順變."

仁麗娜眼睛紅紅的,聞言別開視線.

宋喜隨即把目光落在喬治笙臉上,一言未發,只安靜的從包里摸出保溫杯.

喬治笙臉色有些發白,眼底也隱現紅血絲,明明那麼高大一個人,卻莫名的讓人覺著孤單可憐.

宋喜看著他,手里的保溫杯又往前伸了寸許,就差塞進他手里.

所謂的此時無聲勝有聲,大抵就是這樣的一種感覺,她沒說話,他卻看懂她眼神中的柔軟,似乎在說:喝嘛.

喬治笙伸出手,接過保溫杯,可以說是難得一見的乖順,什麼都沒說,擰開蓋子仰頭喝下.

這一刻只有喬治笙自己納悶兒,為何會隔著保溫杯,他卻仍覺著掌心一片溫熱.

很久很久以後,他才後知後覺,感受到溫熱的不是掌心,而是心.

見他喝完,宋喜收了保溫杯,依舊不多言多語,喬治笙一貫的面色淡淡,薄唇開啟,出聲說:"我妹妹,喬艾雯."

宋喜本能的看了眼仍舊跪在棺材前的年輕女人,下意識的點了下頭,"哦."

喬治笙猜出她心中所想,所以聲音平靜的補了一句:"我親妹妹,同父同母."

此話一出,宋喜登時神色一變,咻的抬眼看向他.

沒錯,她的確以為只是喬治笙的一個堂妹,姓喬也沒多驚訝,只是…

同父同母?!

別說宋喜沒聽說過,就算全夜城也沒誰說過喬治笙還有個親生的妹妹啊.

怪不得她能在喬頂祥的遺體前跪著,怪不得元寶說其他的親戚要稍後見.

喬家太大,秘密太多,隨便丟出一個都夠人懵上幾天的,宋喜半晌才整理好情緒,但一時間不知說什麼才好,只有種莫名的恐慌感.

她對喬治笙,知道的太少太少,哪怕離他這麼近,可還是隔著很遠很遠的感覺.

喬治笙只是告訴她,並未多做解釋,入殮廳中一旦沒人講話,立馬死一般的寂靜.

約莫十來分鍾的樣子,廳門被人敲響,拉開門走進來的是元寶,他已經頭戴重孝,手中拿著其他幾人的孝服.

宋喜的孝服是以兒媳婦的規制做的,從頭到腿,跟兒子女兒一樣.

早就知道喬頂祥去世,可這一刻依舊讓人鼻酸不止.

仁麗娜才把孝帽戴在喬艾雯頭上,本想扶她起來,結果她突然情緒失控,一把撲到棺材前面,像是要抱住喬頂祥,哭的撕心裂肺.

宋喜本就心里難過,見狀,眼前頓時一片霧蒙蒙.

元寶看向喬治笙,"笙哥,大家都在隔壁等半天了."

喬治笙一身黑色,隱匿在白色的大兜帽之下,看不清楚臉上表情,唯有鎮定自若的聲音:"帶過來吧."

元寶轉身離開,宋喜立在一旁默默的流眼淚,因為兜帽太大,她沒看到喬治笙什麼時候走到她身邊,只隱約看到有人遞過來一條純色手帕.

順勢抬頭,她打濕的睫毛下,看到喬治笙的臉.

他對她說:"別哭了."

宋喜很想安慰他一下,沒想到要他反過來安慰自己,一時心酸,眼淚流得更多.

兩人正面對面站著,身後入殮廳雙扇門打開,伴著雨聲和潮濕的氣息,率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架輪椅,輪椅上坐著一個身形消瘦頭發花白的垂目老人,身後是個中年男人在推扶.

宋喜聞聲看去,喬治笙也轉過頭,打從第一具身影開始,短短的幾十秒里,從那扇暗紅色的雙扇門外,魚貫而入好幾十人.

從他們身上的戴孝方式,宋喜已經看出誰跟喬頂祥是平輩兒,誰是晚輩兒,偌大的一大家子人,有些在長甯醫院的奠基儀式上有過一面之緣,有些則是完全陌生.

于宋喜而言,她無法一下子注意到所有人,畢竟她是一對幾十;可是對于那幾十人而言,宋喜卻是個十足意外的人物--一個站在喬治笙身邊,身披重孝的外姓女人.

宋喜不想引人注目,所以不著痕跡的垂下視線,反正有喬治笙在,喬治笙迎上前,跟坐在輪椅中的老人問候:"三叔."

隨即又叫了聲:"四叔,小姑."

那些年紀足以當他爸媽,但輩分上又是哥姐的同輩兒們,喬治笙沒有一一招呼,這些人也都是有眼力見的,明明心中好奇的要死,可誰都不發問,完全當宋喜是透明的存在,只依照輩分上前跟喬頂祥的遺體告別.

喬舒欣跟顧東旭站在後頭,滿屋子的人,起初喬舒欣沒發現宋喜,直到她上前告別之際,余光瞥見站在喬治笙身邊的女人,定睛一瞧,隨即神色一變.

顧東旭是目不斜視,望著棺材中的喬頂祥,眼眶發紅,喬舒欣只看了宋喜兩秒鍾,到底是別開視線沒出聲,可等到退至一旁,她馬上偷著去拉顧東旭的胳膊,震驚之意昭然若揭.

顧東旭面色淡淡,很輕的搖了下頭,示意她別多事.

等到所有親屬全都行完告別禮,部分堂哥堂姐,表哥表姐,圍在喬艾雯身邊安慰,也有些聚在任麗娜身旁陪伴,還有年紀很大的,站在喬治笙面前,伸手輕拍他的肩頭.

坐在輪椅上的老人被推到喬治笙面前,身後的男人說:"老七,我爸有話問你."

喬治笙看向老人,"什麼事兒,三叔."

老人開口都有些吃力,可還是聲音沙啞的問道:"是不是有人沒介紹?"

此話一出,所有人都朝著這邊看來,宋喜心底也是說不出的一緊.

喬頂祥四兄弟,他去世了,老二早些年也走了,現在喬頂興就算喬家輩分最高的人,他說一句話,喬治笙還是要回應的.

聞言,喬治笙側過頭,坦然的看向宋喜,"過來."

宋喜抬起頭,盡量做到面色無異,走到他身邊站好,喬治笙對喬頂興說:"三叔,之前一直沒機會跟大家說,我結婚了,這是我老婆,宋喜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