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0章 被看透的尷尬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一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樣子,顧東旭懊惱的同時,倒也多少放心了一點兒,最起碼宋喜跟喬治笙在一起這麼久,沒吃虧.

別開視線,顧東旭望著別處,似是自言自語般的說道:"外面說他什麼的都有,唯獨女人這一塊兒,倒是干乾淨淨."

若是個花名在外的,他又怎能放心讓宋喜與狼為伍?

結果宋喜很隨意地回了句:"他私生活比你還檢點."

顧東旭好心好意…結果當頭棒擊.

側頭蹙眉橫著她,滿眼的'你到底是哪邊的人?’

宋喜也是後知後覺,不應該如此猖狂,趕緊松下表情,柔和道:"我不是這個意思,你也很檢點,我的意思是他特別不招女人喜歡,不像你這麼有女人緣."

已經晚了,顧東旭表情沒有緩和,直盯著宋喜說:"我看你是打心里覺著他好,我說什麼你都跟我對著干."

宋喜實話實說:"我跟他認識大半年,是沒見過他身邊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人,你說你都黃了幾個了?"

顧東旭先是一哽,緊接著說:"我跟他能比嗎?我跟你是什麼關系,你跟他是什麼關系?他要是跟你結婚了還在外面亂搞,這事兒我忍不了!"

看他義憤填膺仿佛此時此刻喬治笙已經'出軌’的模樣,宋喜沒心沒肺的笑道:"大哥,我都不生氣,你有什麼好生氣的?我都說了我倆是假結婚,別說他暫時沒這方面的想法,就是改天有了,那我也得雙手抱拳送上祝福啊."

顧東旭打量宋喜臉上的表情,片刻後眼帶狐疑的問:"你真不喜歡他?"

宋喜像是聽到什麼笑話,"你怕我假戲真做?"

顧東旭起初不語,過了會兒才輕聲說:"他是我小舅,但我們從小到大也沒親近過,也就是因為我外公偏愛我,所以他對我才比對別人多容忍一點兒."

"實話實說,他從沒影響過我什麼,甚至還幫過我,我心里很矛盾,但我就是對他親近不起來,也許是分家太早,也許是大家現在的立場身份不同…反正你自己心里有點兒數,他不是普通人,要真想跟他在一起,你要計算代價."

宋喜是聰明人,就算顧東旭不說這些話,她自然也懂得權衡.

拍了拍他的後背,她說:"好了,別擔心我,我現在就可以明確的告訴你,我跟喬治笙之間不摻雜任何的愛情和曖昧,頂多也就是從互看不順眼,到現在的還能坐下來心平氣和的聊上幾句,以他的為人,他想要什麼不需要靠威脅一個女人來獲得,我要是想要什麼,更不需要委曲求全低三下四,我始終認為,無論交易還是交情,都要你情我願,現在大家都還願意,那就繼續,若是哪天我們其中的一個不願意了,那就壞聚好散吧,給彼此留個好印象."

不懂宋喜的人,對她的評價往往都是眼睛長在頭頂上,高傲的不可一世,其實她只是不願委屈,不願委屈別人,也不願委屈自己,所以表現出的狀態基本處于隨意,像是不在乎任何人來或是去.

但只有懂她的人才會明白,其實她一直很努力經營著身邊的種種關系,希望面面俱到,希望求仁得仁,她付出了,至于結果,她不想強求.

聽宋喜對待喬治笙跟對待朋友的態度是一樣的,顧東旭總算是松了口氣,如果非叫他選擇,他還是不希望宋喜跟喬治笙扯上關系,想都不用想,一定會很辛苦.

宋喜也看出顧東旭態度緩和,趁勢又安慰了幾句:"別愁了,你一回家就憋到房里,大萌萌擔心壞了,還以為你在局里惹事兒讓人給開了呢."

顧東旭氣到翻白眼兒,"她之前還問我是不是讓誰給甩了,要是實在追不上,她給我想想辦法."

宋喜噗嗤一聲,笑道:"親朋友啊."

說曹操曹操到,韓春萌敲門,探頭進來,看到並坐在床邊的兩人,眼帶打量的問:"聊的怎麼樣了?我面條已經抻好了,隨時都能下鍋."

宋喜看了眼顧東旭,顧東旭臉色沒有完全轉好,但卻抬頭瞥了眼韓春萌,"我想吃土豆肉末鹵."

韓春萌馬上回道:"我給你做了,我做了四種,還有海鮮蝦仁的呢."

顧東旭本想借顧刁難她一下,沒料到吃貨的世界永遠都是密不透風,刀槍不入.

宋喜見狀,主動起身,又回頭遞給顧東旭一個台階,"走了,吃飯,我快餓死了."

顧東旭如今的心情,像是吃了秤砣一樣,從頭沉到了腳,奈何當事人宋某都云淡風輕的模樣,他有必要認真思考一下,是不是他的神經格外脆弱.

韓春萌進來拉顧東旭,推著他往外走,到了廚房,宋喜馬上被桌上的四大碗鹵子吸引過去,並且本能的問了句:"這個土豆鹵是怎麼做的?好香啊."

韓春萌站在鍋前下面,聞言本能的回複了幾句,隨即納悶的說:"欸,你以前從來不關注這些的,給你什麼你就吃什麼,怎麼現在還開始關注上做飯了?"

宋喜才不會承認自己想偷師學藝,更不會承認她在剛剛那一瞬間心里想到了誰,她只是分外坦然的回道:"隨便問問嘛."

韓春萌沒在意,宋喜正美著,無意間一抬頭,對上顧東旭撇來的視線,他那眼神兒,三分嫌棄,三分狐疑,三分看穿,總而言之,他好像看出了宋喜為何會突然轉性.

宋喜也是一個猝不及防,跟他對視還不到兩秒,立即倉皇的別開視線,然後輾轉別處,企圖轉移注意力,但耳根子,紅了.

走到韓春萌身後,宋喜抱著她,跟她膩歪,聊些有的沒的,面快熟的時候,宋喜手機響了,掏出來一看,她馬上拎著手機往外走.

顧東旭像個門神似的坐在旁邊,同程意味深長的目光注視著宋喜.

宋喜閃身來到客廳陽台邊,接通,"喂?"

手機中傳來喬治笙的聲音:"還在顧東旭那兒?"

"嗯,正要吃飯…你吃飯了嗎?"

"沒有."

"多少還是要吃點兒,我們這邊煮了面,四種鹵,每一個都很香."

"跟我說這些有什麼用,你會做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