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2章 比想象中在乎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頂祥走了,不是走在冰冰涼涼的醫院,而是躺在自家床上,有任麗娜牽著他的手,有喬治笙給他蓋被子.

宋喜立在一旁,眼淚流到視線模糊,她能清楚聽到任麗娜的哭聲,甚至是保姆的啜泣聲,卻唯獨聽不見喬治笙的哭聲.

正因為如此,宋喜心里才更難過.

他那樣的人,平日里什麼都不說,高興了,不高興了,只要他不表露,任是誰都看不出來,但是他爸爸沒了啊,從今往後,他再提到喬頂祥,只能是以回憶的口吻,他再叫爸爸,不會有人應他,他再回到這里,推門看到的也只有任麗娜……

宋喜很想沖動上前,抱一抱喬治笙,告訴他難過就大聲的哭出來,沒有人會嘲笑他.

喬治笙弓著腰,額頭抵在喬頂祥頭上很久,像是默默地在做最後的告別.

良久,他直起身,大手輕輕搭在任麗娜背後,低聲道:"媽,別難過,有我在."

宋喜眼淚狂飆,任麗娜也是忽然撲在喬治笙懷里,嚎啕大哭,這一刻,宋喜覺著自己的親人不在了,也就是這個感覺.

喬治笙側過頭,看著宋喜在一旁哭到眼睛鼻子全都紅了,薄唇開啟,他說:"我讓元寶送你回去."

宋喜看不清楚喬治笙臉上的表情,張開嘴,悶聲問道:"我能幫你什麼嗎?"

喬治笙喉結微動,輕聲回道:"不用."

宋喜有很多話想對他說,但她猜喬治笙現在什麼都不想聽,也什麼都不想說,讓他安靜一下也好,此時萬語千言,除非能叫喬頂祥活過來,不然,多說皆是無益.

在喬家外面的客廳坐著,等了半晌,元寶趕來,兩人目光相對,元寶竟也是紅著眼眶.

"我送你回去."他輕聲說.

宋喜站起身,原本剛剛壓下去的酸澀再次上湧,她低聲回道:"你別送我了,外面有人吧?我自己回去……你進去看看他吧."

眼下這種時刻,宋喜更擔心的是喬治笙.

元寶聞言,頓了兩秒後道:"我送你出去."

宋喜臨走前沒有去跟喬治笙打招呼,也沒有讓元寶代什麼話,她只是如他所言,聽話的離開.

出喬家院子的時候,宋喜無意間看到一幕,讓她特別揪心,都說動物皆有靈,喬頂祥走了,家中的幾條大狗竟然排成排坐在窗戶下面,不咬也不叫,就這麼靜靜地望著主臥,不知道是不是燈光照的它們瞳孔反光,宋喜覺著它們都在流淚,端的讓人胸口悶疼.

元寶親自把她送上一輛車,吩咐人安全把她送回去,宋喜一路沉默無言,直等到回了翠城山,上了三樓,坐在自己臥室的床上,她依舊不敢相信,這麼快,昨天她還去給喬頂祥做了頓疙瘩湯,今天,人就沒了.

看著貓架上睡得香甜的七喜跟可樂,宋喜多想這也不過是自己的一個夢,一會兒手機鬧鍾響起,提醒她什麼是現實.

正想到這里,手機突然響起,安靜的房間中,著實嚇了宋喜一跳.

心跳如鼓,她第一反應就是喬治笙那邊有事兒找她,可拿起手機一看,發現是她之前定的鬧鍾,四點半的鬧鍾.

她沒事兒怎麼定了這個時間的鬧鍾?一下子經曆了太多意外,宋喜腦子一時轉不過來彎兒,先是想到自己白天放假,緊接著想到,她跟齊未約好了要去閩城看他的,機票都訂好了.

什麼事兒都趕在一起了,宋喜頓時疲憊到輕聲歎氣,喬頂祥去世,她怎麼可能還去閩城找齊未?

幾乎沒想,她先把機票退了,隨即又給齊未發了條短信,說抱歉她臨時有些急事兒,不好意思又爽約了.

凌晨四點多鍾,宋喜沒想到齊未的電話很快就打過來.

看著亮起的屏幕,她做了個深呼吸,這才接通,"你這麼晚還沒睡?還是我吵醒你了?"

齊未聲音中透露著擔心,不答反問:"出什麼事兒了?"

宋喜腦子一片空白,撒謊都撒不勻稱,干脆道:"朋友家里出了些急事兒,抱歉齊未,一直答應去看你,三番兩次都沒去去成."

齊未聽出她聲音中的疲倦,很快回道:"說這些就太把我當外人了,有什麼事兒是我能幫上忙的,你一定跟我說,我雖然人不在夜城,但總能幫你想想辦法."

宋喜說:"謝謝,真的不是我的事兒,你不用擔心."

兩人聊了幾句,齊未主動掛斷,宋喜拿著手機,好幾次都想打給元寶,問問他那邊怎麼樣了,喬治笙…還好嗎?

直到這一刻宋喜才發覺,原來她真的挺擔心喬治笙的,不是擔心他的安危,而是擔心他心里太難過,就像擔心韓春萌跟顧東旭一樣,其實她是把他當成朋友的.

躺在床上,開著床頭燈,宋喜怎麼都睡不著,翻來覆去滿腦子都是他把額頭抵在喬頂祥額頭上的畫面,她看到有眼淚流下來,不是喬頂祥的,那就一定是喬治笙的.

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,喬治笙更是個中翹楚,她都以為他不會哭的,光是想想,宋喜又開始心底酸痛.

睜眼到天明,宋喜翻身下床,小狼狗醒得早,起身跟在她腳邊走來走去,脖子上的鈴鐺清脆作響,讓她想到喬治笙說她把它養的很娘.

下了樓,給小狼狗用羊奶泡了一份狗糧,自己肚子餓得咕咕叫,宋喜打開冰箱,拿出一包奶酪面包,瞥見她給喬治笙准備的蜂蜜水,宋喜終是忍不住給元寶發了條短信,很簡單的詢問道:有什麼是我可以幫上忙的嗎?

面包袋子撕開,宋喜只咬了一小口,明明肚子很餓,但卻一點兒胃口都沒有.

拿著手機不停的等回複,一分鍾,五分鍾,半小時,元寶始終沒回,宋喜更加擔心.

這一刻,她忘記喬治笙是什麼人,喬家是什麼背景,就算是天塌了,喬治笙也能想辦法給它撐起來,她卻在擔心這樣一個近乎無所不能的人.

歸根到底,可能宋喜擔心的從來就不是他的辦事能力,而是他那顆不願輕易外露的心.

就算他做得好一切,可還是會傷心的啊,不知道元寶在幫他處理事情的時候,會不會記得給他一句寬慰的話,告訴他別太難過,更別把所有難過都藏在心里面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