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2章 都是套路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在秀麗河山,看到宋喜的車子定位也在這條街上,就在對面.她身邊最少有兩撥人跟著,他沒有那麼不放心,正常應酬,就是偶爾習慣性的看一眼手機,發現她始終在一個位置.

飯局結束已經快夜里十一點了,元寶負責後續安排,喬治笙則出門直奔對街,進了那家咖啡廳.

當他推開包間房門之際,本以為會看到正在休閑娛樂的宋喜,豈料他看到坐在桌邊,一手翻書,另一手正在揪頭發的宋喜.

宋喜也沒想到有人會不請自入,咻的轉頭,眼帶防備,當她看到喬治笙那張熟悉的面孔時,馬上神情一變,手指從頭發中抽走,緊接著起身說:"你忙完了?"

喬治笙走到桌邊一看,吃的都沒怎麼動,滿桌子鋪開的資料跟書籍,隨手拉過一把椅子坐下,他面色淡淡的說:"你要考什麼?"

宋喜也坐下,很輕的歎了口氣,道:"定職稱考試,要准備論文."

喬治笙很隨意的問:"你也會擔心考試?"

宋喜回道:"考試我不怕,關鍵寫論文就很麻煩了,以前有過的不能寫,必須要研究新課題新方向,我平時都在臨床,真搞不來學術這一套."

喬治笙說:"寫個新的不就得了?"

宋喜本就被論文磨得心焦,聽他云淡風輕的口吻,差一點兒就炸廟了,不過對上他那張冰山禁欲系的冷淡面孔,她的火還是老老實實的憋在心里,可嘴上還是不免抱怨:"哪有那麼多新課題好研究?更何況是我們公立醫院,一切都以'穩’為重中之重,說句不好聽的,不求有功,但求無過,什麼新的東西都要等到其他地方開始普及,確定萬無一失,我們才會開始投入."

喬治笙面不改色,淡淡的口吻道:"那還寫什麼?"

言外之意就是結果都定了,何必庸人自擾?

宋喜抿著好看的唇瓣,深吸一口氣,緊接著微笑著回道:"我想為人類醫學史做點兒貢獻."

瞧她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樣,喬治笙瞥了她一眼:"這兒沒別人,我也不會轉達給你們院長聽,用不著這麼虛偽."

宋喜臉上笑容依舊好看,不敢太諷刺,只敢試探性的帶著兩分挑釁的口吻回道:"想升職,想加薪."

喬治笙眼底滑過一抹意料之中,隨即不冷不熱的說:"都是滾滾紅塵里摸爬滾打的人,就別裝什麼不食人間煙火了."

他這話帶著幾分揶揄之意,宋喜卻不跟他正面死扛,反而拿起筆,認真的在本子上一通寫,喬治笙隨意瞄了一眼,發現她把他的話記下來了.

黑色的瞳孔中帶著警惕跟防備,喬治笙問:"干嘛?"

宋喜低頭,邊寫邊回:"我准備把這話拿給我們院長看看,沒准兒他跟我一樣,忽然就茅塞頓開,不用我也論文,也能給我升職加薪."

聞言,喬治笙心底說不出是生氣還是高興.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她不再跟他硬碰硬了,他猜得到原因,可卻奇異的受用.

宋喜拿起飲料喝了一口,瞥見盤中橙色蛋糕,她抬眼對喬治笙道:"這個蛋糕挺好吃,是橘子味兒的,你想吃嗎?我再幫你點一個."

意外的是,喬治笙沒說不吃,也沒指使她出去拿,而是抬起手,直接拿著旁邊的新勺子,在她沒碰過的蛋糕上,舀了一勺下來,放進嘴里.

宋喜見狀,心底莫名的就動了一下,有些不好意思,即便兩人一個吃頭一個吃尾,勺子用的也不是一個.

喬治笙吃了一口,應該是覺著不錯,所以整個盤子拿到自己面前,微垂著視線吃起來.

他進門後也沒說要走,宋喜又不好意思直勾勾的盯著他吃東西,只好別開視線,拿起書本繼續看.

中途小狼狗走到喬治笙腳邊,鼻子湊近他的褲管,聞了聞,然後原地蜷起來,明明是狗,卻像貓一樣撒嬌.

喬治笙隨手拿起一顆草莓,彎腰喂給它,它聞了聞,沒吃,喬治笙又把草莓放回盤中,過了會兒,他語氣很淡的說道:"別假模假式的裝好學生,寫不出來就說寫不出來."

說著,果盤往她面前一擺,"吃光,補補腦子."

宋喜當即抬頭回道:"我看見你喂狗了."

狗不吃的東西,回頭推給她吃,他心眼兒是有多壞?

看到她眼中的敢怒不敢言,喬治笙當場回道:"你也給我和狗吃一樣的東西,我說什麼了?"

想到昨晚的疙瘩湯,宋喜一時語塞,頓了頓才道:"你們又不是一個碗."

喬治笙冷眼瞧著她,宋喜悻悻的別開視線,伸手拿了顆車厘子吃.

喬治笙說:"吃草莓."

宋喜看到草莓還剩下兩顆,但她記不得哪一顆是他給狗吃過的,所以搖搖頭,"不用了,我吃別的就行."

喬治笙說:"別客氣,我買單."

宋喜還是搖頭,"你別客氣,你吃,我買單."

他又用眼神威脅她,宋喜想著這次不能退縮,不然以後他都敢威脅她吃狗糧.

想著,她忽然抬手把兩顆草莓拿起來,在桌下倒了幾回手,又把兩只手都放在桌上,看著他道:"你先選."

喬治笙瞄了眼她兩只虛握的拳頭,面不改色,淡淡道:"右邊."

聞言,宋喜止不住心底一喜,馬上攤開掌心,把草莓遞給他.

喬治笙不接,眼底很快的劃過一抹促狹,薄唇開啟,出聲道:"你吃."

宋喜有些急,"你選的."

喬治笙說:"你又沒說誰選的誰吃."

他剛才不過隨便試探一下,當他選中右手的時候,宋喜分明是得意洋洋.

被他噎了一下,宋喜也怪自己沒說清楚,微垂著視線,她遲疑著到底要不要吃.

喬治笙坐在對面,慢條斯理的吃著蛋糕,眼皮都沒抬一下,嘴上說著:"做人,願賭就要服輸."

宋喜臉上笑嘻嘻,心底媽賣批.沒想到他這麼老奸巨猾,她還以為他難得的好心情,肯跟她講這麼多話,感情都是套路!

吃就吃,買個教訓.

余光瞥見宋喜把草莓放進嘴里,喬治笙眼底終于流露出一抹笑意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