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3章 她美她驕傲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蛋糕只吃了幾口,自然是沒碰到宋喜吃的那里,放下叉子,他看著對面的人問:"還要在這兒裝多久?"

宋喜熬了一晚上也想不到好的論題,一邊收拾東西,一邊道:"不裝了,走吧."

兩只貓在沙發上睡得很熟,宋喜將它們小心翼翼的裝進箱包,一前一後的背著,左手拎著裝資料的包,她彎下腰准備抱小狼狗,誰料小狼狗瘸著腿還跑挺快,一溜煙竄到喬治笙腿邊.

宋喜身上一大堆東西,待走到他身邊的時候,他很自然的拽過她的包,宋喜愣了一下,發現他是想幫她拿,趕緊說了聲謝謝,臉卻有些熱.

背著兩只貓,抱著一只狗,宋喜跟喬治笙一同出了包間,走到前台,喬治笙掏出錢包買單,宋喜沒跟他爭,明知道他也不差這點小錢.

老板坐在前台里面玩電腦,宋喜客氣的微笑:"謝謝老板."

老板本不想回頭,聽到這話,不得不抬起頭,笑著打哈哈,"不客氣,有空常來."

說著,目光落到喬治笙臉上,試探性的問:"這是你老公?"

此話一出,宋喜腦子嗡的一聲,暗道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,不敢也不好意思去看喬治笙的臉,宋喜幾乎是硬著頭皮點了點頭.

前台里面還有兩個年輕女孩子,聞言,皆是一臉羨嫉.

付完賬,喬治笙跟宋喜一前一後往外走,女店員感慨到直搖頭,"我第一次慶幸鮮花沒有插在牛糞上,不是說好看的都去傍大款了嗎?怎麼人家長這麼好看,老公還長這麼帥?!"

另外一個同樣的表情說:"怪不得我們找不到帥哥,老板也找不到美女,原來帥哥都跟美女結婚了."

老板是最紮心的,歎氣道:"我還白搭了兩塊兒蛋糕,一個果盤一個零食盤,熱臉貼冷屁股上了."

出了咖啡店,喬治笙往駕駛一側走,宋喜拉開副駕坐進去,她就知道剛才那事兒沒完,果然車門剛一關上,她系安全帶的時候,喬治笙的聲音傳來:"在外面跟人說什麼了?"

宋喜立即抬頭,明哲保身的回道:"我沒亂說話,之前老板有點兒搭訕的意思,我就說我已經結婚了."

她又不知道他會過來.

喬治笙目視前方,徑自發動車子,幾秒後忽然說了句:"這年頭不要臉的人太多,下回換個說法,說你不喜歡男的."

宋喜真沒想到喬治笙還有開玩笑的時候,當即沒忍住勾起唇角,出聲回道:"早些年我是這麼說過,直到後來有女生跟我表白,我就不敢再亂說了."

喬治笙帶著幾分挑釁的聲音問:"顯擺你男女通吃嗎?"

宋喜一本正經的口吻回道:"我從小就長得挺好看的."

喬治笙很輕的哼了一聲,明目張膽的損道:"沒見過你這麼大言不慚的."

宋喜說:"這我還故意謙虛了呢,其實我不是挺好看,是很好看."

喬治笙忍不住側頭看了她一眼,宋喜微垂著頭,摸著腿上的小狼狗,車內光線昏暗,不過這對他而言並無阻礙,他能清晰看到她的側臉弧度,飽滿的額頭,長長的睫毛,挺翹的鼻梁,豐滿的唇瓣,尖卻有肉的下巴.

他違心的問道:"你哪兒好看了?"

宋喜沒抬頭,口吻稀疏平常的回道:"從小到大沒有一個人說我長的難看."

喬治笙說:"不難看不代表好看."

宋喜還是那副自傲到他難以理解的口吻說:"個人審美不一樣,還有人覺著吳彥祖不帥呢."

喬治笙不冷不熱的接道:"是一般."

宋喜好懸一口氣憋死,這要是換第二個,她一定跟他拼了.

可這話是喬治笙說的,算了,拼不過只好原諒他了.

兩人回到翠城山,家里已經有電了,剛進家門,宋喜忽然想到什麼,主動對喬治笙說:"小狗亂咬東西,你知道怎麼治嗎?"

喬治笙說:"關籠子."

宋喜道:"它沒兩天就會恢複,到時候還要把它送回去的,買個籠子用不了多久,買小了又怕它不舒服."

喬治笙問:"你知道它是誰家丟的?往哪兒送?"

宋喜眼帶遲疑:"寵物店醫生說它品相不錯,估計是家養的,丟了一只狗,附近會貼尋狗啟示吧?"

喬治笙口吻淡淡:"想太多."

他換好拖鞋往里走,宋喜慢兩秒也緊隨其後:"對了,我要去買床單被罩,順道幫你挑幾套有助睡眠顏色的,你試著用一用?"

她是詢問的口吻,喬治笙沒回頭,邊往樓上走邊道:"什麼顏色?"

宋喜沒敢說粉紅色,先來一個比較緩和的顏色:"藍色."

喬治笙想都不想:"不要."

宋喜忙道:"不是天藍色,是深藍色,大海那種藍,低調,深沉,看著不突兀."

喬治笙不語,眼看著他已經跨到二樓緩台,宋喜道:"那我先給你挑一套,回來你先試試."

喬治笙沒拒絕,這就是同意了.

宋喜回到房間,貓貓狗狗都放下,各自找地方睡覺,她拿起茶幾上的幾本書,下樓又熱了一杯牛奶,敲響喬治笙的房門.

"進."

喬治笙剛洗完澡,坐在沙發上擦頭發,宋喜把牛奶放在他手邊,又把書放下,說:"這幾本書都適合睡前翻一翻,你看完了告訴我,我再給你換其他的."

喬治笙隨手翻開最上面的一本,竟然是短笑話大全.

抬眼看向宋喜,他出聲問:"你沒給我拿錯書?"

宋喜又是那副認真臉:"沒有,這個是我專門給你挑的,字數多我怕你看不下去,這里面是一千個小笑話,每個都很短,我看了前面幾頁,還挺搞笑的."

喬治笙說:"你讓我看完了去說相聲嗎?"

宋喜回道:"你自己開心就好啊,不用哄任何人高興,也不用任何人哄你高興,自娛自樂最靠譜了,還有什麼是比高興更高興的?"

開心就好,喬治笙忘了,究竟有多久沒人問過他是否開心,每個人在他面前都是笑臉相迎,可大家無外乎是想從他這里得到什麼,讓自己開心.

宋喜卻說,你開心就好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