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8章 桔子他要現摘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回到翠城山,宋喜先上了趟三樓,喬治笙叫她把貓貓狗狗全都抱下來,天天在她房間里面圈著,也不怕得抑郁症.

宋喜給小狼狗脖子上栓了個鈴鐺,跑起來叮當作響,她覺著特別萌,喬治笙看後卻眼帶嫌棄,說她把狗當貓養,關鍵也不看看是什麼狗,好好一狼狗,被她養的娘里娘氣的.

宋喜說:"本來就不是我的狗,等我從閩城回來,我就帶它回去找主人."

聞言,喬治笙看了她一眼,宋喜如常道:"之前在你辦公室我就想說的,後來岔過去了,我明天要去一趟閩城,當天去當天回,麻煩你安排人跟著我."

出過一次事兒,宋喜也變得謹慎了許多,一來這關乎切身利益,二來她若真遇到什麼麻煩,善後的還是喬治笙,不如准備工作就做好了.

她神色坦然,喬治笙便也隨口一問:"你隔三差五就想往閩城跑,閩城那邊什麼人讓你牽腸掛肚的?"

宋喜回道:"一個朋友,之前幫過我,我欠著他的人情,他在閩城出車禍,我答應去看他."

喬治笙面色淡淡的問:"要捐錢嗎?"

宋喜看向他,頓了一下才似笑非笑的回道:"誰跟你說人家缺錢了?"

喬治笙說:"最近慈善做多了."

宋喜笑道:"錢多的沒地兒花了吧?"

喬治笙陰測測的橫了她一眼,宋喜趕緊見好就收,去廚房准備吃的.

做飯途中,宋喜接了個電話,是齊未打來的,他開口第一句就是:"明天的天氣預報我看了,特別好的天,你不用擔心再遇見台風."

宋喜勾起唇角,笑著回道:"我也看了,吃一塹長一智,我可不想再火車倒飛機,飛機倒汽車."

齊未道:"你趕上小龍女了,你沒來之前,閩城風和日麗的,你一來,台風兩三天才走."

宋喜笑說:"我回夜城,夜城也下了好大的雨,早知道我還有呼風喚雨的能力,我就該申請駐紮沙漠地區,也為解決干旱事業做份貢獻."

兩人正聊天,宋喜是背對廚房門口,沒看到喬治笙何時走來,只聽得他的聲音:"荔枝在哪兒?"

宋喜一扭頭,對上他的視線,緊接著道:"在冰箱."

齊未聞言,出聲問:"你在忙?"

宋喜道:"在准備晚飯."

他輕笑著道:"這麼賢惠?"

宋喜心想,齊未是沒看見她做了什麼,不然眼淚會流下來.

齊未向來有眼色,沒說兩句,就讓她去忙,徑自掛斷電話.

喬治笙打開冰箱保鮮,從里面拿出一個大的水晶碗,碗底鋪著一層冰,上面堆滿新鮮荔枝.

宋喜攪著鍋里的山藥粥,轉頭囑咐:"荔枝有點兒涼,別吃太多,一會兒先喝粥."

喬治笙坐在椅子上,修長的手指拿著一顆荔枝,剝殼的動作都那麼耐看,沒抬眼,他自顧自的說道:"你明天去閩城,幫我帶些福桔回來."

宋喜應聲:"好."

喬治笙說:"我要現摘的."

宋喜問:"去哪兒能買到現摘的?"

喬治笙道:"北峰,那邊專產福桔."

宋喜問:"我對閩城不熟,北峰距離市區遠嗎?"

喬治笙道:"不遠,一來一回也就三個小時,加上摘桔子的時間,四個小時足夠,你還能順道欣賞一下北峰的風景,還不錯."

宋喜眼底閃過一絲為難,"我明天到閩城就要十點多,到市區醫院看朋友將近十二點,晚上七點的飛機回來,刨去路上時間,只有五六個小時,怕是不夠."

喬治笙掀起眼皮,看著她說:"你看朋友要多久?一兩個小時還看不夠?"

這話問的……宋喜簡直無言以對,搞得她好像特地去摘桔子,順道去看朋友似的.

她很想反駁,可喬治笙一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模樣,她又不敢輕易回絕.

喬治笙見狀,倒搶先撂下一句:"你自己看著辦,有時間就帶,沒時間就不帶."

話是這麼說,可語氣卻正相反,宋喜有種桔子回她回,桔子不回她就不回的既視感.

心中無數次感慨,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.

晚飯,宋喜准備了山藥粥,煎了火腿跟雞蛋,要著重說一下雞蛋,宋喜怕油濺到,所以雞蛋一下鍋就躲出老遠,一面煎糊了,她很雞賊,裝盤的時候特地把糊了的那面朝下,上面那層看起來還是糖心的.

喬治笙坐在之後,看到一碗白粥配點兒煎蛋火腿,一瞬間有種清心寡欲,隨時要皈依我佛的沖動.

宋喜偷著打量他的臉,趕在他生氣之前先道:"吃清淡點兒好,有助于睡眠."

喬治笙抿著好看的唇瓣,不言不語,宋喜又說:"你別生氣,戒驕戒躁很重要,情緒波動過大,晚上會睡不著的."

她好聲好氣哄了半天,喬治笙終于勉為其難的拿起筷子,他第一下就是去夾煎蛋,宋喜心虛,怕露出焦的那面,但心里又在僥幸,暗道應該不會看到.

但她忘了,喬治笙是個警惕心很重的人,總有刁民想害朕,說的就是他本人.

宋喜這種平日輕易不煎蛋的人,哪天端上一份煎蛋,他能不仔細檢查一下嘛,果然,他把煎蛋翻過來一看……

空氣都凝固了.

雞蛋分兩面,一面半生不熟,另一面水深火熱,喬治笙的臉也跟雞蛋一樣,陰晴不定.

宋喜急中生智,表情意外而認真:"呀,怎麼糊了?我都沒看見."

說著,她麻溜兒遞過自己的碗,"糊了對身體不好,你別吃了,我來."

喬治笙也當真沒客氣,直接松開筷子,雞蛋掉進宋喜碗中.

宋喜自己也是難以下咽,可說出的話一如潑出去的水,在喬治笙高壓的注視下,她夾起雞蛋往嘴邊送.

"行了,我差一個雞蛋嗎?搞得好像我每天刻薄你似的."

喬治笙突然開口,語氣盡是揶揄和不善,但宋喜特別慶幸他突然長了心,為表感動,她放下煎雞蛋,看著他問:"你吃煮蛋嗎?我煮蛋煮的好."

喬治笙已經沒興致了,淡淡道:"不吃."

說罷,他夾起煎至金黃的火腿,一時大意咬了一口,還不等咀嚼,喬治笙抽了張紙巾吐掉,然後怒極反而平靜的看著宋喜,說:"來,你嘗嘗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