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0章 任何領域都不服輸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她從最開始就給他框死了,交不到女朋友的男人得有多差?難怪評論把他損成這樣.

宋喜假裝很害怕的樣子,垂著視線眨眨眼,又往後躲了躲,輕聲回道:"是我沒看清題."

喬治笙說:"鹽糖看不清,題也看不清,你還能干什麼?不怪你爸說你嫁不出去."

他這明顯的惱羞成怒,開始人身攻擊了,宋喜心底狂笑不止,表面上還得裝慫,一人分飾兩角,趕明兒從他身邊離開,她還能去角逐個奧斯卡,果真是技多不壓身.

"別生氣,氣壞了一碗山藥粥可補不回來,身體是你自己的,你要知道愛惜."

宋喜最近摸出了跟喬治笙的相處方式,順毛捋,挨兩句罵就挨兩句罵,又不會掉層皮,誰讓她又撿個笑話看了呢.

喬治笙堵得胸口發悶,就不該縱她做什麼心理測試,平白無故的被損了一通.

宋喜可不想真的惹惱他,打一巴掌,馬上就要送個甜棗,坐在他下手邊,她忽然笑眯眯的開口問道:"你說蜘蛛俠蝙蝠俠那些超級英雄,為什麼都愛穿緊身衣?"

喬治笙不理她,宋喜道:"你別怕,這個不是心理測試,是腦筋急轉彎,特別好笑."

喬治笙冷淡的說:"不知道."

宋喜自顧自的揚起唇角,忍不住笑:"因為救人要緊啊."

她咯咯笑著,喬治笙抬眼瞥她,宋喜笑問:"不好笑嗎?"

喬治笙給了她一記自己想的眼神,宋喜伸手摸了摸鼻子,眼睛晶亮晶亮,似是不把他逗笑誓不罷休,又說了一個:"小明跟小紅在談戀愛,兩人如膠似漆,分都不分不開的那種,但是不久之後,有人把他們從河里撈上來了,你說為什麼?"

喬治笙垂著視線,隨口回道:"秀恩愛,死得快."

宋喜笑著搖頭,"不是."

喬治笙吃了口粥,幾秒口說:"殉情了?"

宋喜還是搖頭,最後見他猜不出來,她邊笑邊道:"因為他們墜入愛河了."

韓春萌第一次給她和顧東旭猜的時候,宋喜也覺著好笑,可卻沒有此時此刻,她看到喬治笙那張想弄死小明和小紅的臉來的搞笑,越笑就越是想笑,笑到後來,宋喜拿著勺子的手都在抖,哪怕喬治笙冷冰冰的目光威脅她,她還是停不下來.

見她抬手擦眼淚,喬治笙問:"你是不是工作壓力太大,神經不好?"

宋喜’哧'了一聲,邊笑邊說:"我不是工作壓力大,是生活壓力大."

他意味深長的瞥了她一眼,宋喜說:"你知道我想逗你笑一次有多難嘛?"

喬治笙說:"沒覺著,我看你一直都在自娛自樂."

宋喜斬釘截鐵的道:"我送你的笑話書,你一定沒看."

喬治笙說:"我還沒你病這麼重."

宋喜說:"我在網上給你買了一個好東西,你晚上睡不著可以用來打發時間."

喬治笙頭不抬眼不睜的回道:"你別再折騰我了."

宋喜下意識的接道:"我怎麼折騰你了?真正的折騰還在後頭呢."

兩人都是無心之言,可說完之後的第三秒,空氣中的分子忽然變了一絲絲的味道,兩人一定不約而同的想到了別處,所以一時間都沒開口,宋喜低下頭,拿著勺子往嘴里塞粥.

一人一碗粥,也在飯廳里磨蹭了半個多小時,這些都得力于宋喜的話療,喬治笙吃了一碗粥,放下勺子站起來,宋喜抬頭說了句:"一會兒我給你煮杯甜牛奶,蜂蜜水我放在冰箱里,你明天起來喝,水果我就不給你准備了,你明天多吃點兒荔枝."

喬治笙很淡的問:"你還是早七點的飛機?"

宋喜先是應聲,緊接著回道:"你不用送我,我自己開車過去."

喬治笙說:"誰要送你,想太多."

說完,扭身走了.

宋喜偷著撇了下嘴,迅速吃完剩下的小半碗粥,給他熱了一杯牛奶,送去樓上房間.

喬治笙在看書,宋喜進門的時候,他慣常沒有抬眼,只是突然開口說:"一個離了十幾次婚的女人,你該用什麼詞形容她?"

宋喜看向喬治笙,一時間有些愣,停頓數秒,她說:"情路坎坷?"

他輕輕搖頭.

宋喜說:"命運多舛?"

他還是搖頭.

她又說:"遇人不淑?所托非人?"

"不是."

喬治笙口吻淡淡,宋喜問:"你是看了什麼新聞,還是有陷阱的問答題?"

喬治笙道:"算是智力題吧."

宋喜來了認真勁兒,站在原地仔細的思考了一番.

半晌,喬治笙側頭問:"想到沒有?想這麼久,不知道的以為你要出題呢."

宋喜想不到,直接問:"答案是什麼?"

喬治笙俊美的面孔上不動聲色,薄唇開啟,出聲回道:"前'公’盡棄."

前功盡棄?宋喜愣是琢磨三秒才想到是哪個公.

看她一臉後知後覺的樣子,喬治笙眼底劃過一抹輕嘲,嘴上也是不屑的說道:"家里不是有核桃嘛,自己沒事兒多敲幾個補補腦."

宋喜輕輕撅了下嘴,暗道丫真是錙銖必較,她在飯桌上說了兩個,他沒猜出來,這會兒就憋著找補回來,一點兒虧都不肯吃.

心中如此想著,她嘴上沒有抱怨,反而是順勢道:"好,我多敲幾個,明天你配著蜂蜜水一起吃."

牛奶放下,宋喜轉身離開.

回到房間躺在床上,宋喜閉著眼睛,忍不住唇角上揚,其實說喬治笙難搞,他的確難搞,可是摸透了他的脾氣,他的喜怒也是有跡可循的,比如不能挑釁他,很多時候她不覺得是挑釁,可他已經記在心里了,這不連個腦筋急轉彎都要分個智力高下.

宋喜天馬行空的亂想,忽然一瞬間,她又有些擔心他以後找不到女朋友,她跟他同一屋簷下這麼久,最近才開始能說上兩句話,若是正常情況下,誰受得了他?

哎,他要是打了光棍兒,真對不起那副好皮囊.

想著想著,宋喜睡著了,畢竟明天還要早起,可她感覺還沒睡多久,忽然有人毫無溫柔可言的將她從半夢半醒間拍醒,嚇了一跳,宋喜陡然睜眼,入眼恍惚看到一抹身影,還沒等她看清楚,對方已經開口:"趕緊起來,穿衣服跟我走."

是喬治笙的聲音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