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1章 東風,朋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撇了撇嘴,好漢不吃眼前虧,主動岔開話題:"實在不想吃東西,抽空喝點兒熱牛奶,橘子不要吃,會胃酸."

她語氣中帶著不掩飾的關心,像醫生對病人,又更像朋友對朋友.

喬治笙那頭是什麼狀態,她看不見,只聽得他很輕的'嗯’了一聲:"你去吃飯吧."

"好,有事兒隨時打電話."

前後不過聊了五十幾秒,宋喜拿著手機折回廚房,顧東旭一雙X光眼,目不轉睛的掃視著她.

宋喜嘴上再怎麼說無所謂,心里多少還是有些心虛尷尬的,偷著瞪了他一眼,示意他別在韓春萌面前露出馬腳.

晚上三人圍坐在一起吃飯,手擀面特別勁道,四種鹵子都很好吃,韓春萌仗著自己'胃吞山河’,每一種都能吃一碗,所以無所謂魚和熊掌不能兼得的困擾.

顧東旭起初憋氣,說不吃不吃,結果韓春萌給他拌了一碗豆角茄子絲的,他在郁悶中又添了兩碗.

相比他們兩個,宋喜則秀氣的多,她是秉持著品鑒的心情,哪怕咸,也先嘗嘗哪種鹵最好吃,關鍵是最好做,她也不能總給喬治笙做疙瘩湯吧,就算他不嫌棄,她自己都看不下去了.

飯後,宋喜看了眼時間,准備回家,顧東旭說:"我送你."

韓春萌要刷碗,指揮顧東旭,"給我帶箱小浣熊上來."

顧東旭站在玄關換鞋,面無表情,嘴里叨念著:"樓下超市就靠你一個人養活!"

出了家門,宋喜說:"你不用送我,樓下有人."

顧東旭聞言,馬上看了她一眼,"他來了?"

宋喜有些無語,"他現在哪有空管我,家里的事兒還忙不過來呢,是他的人,我平時上下班來回都有人跟著."

顧東旭眼神兒有些複雜,頓了幾秒才道:"宋叔把你托付給他,說不明智也是最明智的選擇,多事之秋,只能以惡制惡了."

宋喜本想回一句,什麼就以惡制惡?但又怕顧東旭說她偏心眼兒,想想還是憋住了.

兩人一同下樓,顧東旭看著宋喜上車,到底是警務人員出身,他掃了眼街附近的停車位置,很快就發現有兩輛車是隨時准備啟動的,應該就是喬治笙的人.

宋喜拉開車門跨進去,側頭對顧東旭道:"走吧,別忘了給大萌萌買小浣熊,忘了她一准兒作你."

顧東旭雙手插兜站在一旁,忽然不冷不熱的問:"車也是他給你准備的?"

宋喜稍微一頓,緊接著點頭,"恩."

顧東旭馬上'切’了一聲.

宋喜美眸一挑,"干嘛?"

顧東旭故意酸酸道:"吃人的嘴軟,拿人的手短,怪不得一直向著他說話呢."

宋喜見狀,撇了撇嘴,"哪兒來這麼大的怨氣,以我倆現在的關系,你不覺著自己占便宜了嘛?你別喊他小舅,喊他妹夫."

顧東旭腦補了一下他喊喬治笙妹夫的畫面,頓時沒繃住,露出一絲笑模樣來.

還能笑就是沒事兒,宋喜順勢說:"我走了,後天見,別心煩了,有什麼事兒給我打電話."

顧東旭應著:"到家說一聲."

他站在路邊,看著宋喜駕車離開,不多時,十幾米外的兩輛私家車也都先後啟動,顧東旭很輕的歎了口氣,暗歎這都什麼世道.

宋喜跟喬治笙,八杆子打不著的兩個人,如今竟然比他還要親,這個世界太瘋狂,他還是趕緊回去折磨胖春吧,胖春最好,永遠都不會變.

今天心外開大會,丁慧琴正式宣布JM公司新藥項目由宋喜主要跟進,給她搭配的兩個副手也都是醫學院的博士生,年紀比她大,但論資曆都還要喊她一聲老師.

這樣的安排明眼人都看得出來,是想讓宋喜獨占這份實驗結果,在定級的敏感時期,不免會在科室中引起一場不小的騷動.

幾位年紀資曆都到了的醫生,秉持著德高望重的人品,不好說什麼;年輕一輩兒的人里,又沒有能跟宋喜相爭的,再者說,這樣的結果一定是院里下達的命令,丁慧琴不過是轉達,既然木已成舟,即便大家心有不爽,但也都不好臨場得罪人,只能暗嫉這個世道,還是權勢當道.

宋喜也想得明白,這的確是個綜合實力當道的年代,她是借了喬治笙的東風,但她本身也有這個能力,她又不是扶不起的劉阿斗,在競爭如此強烈的夜城三甲醫院,如果還玩兒那套長幼有序,怕是她熬到四十歲也升不了職.

所以歸根到底,大家取經路上,各憑本事,各顯神通吧.

大會一結束,大家三兩成群的往外走,宋喜身邊忽然多了一幫人,年紀大的年紀小的醫生都有,每個人臉上都掛著滿滿的笑意,嘴上說著:"宋醫生又要辛苦了,一邊忙著基金那邊,現在還要跟進新藥."

"能者多勞嘛,宋醫生一直是咱們心外的楷模,我們都要向你學習了."

被指派給宋喜當副手的幾個博士生更是殷切又小心翼翼,看她的眼神兒早就超越了女神,而是領導,以後自己的頂頭老大,未來的前途.

從會議室往回走的路上,走廊那樣長,宋喜走在前頭,身邊身後左呼右擁,雖然她還沒有最終確定升職,但在眾人眼中,明年的副主任名額里,她已必占一席.

宋喜管不了別人對她的評價,但她不允許自己有絲毫做的不好,所以開完會該查房查房,該進手術室進手術室,一慣忙的腳不沾地.

下午的時候,她接到元寶打來的電話,他在里面說:"宋小姐,老爺子明兒早八點出."

即便早就知道,可宋喜聽後還是覺著心里酸酸的,她很快應聲:"好,我這邊隨時等著,聽你們安排."

元寶道:"明兒早六點,您在翠城山等我,我來接你."

"好."

頓了頓,宋喜本想再問一句喬治笙怎麼樣了,但話到嘴邊,最終還是沒有問出口.

本以為要掛電話了,結果倒是元寶說了一句:"宋小姐,最近笙哥挺累的,前幾天基本沒合眼,明天送走老爺子之後,麻煩您照顧他一下."

宋喜心中微愣,緊接著如常回道:"行,你放心吧."

"謝謝宋小姐."

"別客氣."

"以後您有什麼事兒,可以直接給我打電話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