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6章 費心讓他高興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聽她如此說,忽然想到很久之前元寶跟他說過宋喜的家庭背景,當時他煩躁的很,根本不想聽,可對于宋喜她媽,他還是記憶深刻,因為元寶說了這麼一句:"放棄宋元青可能是她這輩子最後悔的事兒,畢竟人家後來升了夜城市長."

那時無論喬治笙還是元寶,對于宋喜都是不喜歡的,所以口吻嘲諷打趣無可厚非,可是眼下,喬治笙無法拿這種事情跟宋喜開涮,哪怕玩笑的口吻都不想.

薄唇開啟,他聲音淡淡的說:"你爸找女人的眼光並不怎麼樣."

宋喜沒有不高興,反而順勢說道:"可能我爸把眼光都放在仕途上了."

說完,似是突然想到什麼,她又自嘲的補了一句:"官兒倒是做的不小,就是沒有持之以恒."

喬治笙剛想心軟安慰她一下,就看到宋喜忽然勾起唇角,淡笑著說:"我爸這輩子最有眼光的就是生了我這麼個好女兒,其他的都是次要的."

聞言,喬治笙眼底的柔和轉化成無語,嘲諷的口吻道:"真好意思說,你哪兒好?"

宋喜美眸微挑,出聲回道:"我長得好啊."

喬治笙瞬間被噎了一下,竟是無言以對,但他又不想輕易被挫,所以'哼’了一聲,以示不屑.

宋喜是故意想逗他講話,直接坐在飄窗邊,看著他道:"阿姨這幾天怎麼樣?"

喬治笙頓了一秒才反應過來,她口中的阿姨指的是仁麗娜,薄唇開啟,他聲音如常:"總之不會是節哀順變."

宋喜早有預料,黑白分明的目光中透露出無奈,輕聲道:"人這輩子的緣分就是這樣,都說一輩子,哪有人真能幸運的和誰走一輩子?父母陪我們開始,夫妻陪我們過程,兒女送我們走完最後一程,其實仔細想想,都是一段的緣分."

"我說你爸是壽終正寢,這輩子什麼都見識過,什麼都體會過,不虧了,而且有你照顧你媽,他也不會擔心,你別太難過,也叫阿姨想開點兒."

喬治笙聽著宋喜鼓勵中帶著淡淡傷感的話,莫名的覺著心塞,尤其是夫妻也是一段的緣分…

就是為了反駁她這句話,他開口道:"那要看是孽還是緣,是孽早斷了早好,要是有緣,兜兜轉轉還是會遇到."

宋喜聽後忽然想到許久不見的沈兆易,不著痕跡的垂下視線,遮掩住眼底的神情,她很輕的回了句:"可能吧."

喬治笙不喜歡她這種模棱兩可的回答,開口說:"只要想做,沒什麼是不可能的."

宋喜抬起頭,朝他看去,一臉認真的說道:"那你倒是努力睡覺啊,都失眠十年的人了,還好意思說'有志者事竟成'."

喬治笙沒想到,他好心好意的鼓勵她,丫竟然趁其不備戳他軟肋,沉了臉,他冷眼瞥著她,低沉著聲音反擊道:"你成天自詡醫術了得,折騰了這麼久,也沒見你把我治成什麼樣,你是真不怕我送一塊兒庸醫的牌匾去你們醫院?"

宋喜當即美眸一瞪,喬治笙以為她怕了,結果她一本正經的說:"你能不能等我先定完職稱再送?我還等著升職加薪呢,俗話說得好,擋人什麼路都別擋財路,搞不好容易鬧出人命."

喬治笙忍不住嗤笑:"威脅我?"

宋喜果斷的搖搖頭,"我怕你逼死我."

喬治笙無聲的哼了一聲,算她還有點兒自知之明.

其實宋喜不僅有自知之明,她還很有眼力見兒,看喬治笙這副模樣,她出聲問:"你這幾天都沒怎麼休息吧?吃過飯了嗎?"

喬治笙微垂著視線說:"沒有."

宋喜起身道:"那我去做,你先休息一會兒."

喬治笙抬眼看向她,"你做什麼?"

眼神中赤裸裸的不信任,甚至是防備.

宋喜強忍著不白眼兒他,開口說:"我就這麼一個拿手的,你也別指望我能做出什麼花兒來,正好我也餓了,我多做一點兒,你十五分鍾後下來吃."

喬治笙沒應聲也沒反駁,宋喜從窗邊往門口處走,經過沙發前,長輩對小輩的口吻說:"別抽煙了啊."

待她走後,喬治笙才後知後覺,這話怎麼聽著這麼像仁麗娜?莫名的帶著一絲寵愛.

仁麗娜是管不了他,平時見面的時間也不太多,既心疼又想放縱,但宋喜不一樣,她是單純的想讓他克制,畢竟他抽煙會影響她的治療,回頭他睡不著還要罵她是庸醫,她最聽不得這個.

想起她說讓他晚一點兒再送牌匾,喬治笙眼底浸染了一抹淡淡的笑意,天曉得這是他這麼多天以來,真正短暫的開心.

宋喜下樓趕緊奔向廚房,她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這麼想進去,但她就是感受到那股強烈的沖動.

八成是醫院待久了,看不得有人受傷,哪怕是心里的傷,看見了就想幫著治一治,哎,沒辦法,誰讓她人美心善呢.

喬治笙掐著時間下的樓,他換了身衣服,雖然還是一身黑,但他每件衣服每條褲子宋喜都能一眼看出不一樣來,他還洗了個澡,刮了胡子.

宋喜元本想誇他一句帥,但想想還是算了,別馬屁拍到馬腿上,回頭再讓他踹了.

喬治笙拉開椅子坐下,宋喜端了一大碗疙瘩湯到他面前,他沒有馬上動筷,而是等到她又端了個小碗在對面坐下.

宋喜說:"快吃吧,吃飽了才有力氣難過."

喬治笙拿著勺子,剛舀了一勺,還沒等拿到嘴邊,他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,瞥了眼屏幕,喬治笙馬上放下勺子接通電話.

因為離著近,宋喜又擔心有什麼急事兒,所以故意停下來抬眼看著他,因此清晰聽到手機中傳來一個年輕的女人聲音,低落的說:"你在哪兒?"

喬治笙面上看不出喜怒,不答反道:"怎麼了?"

女人說:"我不想一個人待著,心里難受."

一瞬間,喬治笙眼底清晰的流露出悲傷跟心疼之色,宋喜還以為自己看錯了,他還會有這種反應?

結果他的話印證了宋喜並沒有看錯,因為喬治笙說:"我現在過去找你."

電話掛斷,他放下勺子,沒看宋喜,徑自起身說;"你吃吧,我走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