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7章 親生的朋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愣神兩秒,還是開口道:"吃點兒再走吧?"

喬治笙說:"不吃了."

他本已要轉身,結果臨時扭頭看了眼宋喜,"有事兒打電話,我今晚應該不會回來."

宋喜看著他的臉,點點頭,"沒事兒,你去吧,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,別客氣."

喬治笙說:"你欠我的比我欠你的多,我沒什麼好客氣的."

宋喜輕輕撇嘴,"我也就是客氣客氣."

喬治笙慣常的給了她一記冷眼,但不知宋喜是不是見慣了大風大浪,竟然絲毫不覺著害怕,反而有種莫名的親切感.

一時沒忍住,她特別'挑釁’的沖他唇角一勾,笑了.

喬治笙看到她的笑臉,本想凶她,卻看了一眼就立即別開視線,很快轉身走掉了.

看著他的背影,宋喜臉上的笑容漸漸變淡,尤其是看到桌上那碗一動沒動的疙瘩湯…能一個電話就把他叫走的女人,不是霍嘉敏,還能有誰呢?

跟他認識這麼久,他身邊的那幾個朋友,他也都見過了,可以說喬治笙算是異性絕緣體,難不成?

宋喜腦子靈光乍現,忽然想到霍嘉敏說喬治笙是一棵樹上吊死的人,難道是他心里那棵樹找他?

宋喜頓時提起了精神頭,就像八卦娛樂的狗仔嗅到了驚天大緋聞,但這樣的興奮只維持了不到五秒,很快,宋喜想到自己如今跟喬治笙的關系,馬上就八卦不起來了.

如果真是人家心頭肉回來了,知道有她這麼個礙眼的人霸著喬太太的位置,那得多看不上她?

垂著視線,宋喜百無聊賴的攪合著碗中的疙瘩湯,明明半分鍾前還饑腸轆轆,可這會兒突然就沒了食欲.

喬治笙走的很匆忙,看得出走心似箭,宋喜坐在飯廳出神,沒多久,手機也響了,側頭一撇,發現是韓春萌打來的電話.

"喂,大萌萌."

手機中傳來韓春萌神秘兮兮又很擔心的聲音:"小喜,你干嘛呢?"

宋喜說:"沒干嘛,正准備吃飯."

韓春萌問:"你身邊有人嗎?"

"沒有,怎麼了"

"我感覺東旭今天有點兒不開心,我問他怎麼了他也不說,你說會不會讓局里給開了啊?"

宋喜眸子微挑,趕緊說:"他不開心?"

韓春萌可憐巴巴的'嗯’了一聲:"剛才回來就喪著一張臉,我給他紅牛他都不喝,我逗他,他直接讓我自己旮旯蹲著玩兒去,說沒心情,然後就自己回屋了…我現在好怕他有什麼想不開,你也知道他一根筋."

宋喜不小心被逗笑,"他還能自殺嗎?"

韓春萌癟著嘴回道:"不跟你開玩笑,他好像真的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兒了,心情很低落."

韓春萌這一認真,宋喜腦子忽然靈光乍現,難道是因為喬頂祥的死訊?

這樣的念頭一經出現就有種必然的即視感,宋喜當即回道:"你倆都在家嗎?"

"嗯,白天還是他打電話說想吃菠蘿咕咾肉和酸菜燉粉絲,白瞎我做了一桌子菜,他一口沒動."

宋喜說:"別著急,我現在過去."

韓春萌聞言,很快回道:"你快來,哄好了他一起吃飯,我一個人吃飯都沒意思."

宋喜應聲掛斷電話,左右沒換睡衣,直接上樓拿了包和車鑰匙,直奔顧東旭的住處.

當然,路上宋喜也給喬治笙打了通電話,接通之後,他率先問:"怎麼了?"

宋喜不答反問:"你是今天才通知東旭,你爸去世的事情嗎?"

喬治笙回道:"我是今天通知了他媽,估計是他媽跟他說的."

宋喜的第一反應就是喬治笙嘴真嚴,喬頂祥已經過世五天了,竟然才通知到喬舒欣這塊兒.

喬治笙道:"顧東旭跟你說了?"

宋喜回道:"沒有,我另一個朋友現在住東旭那兒,她說東旭今天心情不好,我猜是不是因為你爸去世的事情."

喬治笙淡淡道:"我爸生前對那小子還是挺好的,是他自己矯情,現在知道難受了?"

喬家內里到底怎麼回事兒,一如喬治笙說的,即便身體中有那麼幾成的血緣關系,但都別用普通人對于親戚的概念去想他們.

哪怕宋喜跟顧東旭認識這麼多年,此前還不是不知道顧東旭的外公是喬頂祥?

萬語千言,話到嘴邊,宋喜道:"這時候就別落井下石了,大家心里都不好受."

如果有第三個人聽到這番話,一定會震驚宋喜竟然敢這麼說喬治笙,偏偏喬治笙還沒覺著有什麼過分的地方,薄唇開啟,徑自說:"你現在要去送安慰了?"

宋喜目視前方,一邊認真開車,一邊說:"我是去幫你刺激他的,讓他之前矯情,我要是跟他說了咱們兩個的關系,保准他藥到病除,心里不單單是後悔跟難過,百感交集."

只要她願意,她想哄人開心特別容易,一如現在,她只說了幫他,喬治笙心底就說不出的暢快.

宋喜看不見喬治笙臉上的表情,只聽得他說:"好歹也是認識這麼多年的朋友,你也真下得去嘴."

話雖如此,口吻可聽不出有何擔心.

宋喜想也不想的回道:"親生的朋友嘛,以痛止痛."

喬治笙意味深長的說:"跟你做朋友貌似沒什麼好處."

宋喜道:"你放心,我跟你之間已經沒什麼秘密好爆料了,安全的很."

喬治笙眼底劃過一抹淡淡的笑,宋喜沒看見,聽見他說:"開車吧,我掛了."

"好,拜拜."

宋喜從翠城山開去顧東旭那里,韓春萌穿著小熊睡衣來給她開門,站在玄關換鞋,宋喜問:"他人呢?"

韓春萌說:"臥室理躲著修行呢."

宋喜來到顧東旭房門口,邊敲門邊說:"我進來了?"

話是這麼說,可還是等了幾秒鍾,房門打開,室內只亮著床頭燈,顧東旭面朝門口側躺著,睜眼看到宋喜跟韓春萌前後腳進來,他面無表情得說:"我沒事兒,你們用不著安慰我."

宋喜說:"我不是來安慰你的,正好有點事兒要跟你聊聊."

韓春萌還想坐下來八卦一番,宋喜側頭說:"我想吃手擀面,你多煮點兒,我怕有人待會兒會化悲憤為食欲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