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5章 他從未想過離婚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終于抬起頭,宋喜看到他布滿紅血絲的眼睛,一貫乾淨的俊美面孔上,下巴處帶著青須須的胡茬…不難看,只是忽然讓人很心疼.

他看著她,下巴微微一抬,"坐."

宋喜身後是喬治笙的床,跟他認識這麼久,他可從來沒這麼'客氣’過,宋喜心底五味雜陳,可還是轉身走了幾步,坐在床邊,等著他開口.

離就離吧,離了還能做朋友,再不濟,他們還是合作伙伴呢,他有什麼需要她幫忙的地方,她依舊會…

正想著,對面沙發處的喬治笙薄唇開啟,出聲問道:"我爸的葬禮,你想參加嗎?"

宋喜聞言,當即一愣,關鍵她想來想去,怎麼都想不到喬治笙會說這麼一句…這是什麼意思?

喬治笙看出她眼中的疑問,把剩下最後的煙頭按滅在煙灰缸里,主動說:"我爸去世的消息,目前只有極少的一部分人知道,他生前就不喜歡記者拍來拍去,所以他的葬禮我不會讓任何媒體報道."

"他近幾年信佛,那些個大師叫我把他的遺體在家停放七天,說會對他好,而且他之前也有想見卻沒見著的人,這幾天該見的也都見了,後天入葬,我來問問你的意思,畢竟他臨走之前認了你當兒媳婦,你要是想去,我來安排,你要是不想去,我也沒意見."

宋喜只沉默兩秒不到,很快便開口回道:"我去,雖然我不知道這世上到底有沒有在天有靈,但就像你說的,你爸臨走前認了我當兒媳婦,我就有義務送他最後一程,他要是知道,應該也會開心吧."

喬治笙沒提離婚的事兒,宋喜不能否認,她心底不單單是松了口氣,幾乎可以用開心來形容.

原來是她想多了,他從來都沒想過順水推舟,前賬盡棄.

她話音落下,喬治笙臉上並無異樣,只面不改色的道:"我先把利弊跟你講清楚,你再做決定.我爸的葬禮,喬家和我媽那邊的親戚都會到場,我們家親戚多,尤其是我爸這邊的,關系錯綜複雜,你別用普通人之間的親戚關系來看待我們家的親戚,我跟很多人之間,除了那幾分之一的血緣之外,沒什麼多余的感情,說的再直白一點兒,讓他們知道你的存在,對你只會增加更多的壓力,也不排除他們以後會不會去刻意接近你,這是其一."

"其二,顧東旭他媽是我爸的女兒,我爸的葬禮,我理應通知這位大姐,你想沒想好怎麼跟顧東旭解釋."

"除了家里人之外,跟我爸和喬家有重要關系的外人,我也會部分邀請,不過到時你可以不必跟他們見面,所以不用擔心外人知道我們之間的關系;再者就是我最早說的,我爸不喜歡記者,所以葬禮上我會嚴格叫人把守,絕對不會有記者混進來,更不會被外人知曉你的身份,利弊就是這樣,你自己選,我不要求你一定要去."

但如果你去,我會感謝.

後半句話,喬治笙到底沒有說出口.

他難得有耐性跟人面對面講這麼多話,當真是權衡利弊,事無巨細.

宋喜聽後沒有絲毫的遲疑,當即回道:"沒關系,我去,東旭那邊,你要是打算讓他知道,我這邊也沒什麼好藏著掖著的."

話罷,她又補了一句:"他對你沒任何意見,頂多也就是怪我瞞了他這麼久."

喬治笙用布滿紅血絲的眼睛,似是嗔怒的看了她一眼,道:"都這種時候了,還不忘替他說話?"

顧東旭對他是什麼想法,他會不知道?虧得宋喜每次都睜著眼睛說瞎話.

宋喜回道:"你們舅甥接觸的太少,中間可能有些誤會,有空我做東請你們出來吃頓飯,他還欠著你的人情呢,雖然是替我欠的,但他不好意思不還."

喬治笙似是最近累壞了,身上少了很多戾氣和寒氣,頂多也就是態度一如既往的高傲,不以為意的說:"我要他的人情有什麼用?他能做什麼,是我做不了的?"

宋喜單純的想逗喬治笙開心,所以打趣道:"他能跟我當好朋友啊,你能嗎?"

聞言,喬治笙眼皮一掀,直勾勾的看著宋喜.

宋喜抿抿唇,別開視線,恨不能尷尬到坐在床邊晃晃腿.

數秒過後,喬治笙不冷不熱的聲音傳來,"我要是沒把你當朋友,你覺著我是閑的問你這麼多?"

宋喜抬頭,這回改成喬治笙別開視線,他拿起煙盒去摸煙,從宋喜的角度,看不見盒子已經空了,只下意識的說道:"別抽了."

喬治笙將空煙盒隨手丟在茶幾上,表情晦暗不明,只眼底帶著一絲淺淺的焦躁.

宋喜說:"前陣子控制的挺好,都不在房里抽這麼多煙,你要是實在忍不住,吃個棒棒糖,嘴里不閑著就好了."

喬治笙沒看她,也不接話.

宋喜起身走到茶幾旁,彎腰從棒棒糖塔上抽了一根下來,剝開糖紙遞給他.

起初喬治笙是不想接的,但不知哪根筋沒搭對,竟然想著別去拂了她的面子,所以他還是抬手接過,即便臉的不怎麼好看.

宋喜轉身忘窗邊走,邊走邊說:"你最近沒回來,我猜你一定很忙,沒好意思打擾你,還怕你暗地里已經把葬禮辦完了,連聲節哀順變都沒當面跟你說."

窗子打開,新鮮的空氣湧進來,宋喜還不待轉頭,身後傳來喬治笙的聲音:"太客套的話不用跟我說."

好像說了這一句,他就不會再難受似的.

宋喜轉過身,她猜出喬治笙心中所想,所以出聲道:"有時候客套話只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安慰,我知道你不好這口,所以我就隨口一說."

隔著幾米遠,喬治笙抬頭向她看來,不用看也知道,眼色臉色都不好看.

宋喜吃了熊心豹子膽,毫不畏懼的回視著他,趁著他發飆反擊之前,又說了一句:"其實你應該覺著慶幸,你今年已經快二十七了,你爸陪了你快二十七年,而且他老來得子,想必對你一定特別寵愛,他年紀大了,這是壽終正寢,有多少人跟父母之間的緣分還沒你這麼久的?你還有媽媽,你看我,我打小兒跟我爸一起混,混到現在,越混越回去,我都快成'孤兒’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