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1章 最後一場戲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房間中沒開燈,宋喜整個人又驚又迷糊,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出現在她房里,一時遲疑之際,聽到喬治笙又說了句:"我爸要見我們."

聞言,宋喜終于徹底清醒,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怎麼能這麼快,二話沒說,掀開被子的同時,腳已經踩在拖鞋上.

喬治笙轉身下樓,宋喜只用了一分半不到,就穿好了衣服跑下樓找他,喬治笙在客廳中講電話,問:"爸現在怎麼樣?我們這就回去."

宋喜扶著副手快步下樓,喬治笙掛斷電話,邁步走向玄關.

一直到坐進車里,宋喜這才出聲問:"叔叔怎麼樣了?"

喬治笙目視前方,臉色一貫的冷,過了幾秒才說:"不好."

宋喜心底咯噔一下,刹那間的如鯁在喉,停頓數秒後問:"叫醫生過去了嗎?"

"家庭醫生在."

醫生還在的情況下,大半夜通知喬治笙趕過去……宋喜心里有些害怕,即便她總共也沒跟喬頂祥見過幾面,更別說講什麼話,而且他年紀也到了,就算是熬不過這一關,那也算是壽終正寢,可是……喬治笙會難過啊.

這一路上,宋喜心情都特別壓抑,喬治笙車開的很快,加之凌晨兩點多,路上車不多,平日里要一個多小時的路程,今天半小時就到了.

車子停在外宅門口,宋喜跟喬治笙皆是迅速解開安全帶往下走.

大門是虛掩的,院子中也亮著燈,宋喜跟在喬治笙身後,一前一後進了主屋,推開主臥房門,宋喜第一瞬間就聽到有人在哭,抬眼一看,是任麗娜,她坐在床邊,白色燈光映著她更加煞白的臉色,眼睛通紅.

宋喜胸口一滯,還以為喬頂祥已經……

看到喬治笙,任麗娜站起身,哽咽著說:"治笙,你爸找你."

喬治笙邁開長腿往前走,宋喜看著他疾步的背影,忽然就紅了眼眶.

來到床邊,喬治笙彎下頎長身體,輕輕握著喬頂祥的手臂,出聲叫道:"爸."

醫生跟保姆都站在一邊,無奈的無奈,抹淚的抹淚.

床上的喬頂祥緩緩睜開眼,眼神已無焦距,半晌才稍稍偏頭,對准喬治笙的方向,微微張開嘴,他似是想說話,但卻說不出來.

喬治笙說:"爸,我在."

喬頂祥一眨不眨的看著他,眼神中流露出對他的不舍,以及對生的眷戀.

任麗娜也湊上前,握著喬頂祥的手說:"治笙回來了,你不是想看兒媳婦嗎?治笙老婆也跟著一起回來了."

宋喜站在遠處,聞言有些不知所措,她知道她是假的,這功夫上前……

喬治笙轉頭,目光准確的落在宋喜臉上,"過來."

宋喜機械的邁步上前,之前她站在遠處,並看不清床上喬頂祥的臉色,可是走近之後一看,那是行將朽木風燭殘年的老人,那是喬治笙的爸爸,是她名義上的親人.

霎時,喉嚨猛地一緊,宋喜視線模糊,鼻尖很酸.

喬治笙拉起宋喜的手,看著喬頂祥,溫柔說道:"爸,你不用擔心我,我結婚了,這是你兒媳婦."

喬頂祥渾濁的目光緩緩落在宋喜臉上,宋喜眼眶中的眼淚聚集了太多,啪嗒一下墜落一顆,她短暫看清楚喬頂祥的目光,那是渴望,希冀,甚至帶著對小輩兒的寵溺.

心里特別難受,她腦子里什麼都沒想,就本能的開口,哽咽著叫了一聲:"爸."

這一聲,讓任麗娜直接別過頭,伸手捂住嘴.保姆上前遞紙,卻不敢出聲打擾.

喬頂祥費力的動了動唇瓣,喬治笙馬上彎下腰附耳傾聽.

"照顧好你媽,照顧好……"

他聲音太小,宋喜聽不真切,可那種從心底滋生出的傷心卻特別明顯,太難過,她下意識的想要握拳,結果左邊手掌握成拳,右邊的手卻捏到既溫暖又結實的東西,低頭一看,是喬治笙的手,還牽著她的手.

這是她第一次跟喬治笙手牽手,卻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.他們一起合伙騙了好些人,程德清,祁丞,蘭豫洲,包括前陣子的葉弘錦,甚至董儷珺跟宋媛,只要他們願意,他們想騙誰就騙誰,宋喜沒什麼負罪感.

可此時此刻,站在喬家,讓她去騙一個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的老人,宋喜忽然覺著心里特別酸,如果人真的有在天之靈,那喬頂祥想起他們是假結婚,心里該有多難過?

這是宋喜第一次覺著,如果她真心喜歡喬治笙,或者喬治笙也真心喜歡她,那該有多好?這樣喬頂祥就算是離開,也沒什麼遺憾了.

在宋喜兀自出神的時候,喬治笙的手忽然慢慢放開了她的手,宋喜透過模糊的視線看向他,只見喬治笙雙手替喬頂祥拉了拉身上被子,很輕很緩,卻無比鄭重的口吻說道:"爸,你說的話我都會記住,我會照顧好她們,你放心."

喬頂祥微不可見的輕輕點頭,然後緩緩閉上眼,像是余願已了,只想輕松地休息一下.

喬治笙垂下頭,用自己的額頭抵在喬頂祥的額頭上,閉上眼,他喉結上下翻滾,很快,有眼淚從他濃密的睫毛下湧出,掉在喬頂祥的臉上.

任麗娜見狀,像是慌了一般,連忙上前去拉喬頂祥的手,喬頂祥一點兒反應都沒有,喬治笙緊抿著唇瓣,繃到側臉咬肌隱現.

隨著任麗娜捅破壓抑的一聲大哭,宋喜這個當了八九年醫生,見慣了生生死死的人,也終于後知後覺,喬頂祥,走了.

很特殊的感覺,像是很難過,又像是很清醒,宋喜耳邊充斥著任麗娜難忍的悲泣,腦中卻又想著喬頂祥的一生.

雖然嫁進喬家,但她並沒有真正融入到這個家庭,她對喬頂祥的印象還存留在外界人口中的他,可她看到的,不過是為人父,為人夫的男人,他絕對算得上夜城的一代梟雄,提起他的名字,哪個道上的人都得給幾分面子,曾經那樣輝煌一時的人,如今離開人世,身邊也只有妻兒陪伴.

對了,還有她這個臨終前也要配合出演的假兒媳婦.

宋喜心底何止是五味雜陳,她覺得大家都很可憐,尤其是喬治笙,拉著不愛卻是自己妻子的人,送走了父親最後一程,等到三年期滿,他們分開,他又要怎麼面對將來愛的,那個會成為他妻子的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