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5章 特殊待遇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跟丁慧琴一同離開院長辦公室,回心外的路上,丁慧琴嘴里還念叨著:"院長對你真不錯,連論文的選題方向都給你定好了,你只要按照這個路子寫,今年定職一定沒問題."

宋喜臉上帶著如常淡笑,心中卻想著喬治笙.

JM公司不會無緣無故找到協和,那批所謂的投入試用新器材,造價太高,高到天上掉餡兒餅,怎麼會有這種好事兒?反正她是不信的.

跟丁慧琴分開,回到辦公室,宋喜想了想,給喬治笙發了條短信,問他今天回家,還是她把東西送去海威.

短信發過去沒多久,喬治笙給她回了一條:公司.

宋喜還挺意外的,他平時都不給她發短信,一般都是打電話.

下班,宋喜去到海威,連續幾天跑來跑去,樓下前台都已經認識她了,今天見她出現在大門口,還沒等宋喜走過去,前台踩著高跟鞋迎出來,主動微笑著道:"您又來給喬總送外賣?"

宋喜微笑點頭.

前台說:"我帶您從這邊走,公共電梯有一部正在檢修,您還要等."

宋喜被帶到一處高級管理職員專用電梯,前台幫她刷了卡,電梯門打開,宋喜道謝,前台站在外面對她禮貌頷首,待到電梯門關上,宋喜這才收起僵硬的唇角.

都怪喬治笙,說她干嘛的不好,非說她是送外賣的,如果一次兩次倒也算了,如今連續幾天過來,大家看她的眼神分明透露著雞賊二字,別說別人不信,宋喜看著電梯壁中映照的自己,她也不信.

許是樓下前台跟樓上助理打了招呼,電梯門一打開,門口便有人迎接,同樣是分外客氣,滿臉笑容,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,兩人一起往總裁辦公室走,路上,助理說:"喬總還在開會,您在里面稍等一下."

宋喜應聲,助理親自給她開門,她一個人進到辦公室.

才剛在沙發上坐下不久,有人敲門進來,男助理端著托盤,上面有飲料還有點心,對宋喜說:"您還有什麼需要,隨時打招呼,我就在外面."

宋喜微笑:"謝謝,不用麻煩了."

助理走後,宋喜拿起飲料喝了一口,左右看看,這還是她來這幾次,第一次仔細打量屋中擺設,喬治笙真的很喜歡黑色,但凡能用黑色的東西,他絕對不會選擇其他顏色.

猶記得前兩天她買了套深藍色的四件套給他,起初他是拒絕的,後來她好話說盡,差點兒把嘴皮子磨破了,他才答應用.

只要有突破口就好,宋喜的下一步目標,是把他那屋黑漆漆的窗簾給換了,看著就壓抑.

一晃,宋喜已經等了十幾分鍾,喬治笙還不見回來,她閑著無聊,從大包中掏出一個鼓鼓的布袋子,袋子里面都是新鮮荔枝,有些上面還掛著嫩綠的葉子.

宋喜剝了一顆放進嘴里,好甜,夜城這邊根本買不到這麼甜這麼大顆的荔枝.

原本只想嘗一顆打發時間,結果一嘗便不可收拾,對面房門忽然被人推開,一點兒預兆都沒有,宋喜抬眼一看,是喬治笙跟幾名西裝革履的高層人士一同進來.

她沒找到垃圾桶,只在茶幾上墊了紙巾,此時紙巾上堆了小山似的荔枝殼,她十根青蔥手指抬在半空,上面沾著甜甜的荔枝水,雖然沒有什麼不雅舉動,但在喬治笙的房間里面肆無忌憚的吃荔枝,怎麼看都覺著不合時宜.

一時間,藏也沒法藏,扔也沒法扔,宋喜正遲疑著去看喬治笙的臉色,但見他漆黑的瞳孔只瞥了她一眼,很快便徑自別開,邁步往辦公桌方向走.

他身後的幾名高層看到房里還有一個人,先是本能的打量,緊接著咻咻咻的別開視線,當真做到了非禮勿視.

左邊十米左右,幾名高層在跟喬治笙彙報工作進程,宋喜越發覺著突兀尷尬,慢半拍抽了紙巾,擦擦手,然後起身往外.

喬治笙不著痕跡的瞥了她一眼,看到她放在沙發上的包,沒做聲.

宋喜是出門找助理求救,問垃圾桶在哪兒,助理說:"喬總不喜歡房里有垃圾桶,您要收拾什麼?我讓阿姨來做."

宋喜道:"不用了,里面還在聊工作,我想自己收."

助理必須應了宋喜的請求,再者說,喬治笙跟人在里面談正事兒,他允許宋喜進去,可沒允許其他人隨便出入.

總裁辦公室的房門關了又開,喬治笙對著前方,他看到宋喜拎著垃圾桶,輕手輕腳的走進來.

因為心虛,宋喜偷摸的往喬治笙那邊看,誰料他也在看她,兩人目光相對,宋喜做賊似的,立馬躲開.

"嗯,先這樣吧."

喬治笙坐在寬大皮椅上,聊工作時也跟平常一樣,不苟言笑.

幾名高層頷首,掉頭離開,正趕上宋喜拎著垃圾桶往外走,其中一個見狀,順勢抬起手說:"我幫您帶出去."

宋喜莫名的耳根子一紅,"不用麻煩……"

"別客氣."對方還是把垃圾桶接了.

宋喜微垂著視線,點頭道:"謝謝."

待到高層們離開辦公室,宋喜滿心只有一個念頭,快給她一個坑,她要躲進去,再找人把土填上,丟人丟到姥姥家了.

她在原地站著,一時半會兒無顏面對喬治笙,直到辦公桌那邊傳來某人冷淡淡的聲音:"下次用不用叫你給你准備點兒瓜子花生?"

一股血液直湧臉上,宋喜不用看也知道她此刻一定滿臉通紅,硬著頭皮走到茶幾旁,拿起仍舊剩下好多的荔枝袋,走到喬治笙的辦公桌前,把袋子放下.

"給你帶的,我就是嘗嘗."

喬治笙瞥了眼裝荔枝的袋子,眼底很快的閃過一抹狐疑:"你打哪兒弄來的?"

宋喜說:"我有個患者家屬,外地人,老家特產荔枝,給我帶了一袋,你嘗嘗,很好吃,夜城買不到這種荔枝."

喬治笙說:"原來是不是一滿袋?"

宋喜美眸微挑,"沒有,原來就是大半袋,我就吃了幾十個."

喬治笙說:"是自己吃不完才輪到我這兒."

語氣中帶著幾分不滿和挑釁.

宋喜說:"哪有?我冒著收受賄賂的危險收了一袋荔枝,就是想著帶來給你吃的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