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3章 每個人想的都不同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短信發出去將近一個小時,元寶才給她回了一條,很客氣的說不用擔心,一切都好.

宋喜掂量著一切都好四個字,怎麼可能一切都好?

她很想問問喬治笙怎麼樣了,可猜也猜得出來,喬家那邊不說亂,悲痛是一定的,元寶要是不忙也不會現在才回複她,算了,別給人添亂,所以宋喜只回複兩個字:謝謝.

原本今天按計劃要去閩城,現在行程取消,宋喜有一整天的時間,她睡不著覺,也看不進去書,只好坐在飄窗前出神,心想著不要到處亂跑,保不齊喬治笙什麼時候會找她.

上午十點剛過,宋喜手機響起,她馬上拿起來看,發現是韓春萌打來的,心底片刻間的失望,緊接著又暗嘲自己想太多.

電話接通,宋喜打招呼:"大萌萌."

韓春萌聲音緊張的問:"小喜,你沒去閩城,出什麼事兒了?"

宋喜問:"你怎麼知道我沒去閩城?"

韓春萌回道:"齊未打電話給我,說你朋友臨時有事兒,他還以為是我,我說不是我,他讓我打給你問問,別真有什麼急事兒."

宋喜提不起什麼精神,輕聲回道:"沒什麼,不用擔心."

韓春萌急著道:"能不擔心嘛,到底怎麼了?你在哪兒?"

宋喜說:"一個朋友的爸爸去世了,今早的事兒,所以臨時取消去閩城的行程."

韓春萌下意識的松了口氣:"你嚇死我了."

說完,她又緊接著補了一句:"什麼朋友?我認識嗎?"

宋喜望著窗外,准確的說是望著別墅門口方向,輕聲回道:"你不認識."

韓春萌歎氣:"哎,人有旦夕禍福,讓你朋友別太難過了."

宋喜無精打采,聲音也是略顯平淡:"你幫我跟齊未說一下,我真的沒事兒,就是不好意思,又爽約了."

韓春萌道:"齊未很擔心你,隔著手機我都聽得出來,感覺他好像喜歡你."

宋喜面無表情的道:"我現在不想說這些."

韓春萌跟宋喜認識這麼多年,知道宋喜是真的往心里去了,所以才會懶得掩飾,聞言,她忙道:"好,那我不吵你了,你有什麼事兒隨時給我打電話,拜拜."

跟韓春萌道了別,宋喜掛斷電話,繼續望著大門口出神.

八成喬治笙不會回來吧.

這次宋喜猜對了,從早等到晚,天都黑透了,喬治笙也沒回來,宋喜終是在房里等的焦躁難耐,本想給元寶發條短信問問,可轉念一想,干脆直接打給喬治笙.

大家同一屋簷下,就算是朋友,問一問怎麼了?

不給自己遲疑的機會,宋喜直接撥通電話,聽著手機里面傳來的嘟嘟聲,宋喜心里莫名的緊張,她也不知道在緊張什麼.

忘記里面響了幾聲,突然嘟嘟聲消失,宋喜還是看了眼屏幕才確定電話已經接通,她馬上'喂’了一聲.

"怎麼了?"手機中終于傳來喬治笙的聲音.

宋喜聽到他的動靜,一瞬間說不出是擔心還是掛念,腦子一片空白,她下意識的問:"你還好嗎?"

等了數秒,等來一句:"嗯."

宋喜有很多話想說,可是話到嘴邊,她只是道:"那就好,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,隨時打給我."

"嗯."

"你忙吧,我掛了."

不待喬治笙出聲,宋喜這次率先按下紅鍵.

鼓足了一天的勇氣,終于撥通了喬治笙的電話,可是說這兩句,還不如不說,宋喜發現她掛斷電話之後,心里更加難過.

喬治笙從未在她面前表現過任何傷心欲絕的模樣,可她就是莫名的替他心疼,可能是喬頂祥去世後,他第一時間對任麗娜說了一句,別難過,有我在.

于子女而言,父母在,人生還有來處,父母不在,人生只剩下歸途.

于夫妻而言,其中一個走了,余生漫漫長路,只盼終有一日和你聚首.

喬治笙失去了父親,但他不能讓任麗娜覺著孤苦無依,所以他第一時間站出來,用承諾的方式告訴她,即便喬頂祥不在了,他以後也會保護好她.

可誰又來安慰安慰他,給他一個可以發泄痛苦的懷抱呢?

宋喜坐在床上,不知不覺鼻子酸了,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說喬治笙有多厲害,可就在凌晨,她看見了他的柔軟,包裹在堅強之下的柔軟.

隔天宋喜去上班,眼睛還有些腫,韓春萌知道是什麼原因,除了安慰也只剩下無奈,甚至叫宋喜節哀順變,說完馬上又呸呸呸三聲:"我說錯了,又不是你家里人."

宋喜暗自歎氣,心想她出生就沒見過奶奶,爺爺在她五歲多的時候去世,那時候她還小,有印象,但印象不大深,身邊親戚朋友又少,基本沒碰見過這種事兒,更別說是親眼看著咽氣兒.

昨晚喬治笙沒回來,她今天也沒給他打電話,不是怕上趕著,就是怕打擾他,反正她心里有數,只要喬治笙需要,她是絕對會第一時間趕去幫忙的.

一連三天過去,喬治笙從未回過翠城山,也沒給宋喜打過一通電話,外界也沒傳出任何喬頂祥去世的新聞,若不是宋喜親眼所見,她不會相信喬頂祥真的已經去世.

直到第四天,宋喜接到某人打來的電話,說是宋元青想見她,叫她有空去一趟.

宋喜現在就是驚弓之鳥,生怕自己家里人有什麼事兒,都沒等到下班,掛斷電話就請假跑去看他.

這還是宋元青第一次叫人從里面帶話給宋喜,叫她過來一趟.

宋喜看到宋元青的第一秒,忙神情緊張的問:"爸,出什麼事兒了?"

她將他從頭看到尾,就怕他有個三長兩短,宋元青趕緊拍了拍她的肩膀,說:"別怕,我好著呢."

宋喜問:"那你怎麼突然叫人帶話給我?"天知道她來的路上,嚇得一張嘴心都能吐出來.

父母兩人隔桌而坐,宋元青看著宋喜,不答反問:"喬頂祥去世的事兒,你知道嗎?"

聞言,宋喜神情一變,慢半拍才輕輕點頭,"知道."

宋元青又問:"喬治笙跟你說的?"

宋喜把那日的經過一說,宋元青眼中流露出模棱兩可的神情,沉默半晌才道:"小喜,你也知道喬治笙肯跟你結婚,是因為我手里有他爸的把柄,現在喬頂祥去世了,喬治笙未必肯繼續遵守約定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