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0章 承認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點點頭,宋喜在沙發上落座,喬治笙繼續講電話,通程英文交流,宋喜的英語是過了六級的,但她實際水平不止如此,她聽到喬治笙跟對方的對話中出現了與醫療行業相關的東西,畢竟是自己的老本行,原本無意聽他講話,可這會兒不自覺的也仔細聽了聽.

幾分鍾後,喬治笙講完電話,抬手掛斷.

宋喜拿著保溫杯和便當盒,起身走至辦公桌前,保溫杯的蓋子幫他擰開,杯口冒出嫋嫋熱氣,便當盒打開,里面是剝好的橘子,切好的蘋果跟梨.

喬治笙低頭看文件,很隨意的問了句:"我剛才說話,你都聽見了?"

宋喜'嗯’了一聲:"你要跟國外引進新藥和新器材?"

見她聽得懂,喬治笙這才拿起桌上的一份資料,遞給她道:"你看看."

宋喜接過來,低頭一看,全英文的資料,她像是看中文一樣,一目十行,緊接著說:"這種藥是國外剛剛開發出來的新藥,四月才宣布研制成功,可目前國外還沒有大批投入使用,屬于檢測期."

喬治笙說:"心髒類用藥,我猜你會懂一些,現在國外的JM公司想跟海威合作,但我不確定這種新藥的療效,或者說是副作用."

宋喜道:"我也是前陣子看醫學新聞才知道這種新藥,據我所知,國內還沒有任何一家公立醫院引進使用,你可以查一下有沒有私立醫院的使用後效."

說著,她翻開資料第二頁,看了會兒說:"新器材倒是很好,要不是價格太高,協和也會引進,你們又不缺錢,長甯以後面對的也是部分高消費人群,我建議你可以快一點兒下單,據說年底國外那邊會提高器材出口稅率."

喬治笙俊美的面孔上透露著一貫的冷靜,讓別人猜不出心中所想.

宋喜把保溫杯遞過去,說:"趁熱喝,涼了藥效不好."

喬治笙接過去,許是今天在想事情的緣故,沒細看就喝了,可才喝了一口,馬上忍不住眉頭一蹙,宋喜趕緊問:"怎麼了?"

喬治笙說:"你沒放糖嗎?"

宋喜說:"沒有……"

說完,她緊接著補了一句:"哦,今天的湯里放了一些甘草,會有一點點苦味兒,但是很淡,我以為你吃不出來."

最後一句,她聲音很小,幾乎是嘀咕.

怕他撂挑子不喝,宋喜把便當盒遞過去,"吃塊兒蘋果,蘋果很甜."

喬治笙最怕苦,一點點苦味兒都會讓他心情不好,拿起旁邊的小叉子,他插了塊兒蘋果放進嘴里.

宋喜不願在這兒多待,出聲問:"昨天的保溫杯和碗呢?我帶回去."

喬治笙稍一偏頭,宋喜順著他的視線看去,不遠處的架子上放著一個袋子.

邁步走過去,拿起袋子一看,里面是洗好的保溫杯和碗,還有一個點心盒.

這只點心盒跟昨天的不一樣,但看感覺,是同一家的.

眼底很快閃過一抹遲疑,宋喜轉頭,看著座椅上正在吃水果的喬治笙說:"里面還有其他東西."

喬治笙目不斜視,淡淡道:"都拿回去吧."

宋喜拎著袋子,已經准備要走了,可是經過辦公桌前,她還是忍不住,側頭看向喬治笙,微笑著道:"對了,謝謝你送我生日蛋糕."

喬治笙咀嚼的動作略微一頓,宋喜也跟著提心吊膽,三四秒後,喬治笙面色無異的回道:"都過去這麼久了,現在說謝是不是晚了點兒?"

原來真的是他!

宋喜一時間難以形容是驚訝還是驚喜,強忍著內心的複雜情緒,她面上不動聲色,微笑著道:"當時你做好事兒沒留名,我還問了好久."

喬治笙眼皮一掀,看不出是高興還是不高興的說:"那你怎麼沒來問我?是從沒想過我也會做好事兒?"

他一針見血的說出宋喜的真實想法,宋喜笑容有刹那間的尷尬,不過很快便出聲回道:"你太忙了,我沒想到你會注意到這種小事兒."

喬治笙面色淡淡:"我是沒注意到,元寶送的."

如果宋喜不是單獨收到元寶送來的蛋糕,保不齊真的會這麼認為,可偏偏元寶單獨送了,所以那只沒有署名的蛋糕,只能是喬治笙自己的意思.

宋喜終于見識到嘴硬心軟的人可以達到什麼樣雞婆的地步,明明好事兒都做了,偏偏就是死鴨子嘴硬不承認.

好吧,他不想承認她也不逼他,關鍵還是不敢逼他.

笑容依舊,宋喜道:"我還是記你的情,你好好吃水果,湯一定要都喝完,保溫杯和便當盒我改天有空來拿,你忙著,我走了."

她轉身離開,喬治笙一直固執的低著頭不看她,直等她離開辦公室,他才好像很輕微的放松了一下身體.

她怎麼知道蛋糕是他送的?這事兒元寶都不知道,按理說也不可能有人告訴她,當初訂蛋糕是他臨時起意,只吩咐助理去訂……助理?

喬治笙眼底劃過一抹狐疑,蛋糕的事兒,只有他跟助理知道,不是他說的,那就只能是助理.

剛要把助理叫進來,可轉念一想,助理只負責訂蛋糕,叫人把蛋糕送去心外,都不知道送給誰,又怎麼會去宋喜面前說三道四?

而且就算助理知道,他也斷不敢亂說.

喬治笙腦子飛快轉著,幾乎排除了所有可能,就是想不到宋喜是怎麼猜到的.

如果他知道,他算無遺漏,卻獨獨不曉得這世上有一種'神算子’叫吃貨,喬治笙一定會被氣個半死.

可能這就是所謂的天網恢恢,疏而不漏吧.

拿起保溫杯,喬治笙打算長痛不如短痛,一口氣全喝了,可某然一個瞬間,他盯著手中的保溫杯看,發現黑色的保溫杯上,白色的噴漆,赫然寫著smile的字樣.

腦海中浮現出宋喜的笑臉,以及她昨晚那句讓他想了很久的'喳’,心里莫名其妙的就有些高興,想笑.

把寫有smile的那面轉過去,喬治笙一口氣把湯全喝了,苦味兒讓他高興不起來,他馬上又插了幾塊兒梨子放進嘴里.

"不能分梨!"

耳邊冒出宋喜的聲音,喬治笙很輕的哼了一聲,嘴里苦味兒淡去,他又有些控制不住的小高興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