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8章 輩份一落千丈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韓春萌知道宋喜一定對付得了顧東旭,所以臨走前看了眼床上無精打采的某人,攥著拳頭用她的方式鼓勵了一把,"我做兩種鹵,雞蛋醬和茄子豆角絲的,等你們出來!"

宋喜對韓春萌比了個OK的手勢,韓春萌點點頭,轉身離開,把房門帶上.

宋喜開了大燈,走到床邊關了床頭燈,瞄了眼側躺的顧東旭,說:"起來吧,別用燈光配合你的憂傷了."

顧東旭沒動,面不改色,口吻也是悻悻的:"我不想說話."

宋喜坐在床尾,側頭問:"什麼事兒?"

顧東旭毫無懸念地回道:"別問了,過兩天就好."

宋喜意味深長的問了句:"你確定後天不會更難受?"

顧東旭正想叫她別抬杠,可是話到嘴邊,他忽然敏銳的朝宋喜看去,仿佛在判斷她這話,到底是話里有話,還是一時湊巧.

宋喜目光清澈,瞳仁黑白分明,一時間倒真看不出什麼來.

顧東旭盯了她幾秒,到底是沒敢想太多,所以探究的目光漸漸弱化,轉而沉默.

宋喜坐在床尾,抬手就能拍到顧東旭的小腿,好久沒用語重心長范兒跟他聊天,她一開口就是:"來,你坐起來,姐跟你好好聊聊."

顧東旭的生日比宋喜大,但兩人誰是哥誰是姐,就看誰把話搶在前頭.

顧東旭起初沒應聲,但沒多久還是翻身坐起來,一張帥氣的面孔上不說愁云慘淡,但看得出來,是真的失落.

宋喜問:"因為什麼這麼不高興?是保密了不能說,還是單純的怕我們擔心?"

顧東旭很輕的歎了口氣,"不能說."

僅從這三個字,宋喜已經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,一定是因為喬頂祥去世,不然是局里的事兒,他不是這樣的口吻.

兩人都坐在床邊,一個頹,一個心事重重.

宋喜想了一路該怎麼跟顧東旭說,才能減少對他的沖擊和震撼,說來刺激他,那純粹是為了哄喬治笙玩兒的,畢竟東旭才是親生的朋友.

話在嘴邊過了好幾回,宋喜才主動開口道:"你說我們認識這麼多年,向來是有話直說,有不能說的話,也是開門見山的說不能說,不是彼此一點兒秘密都沒有,毫無保留的分享才是最鐵的表現,對吧?"

"嗯."

循循善誘,層層鋪墊,宋喜算是過了第一關.

但她不敢掉以輕心,所以繼續小心試探:"你覺得我們之間的秘密底線在哪兒?比如我瞞你什麼,你一定會跟我翻臉?"

顧東旭沒看宋喜,望著地毯出神,慢悠悠的回道:"應該沒什麼好翻臉的…"

宋喜正要高興,馬上又聽顧東旭補了句:"你還能瞞著我結婚了不成?"

宋喜:"…"

見她半晌沒應聲,顧東旭終于側頭朝她看來,眼帶狐疑:"你不是有事兒要跟我聊嘛,什麼事兒?"

這一天該來的總會來,宋喜往他身邊挪了挪,抬起手臂搭在他肩膀處,僵笑著道:"我能先乞求個原諒嗎?"

顧東旭聞言,眼底的狐疑之色加重,因為她曉得宋喜是個有分寸的人,不給她逼到份兒上,她才懶得示弱.

盯著她的眼睛,顧東旭只說了一個字:"講."

明明房間里面就他們兩個人,可宋喜還是叫他附耳過來,顧東旭也是順著她,都這副心情了,還是配合的稍稍傾身.

宋喜偏過頭,用手遮著嘴,很小的聲音在顧東旭耳邊說:"你猜的對."

什麼鬼?

顧東旭眉頭一蹙,他猜什麼了?

有些心焦的看了眼宋喜,顧東旭剛想叫她打開天窗說亮話,結果話到嘴邊,他忽然神色一變:"什麼意思?別告訴我…你偷著結婚了?"

這話說出來,顧東旭自己都不信,宋喜怎麼會…

可偏偏宋喜點點頭,眼中帶著幾分心虛和膽怯.

顧東旭表情瞬間定格,一眨不眨的看著她,五秒過後說道:"我現在沒心情跟你開玩笑."

宋喜一臉認真,"我沒開玩笑."

顧東旭已經沒辦法控制表情了,機械的問:"什麼時候的事兒?"

宋喜微微垂下視線,小聲說:"初五."

顧東旭蹙眉:"哪個初五?"

宋喜憋憋嘴:"大年初五."

顧東旭明顯提了口氣,宋喜趕忙壓著他的肩膀,"淡定,淡定,小心血壓升高."

顧東旭側頭瞪著她,像是仍舊不死心,不肯相信,有很多話想問,但又不知道從哪一句開始問起,想來想去,他撿了個最直白的:"你跟誰結婚了?"

在他的記憶里,宋喜仍舊沒有徹底忘記沈兆易,怎麼會好端端的隱婚半年多?

宋喜咽了口口水,又拍了顧東旭的後背,生怕他接受不了,就差臨時給他接條氧氣管.

"弟,你要知道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衷,我不說也有我的為難之處……"

"別廢話."

宋喜眼帶權衡,"這可是你讓我說的."

顧東旭看著她,她隱婚已經夠打擊人了,他不信還有什麼接受不了的.

宋喜糾結再三,到底還是鼓起勇氣,細若蚊聲得說:"你小舅."

她聲音太小,顧東旭蹙眉,"誰?"

宋喜再次加大了一點兒音量,卻還是含糊不清,"喬治笙."

顧東旭只聽清最後一個字,剛要再問一遍,緊接著大腦里面嗡的一下子,連她上一句說'你小舅’也後知後覺的聽懂了.

宋喜隱婚?還是跟他小舅喬治笙?!

顧東旭的世界徹底崩潰了,宋喜只見他一臉生無可戀,緊接著抬手去抓頭,她趕忙從旁拍肩撫背,嘴里說著:"別怕,沒事兒的,一會兒就適應了…"

顧東旭懵極反笑,看著宋喜,確定道:"喬治笙?是我小舅喬治笙?"

宋喜內心也是飽受煎熬,瞥了下嘴角,壓低聲音說:"你小點兒聲,還想嚇大萌萌嗎?"

顧東旭滿臉寫滿了不可置信,"你騙我."

宋喜輕歎一口氣,"我還想有人來騙騙我呢,你外公後天出殯,心里難受了吧?"

連這事兒她都曉得,看來是沒跑了,顧東旭從床邊站起來,因為不能也不想接受,體現在行為上,就是滿屋子來回溜達,當真是熱鍋上的螞蟻.

宋喜好心叫了聲:"來,你是哥,我等著你批評,絕對不還嘴."

顧東旭走著走著,忽然停下來看向宋喜,說不出是惱怒還是委屈,瞪眼道:"還什麼哥啊?我是不是得管你叫舅媽了?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