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9章 叛變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哪兒敢讓顧東旭叫她小舅媽啊,趕緊一臉的低調加真誠,連連道:"不管我跟誰結婚,你永遠都是我老大,我聽你指揮,咱們自己論自己的,你當著我的面兒還可以喊喬治笙妹夫,不吃虧…"

一個自知理虧的人,自然是想盡辦法毫無底線的想逗顧東旭開心了,然而顧東旭這次沒有輕易被糊弄過去,表情複雜的盯著宋喜,他第N次發出質疑的提問:"你真的跟喬治笙結婚了?是口頭上的,還是領證了?"

這大半年來,宋喜可能真的麻木了,或者說是習慣了,不說不痛不癢,但臉上也沒有什麼逼良為娼,只平靜回道:"領證了."

顧東旭如鯁在喉,像是一時間接受了太多負面情緒,突然間失去了應對能力,唯有摸著後腦勺看向別處.

宋喜抓住坦白從寬的最好時機,還不待顧東旭發問,她自己先說:"我原本沒想瞞你,是事發突然,你可以當成這是我們之間互惠互利的最佳方式…但我必須要替喬治笙說句話,結婚,說白了他比我憋屈,所以我們約好了都別往外說,現在除了我跟他,元寶,我爸和他爸媽之外,八成也就只有你知道,你千萬別說出去."

顧東旭心底說不出的情緒,萬語千言話到嘴邊,唯有一句不爽的怨懟:"我跟誰說去啊?"

宋喜能理解顧東旭的心情,他不親卻著實有血緣關系的小舅,娶了他很親很親的朋友,他夾在中間竟然大半年才知道.

看向顧東旭,宋喜端坐在床邊,挺直背脊道:"我真的虛心接受批評,你有什麼不爽盡管罵,跟別人生的氣也可以遷怒我,我保證一句不還嘴."

顧東旭站在宋喜身前一米多遠的地方,視線落在她臉上,看了五秒有余,忽然唇瓣開啟,出聲道:"這麼長時間,你到底是怎麼熬過來的?"

他眼神中有三分埋怨,但剩下的七分皆是心疼跟無奈.

宋喜知道顧東旭很夠哥們兒義氣,很仗義,尤其是宋元青出事兒之後,顧東旭一直想從哥們兒上升到哥哥,能用自己的能力讓宋喜過的稍微安穩一點兒,但宋喜瞞著他嫁人了,是要有多難,才能把婚姻都撇出去?

宋喜就是瞬間看透了顧東旭對她的心疼,所以才會一瞬間的紅了眼眶,本能的勾起唇角,她微笑著回道:"眼睛一閉一睜,一天就過去了."

顧東旭目不轉睛的看著她,宋喜感覺到眼眶灼熱,鼻尖也有些發酸,她是真的不想哭,尤其是在這種時刻.

強忍著所有的情緒,她唇角勾起的弧度變大,大咧咧的回道:"你干嘛非要把我放到很委屈的位置?我都說了,結婚對我跟喬治笙而言,他更吃虧,你有空擔心我,不如去安慰安慰他."

顧東旭聞言,表情意味深長,下意識的回了句:"他會吃什麼虧?"

宋喜接道:"他不喜歡我還非要娶我,娶我還得罩著我,你說吃不吃虧?"

顧東旭瞄著宋喜,忽然問:"你們現在關系很好嗎?"

不待宋喜回答,他又自顧自的補了一句:"還是你故意安慰我的?"

有溝通就是有的談,宋喜馬上給個台階就下,順勢回道:"我們現在挺好的,今天還是他讓我來跟你聊聊,怕到時候在你外公葬禮上突然碰面,你會嚇著."

提到喬頂祥,顧東旭明顯的眼神一黯,宋喜很少聽顧東旭提及喬家人,也不知道顧東旭跟喬頂祥的關系其實比她想象中的更深,拍了拍床邊,宋喜道:"過來坐."

顧東旭垂著視線坐在床邊,兩人中間隔著半個人的距離,宋喜拍了拍他的肩膀,"你知道我每天在醫院上班,生老病死見的太多,你也不需要我告訴你什麼自然規律和大道理,我只能說,你外公走的很平靜,該交代的都交代完了,應該不會有什麼遺憾."

顧東旭垂目出神,半晌後輕聲說道:"上個月他叫我去他那邊,我沒去…早知道這樣,我一定會去看他."

宋喜像是安慰七喜跟可樂一樣,順毛捋著顧東旭的後背,柔聲說:"沒事兒,你要是去了不給好臉色,還不如不去呢."

顧東旭扭著脖頸,側頭看向宋喜,神情中分明在控訴:我都這樣了,你要不要這麼殘忍?

宋喜表情坦然:"我實話實說嘛,忠言逆耳."

他們之間認識太久,互相也都太了解,因此宋喜可以一針見血的戳穿顧東旭,讓他連遺憾的資格都沒有.

不過打個巴掌還是要給顆甜棗的,宋喜循循說道:"我還沒活到你外公那個年紀,但我猜人到了七八十歲,應該把什麼事情都看透了,也看淡了,他喜歡你才叫你過去,也是希望能多少給你點兒什麼,你去,還是笑臉相迎,他自然高興,但你要是甩臉子,他也會愧疚,所以不見就不見吧,反正幾十年都這麼過來的,不必耿耿于懷,一切都是命中注定."

顧東旭輕聲道:"不知道他想跟我說什麼."

宋喜想都不想的接道:"老人臨走之前都是最惦記兒女,當然是希望你跟喬治笙不要搞得太僵,畢竟是一家人嘛."

顧東旭沉默半晌,忽然眉頭輕蹙,瞥著宋喜說:"我怎麼發現你一直在向著他說話?"

宋喜眨了眨眼,似是後知後覺,"有嗎?"

顧東旭直直的盯著她的眼睛,數秒後拋出一記重磅炸彈:"你們到底是真結婚還是假結婚?"

宋喜一時間沒回過神來,說:"結婚證是真的,但結婚是假的."

顧東旭見她云山霧罩,干脆開門見山,"你們晚上睡一起嗎?"

宋喜沒聽出他話中的曖昧,倒是看出他眼神中的小齷齪,所以當即美眸一瞪,出聲回道:"你神經病阿?都說了是假結婚,我們干嘛睡一起?"

說完,她又略有泄氣的補了一句:"我們只是住一起,他一層我一層,晚上睡覺房門關的緊緊的,他就差牽幾條狼狗到他門口給他守夜,想太多!"

顧東旭看她這反應也不像是撒謊,所以短暫的松了口氣,"這還差不多,要真是霸王硬上弓,誰我也不能慣著."

宋喜沒心沒肺的笑道:"他對我沒什麼興趣,與其擔心他對我怎麼樣,你還不如擔心我會不會對他怎麼樣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