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2章 關鍵見感情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要說喬治笙的名號在夜城是響當當,那太多人都是只聞其名不見其人,比起他,眾人更在意元寶,畢竟元寶才是他們有可能夠得到的,喬治笙身邊的重要人物.

能讓元寶說一句'有事兒給我打電話’的人,幾個手指頭都數得過來,可見他已經不把宋喜當外人了.

當晚下班,宋喜開車回翠城山,先把七喜,可樂跟小狼狗喂了,然後自己溜達去廚房,原本面都已經拿出來,准備做碗疙瘩湯吃,結果臨時起意,想到韓春萌的土豆肉末鹵,左右時間大把,她一個人在廚房肆意消磨.

土豆鹵燉上之後,宋喜從冰箱里面拿出真空包裝的意大利面,別指望她可以像韓春萌一樣手擀,能主動創新已經是她的極致.

家里很安靜,只有偶爾腳邊發出的清脆鈴聲,那是七喜跟小狼狗脖子上的鈴鐺聲.

可樂今天走的是紳士范兒,戴的領結,沒聲音.

面煮好,小鍋里面的鹵也熟了,宋喜關火,正准備盛來嘗嘗,放在一旁的手機響起,側目一看,屏幕上顯示著'S’字樣.

宋喜馬上放下手上東西,劃開接通鍵,"喂?"

手機那頭沒有馬上傳來聲音,宋喜還納悶的看了一眼,確實是正在通話,幾秒過後,喬治笙毫無波瀾得聲音傳出:"在家?"

宋喜不曉得他有什麼事兒,如實回答:"嗯,在廚房."

喬治笙說:"吃什麼?"

宋喜回道:"土豆肉末鹵的意大利面."

喬治笙又頓了兩秒,"叫了外賣?"

宋喜輕輕一撇嘴,"我自己做的."他還真是瞧不起人.

喬治笙說:"看來你對我一直都是敷衍."

他說話向來冷冰冰的,聽不出是認真的還是開玩笑,但宋喜跟他認識這麼久,也多少摸清了他的三分脾性,若是真的生氣,他都懶得搭理她,所以她還是好好回道:"我這不是趁你不在拿自己當小白鼠做個試驗嘛,成功了我以後還是會拿來給你品評的,要是不成功,我就不去你那兒自取其辱了."

宋喜的第六感,喬治笙可不是個沒事兒會給她打電話閑聊天的人,更何況是這種非常時期,所以哪怕兩人現在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,宋喜心底始終帶有警惕.

果然,喬治笙話鋒一轉,出聲問:"這麼有閑情逸致,你真不擔心明天?"

宋喜不答反問:"擔心什麼?見你家里人嗎?"

喬治笙不置可否.

宋喜拿著手機,望著盤中盛好的意大利面,有些出神,又有些隨意的說:"我唯一擔心的就是給你添麻煩,其實到不到場,也就是個心意的問題,你那邊如果覺著不好安排,那我明天就不去了,改日我再去看叔叔."

她太敏感,或者說是太聰明,喬治笙隨便一句話就能讓她逆向思維,提前把台階拋出來.

聞言,喬治笙低沉著聲音道:"想太多."

說罷,不待宋喜接話,他又徑自補了一句:"你能來,我記你的情."

他聲音本就低沉悅耳,加之說話的內容,刹那間就讓宋喜心底酥麻了一下,她知道,他不是個會輕易表露情感的人.

宋喜拿著手機,出聲回道:"是朋友就別說這些了."

手機那邊片刻的安靜,過了會兒,喬治笙說:"你吃飯吧."

"嗯,你也吃點兒東西,人是鐵飯是鋼,明天還有大把的事兒等著你處理."

掛斷電話,宋喜久久未能回神兒,心跳有些快,說不出是緊張還是怎的,可能也只是單純的有些擔心他吧.

吃了飯洗了碗,宋喜早早回到三樓房間躺下,明天要早起,她打算早些休息,然而躺下之後卻始終都睡不著覺,畢竟明天不是個普通的場合,喬治笙說她可以避免見外人,但喬家人是不得不見的,他早已跟她分析過利弊,是她執意要去,嘴上說著無所謂,但以後的日子到底會不會因為明天的碰面而翻天覆地,誰都不敢保證.

夜深人靜,人是最清醒的時刻,宋喜認真的思考了一下,她為何會鋌而走險,將自己攪進一個不可預知的巨大漩渦?

是一時沖動?還是深思熟慮之後的考量?

好像都是,也好像都不是.

但是不能否認,她跟喬治笙之間已經不僅僅是利益合作下的偽夫妻關系了.

輾轉反側,睡睡醒醒,凌晨四點多的時候,外面竟然下起了雨,起初只是很急,後面非但沒有停的趨勢,反而越下越大,打得玻璃噼啪作響.

宋喜本就睡不著,這回干脆爬起來,洗漱收拾,外溫驟降,她在原本的一身黑色衣服外面,又加了件黑色的小風衣.

一身黑色站在鏡子前,宋喜很輕的歎了口氣,暗歎從今往後,喬治笙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又少了一個.

元寶來的很准時,撐傘站在別墅門口,宋喜出來的時候,兩人打了聲招呼,等到上車後,宋喜從包里掏出一個保溫杯遞給他.

元寶眼底閃過輕詫,宋喜說:"熱牛奶,喝點兒東西,今天有的忙."

元寶是意外又感動,說了聲:"謝謝宋小姐."

也沒客氣,直接擰開蓋子仰頭全喝了.

宋喜道:"大家認識這麼久,我一直把你當朋友,以後直接喊我名字就行."

元寶放下保溫杯,邊開車邊道:"笙哥也沒吃東西."

宋喜摸了摸包,"我給他帶了."

元寶唇角勾起溫和的弧度,"謝謝."

從翠城山一路開去甯山公墓,距離墓地還有千八百米的距離開始,已經有私家車在駐守看護,雖然喬治笙沒跟宋喜細說,但他既然承諾不會有外泄風險,那就一定是萬無一失的.

果然前座開車的元寶也適時說了句:"我待會兒先送你去笙哥那里,老爺子和太太兩邊的親戚也都到了,但要晚一點兒才見,至于笙哥朋友這邊,你們今天可以不碰面."

宋喜應聲,一切聽從安排.

元寶的車一路開進公墓,停在一處單獨的入殮廳前,他下車給她撐傘,宋喜黑色的小皮鞋才踩在地上,馬上被地面上彈起的雨水打濕.

許是車里太暖了,她出來後竟然打了個寒顫,明明昨天還有十五六度,今兒好像突然就入秋了.

兩人邁步往前走,元寶替她拉開門,宋喜跨過門檻兒,最先看到的就是正對面的一大口金邊檀木棺材,一身黑衣的喬治笙跟同樣黑衣的仁麗娜立在一旁,聞聲朝她看來.

宋喜看到他們是理所應當的,她只是很詫異,背對著她,跪在棺材前的那個年輕女人背影…是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