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7章 亂世信佛,不如信我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上次喬頂祥自己吃光了一碗疙瘩湯,今天宋喜的確是多做了一點兒,可喬頂祥也只吃了十來口,就說不吃了.

喬治笙問他還想做什麼,他說想躺一會兒.

喬治笙把他抱到床上,替他蓋好被子,其實喬治笙做起來特別容易,可宋喜卻一下子被戳到了心縫里,瞬間紅了眼眶.

父母老了,是該子女盡孝的時候,都說養兒防老,單從字面上來解釋,兒子能做的確實比女兒多一些,宋喜想到宋元青,如果有一天他老到不能動的時候,她能不能像喬治笙一樣,說抱就抱?結果當然是不可能的,所以她很害怕宋元青會老,偏偏這個結果已經注定,只不過是個時間問題.

安頓好喬頂祥,喬治笙直起身,轉過頭,無意間一瞥,看到宋喜垂著視線,鼻尖有些紅.

別開臉,喬治笙對任麗娜說:"媽,我們走了,有什麼事兒打電話給我."

任麗娜道:"吃完飯再走吧?"

喬治笙說:"不吃了."

宋喜跟喬治笙一同出門,此時外面早已全黑,兩人坐上車,喬治笙發動車子,宋喜沉默片刻,終是開口道:"你也別太傷心難過了,人年紀大了是這樣,大家都會有這一天."

喬治笙不語,過了會兒,宋喜說:"你去哪兒?要是方便的話,把我放在海威,我自己開車回去."

喬治笙目視前方,聲音淡淡:"回家."

聞言,宋喜說:"荔枝還在你辦公室,我們順道去拿一下吧?"

喬治笙說:"你不是拿給我,就是自己想吃."

宋喜忙道:"不是,我怕給你打掃衛生的人以為你不要了,再給你丟掉."

頓了頓,她又補了一句:"畢竟袋子很原生態."

喬治笙沒說什麼,只是在前方拐彎處,調轉方向盤,開去海威方向.

快到地方的時候,喬治笙打了個電話,等車子停在路邊之際,已經有人站在那里等候,喬治笙降下半截車窗,宋喜看是熟面孔,故意扭頭看著另一邊,掩耳盜鈴.

拿到荔枝,喬治笙把袋子往宋喜腿上一放,宋喜心中說不出的開心,興許是心情表露在臉上,喬治笙又揶揄了一句:"你收禮就是為了自己,以後別打著我的旗號."

宋喜一抬頭,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:"醫院要知道我收禮是因為你,准不會對我怎麼樣."

說著,她忽然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,側頭看著喬治笙,宋喜道:"是你讓JM公司來聯系我們醫院的?"

雖然是問句,但宋喜心底已經篤定,不管他承不承認,這事兒准是他做的,這世上沒有這種巧合.

喬治笙目不斜視,口吻也很尋常的回道:"借你們醫院試試新藥."

聞言,宋喜忽然別開視線,不多時,輕聲說:"謝謝你."

喬治笙不以為意:"謝我什麼?"

宋喜說:"論文啊."

他說:"什麼論文?"

宋喜眼底劃過一抹促狹,緊接著淡笑:"沒什麼,一會兒回去,你還要吃飯嗎?"

喬治笙說:"我不靠光合作用."

他吃沒吃晚飯,她不是一直看著的嗎?

宋喜不跟他掰扯,順勢回道:"那晚上我煮山藥粥."

喬治笙等了數秒沒等到後續,不由得問:"沒了?"

宋喜拍了拍腿上袋子,"你還可以多吃點兒荔枝."

喬治笙無語,山藥粥配荔枝……半晌,他薄唇開啟,口吻不爽中透露著認真:"我不信佛."

宋喜忽然想到喬和尚,當即沒忍住,一咧嘴樂出聲來.

喬治笙本就惱火,她再坐在副駕上一笑,他故意板著一張臉,沉聲說:"過了這麼久,一點兒長進都沒有,看來你是真不介意你爸的仇家是誰."

話音落下,副駕處的宋喜果然不笑了.

喬治笙余光瞥見她的側面,她臉上沒什麼突兀表情,沉默片刻,不動聲色的說:"人在做天在看,是非對錯,早晚有一天會有個公道."

駕駛席處的喬治笙面無表情,薄唇開啟,聲音帶著幾分意味深長:"你信佛?"

宋喜很坦誠:"自己很無力的時候才信."

喬治笙唇角輕輕勾起,說了句宋喜一輩子都忘不掉的話.

他說:"亂世信佛,不如信魔."

宋喜心底咯噔一下,手臂上的汗毛都豎起來.

微垂著視線,她努力堅定的說:"我信邪不勝正."

喬治笙說:"那如果邪能救你爸,正只能讓你爸一直受委屈,你選哪一個?"

宋喜握著荔枝袋的手指,不著痕跡的輕輕收緊,喬治笙這話簡直直擊人心,如果有的選擇,人當然是希望向善的,可若是沒得選擇呢?若是一味地善良只能換來一味地委屈甚至是冤屈,那要善良有何用?

這世道太多逼不得已的人,選擇以惡制惡,不是善良的人變壞了,是人變壞才有可能維護心底僅存的那一抹善良.

她一直沉默,沉默好久,喬治笙見她是不打算回答了.

前方一個九十多秒的紅燈,喬治笙慢慢把車停下,點了根煙,他降下一小截車窗,抽了一口煙後,這才狀似無意的說道:"沒你想的那麼絕望,你也可以試著信我."

他說的沒錯,原本宋喜心底已經瀕臨絕望了,饒是宋元青這種位置的人,也會因為種種原因落得階下囚的地步,她還能相信什麼正義?

邪不勝正,自欺欺人罷了,可要她棄善從惡,好像她也跨不出這一步.

絕望之際,喬治笙說,你也可以試著信我.

這句話就像是一望無際的黑暗中,忽然有人舉著一具火把走來,她定睛一看,發現此人是喬治笙.

心中的觸動無以言表,宋喜只覺得自己喉嚨有些滾熱,有些緊致.

費了好大的勁兒,她才張開嘴,聲音很輕,卻毫不敷衍的回道:"我信你."

亂世信佛,不如信魔,與其信魔,不如信我……這是喬治笙想對宋喜說的話,宋喜感受到了.

他半根煙抽完,紅燈跳綠,宋喜還兀自感動之際,身旁傳來某人的聲音:"你最好到家之前再想出幾樣能吃的東西來,不然你會知道,這個世界總會有讓人絕望的事兒發生."

赤裸裸的威脅,宋喜卻無聲嗤笑,什麼玩意兒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