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8章 他還是挺好說話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車內光線不足,宋喜沒看到喬治笙臉上很細微的表情變化,那是被她搞到一刹那的不知所措,心底說不上是高興還是什麼.

抿著好看的薄唇,他愣是過了幾秒才道:"溜須拍馬這套沒有用,我又不會給你錢."

宋喜帶著一絲笑意的聲音回道:"我不用你給錢,你別生氣就行了."

別生氣就行了……

喬治笙又覺著心底異樣,身上起了一層很細密的雞皮疙瘩,興許是沒有人有機會在他面前撒嬌,所以他對這方面的抵抗力有些弱.

還是那句話,明知道她在討好,可他就是控制不住的受用.

目視前方,喬治笙一邊開車一邊道:"給你車,不是讓你炫技用的,有能力把我的人甩掉,你保證可以甩掉暗中准備害你的人嗎?"

聞言,宋喜說:"我看是佟昊,所以第一時間打給你,怕萬一他看到我回翠城山,知道我們兩個的關系,給你添麻煩."

喬治笙不語,兩人都心知肚明,這段關系于他而言,是半屈辱的存在,所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.

回到翠城山,宋喜抱著小狗下車,喬治笙緊隨其後,兩人一起往門口走,他忽然說了句宋喜有陣子都沒聽到的話,"我餓了."

她側頭看向他,"你晚上沒吃飯嗎?"

不提這個還好,提起喬治笙就來氣,陰測測的看了她一眼:"你說呢?"

宋喜暗道她怎麼知道?可轉念一想……她問:"你吃飯中途出來的?"

喬治笙不語,算是默認.

宋喜頓感愧疚,趕忙回道:"我給你做疙瘩湯."

進了家門,宋喜抱著狗脫鞋,她的鞋子是綁帶的,不方便,側身面向喬治笙,她說:"你幫我抱一下行嗎?"

喬治笙沒接,眼底帶著三分嫌棄,"放地上."

宋喜說:"它腿壞了."

喬治笙說:"他四條腿,壞一個還有三個,你以為它是你?"

宋喜不敢翻臉,小幅度的癟癟嘴,彎腰把小狗放在地上.它在她懷里睡得好好的,放在地上的瞬間,馬上睜開眼,再過兩秒,顫顫巍巍的站起來,四條小黃腿,左前一只綁著白色紗布,看起來又可憐又萌.

宋喜擔心它走不好路,可它一顛一顛走的比她還快.

無形中的打臉最致命,宋喜忽然想到七喜得抑郁症的那次,喬治笙就說是被她影響的,果然七條一來,它歡的跟什麼似的.

看來以後跟貓貓狗狗有關的事兒,她別跟他犟,他是專家.

換了拖鞋,宋喜直奔廚房,喬治笙邁步往二樓走,小狼狗跟在他腳邊,費力的也想爬上去.

他想到七條它們小的時候,一個個也都跟腳邊這個一樣.

宋喜做了一大碗的疙瘩湯,豪華版,柿子炝鍋,里面有窩好的荷包蛋,有火腿青菜,她今天又大顯身手的加了一些蝦仁提鮮.

想到提鮮二字,宋喜自己都覺著自己了不得,簡直開竅了嘛,韓春萌平時才說這話,她以前在做飯這方面都是出了名的爛泥扶不上牆.

喬治笙洗完澡坐在客廳看電視,宋喜把大碗端到飯廳,叫他過來吃東西.

喬治笙一起身,腳邊趴著的小狼狗馬上屁顛屁顛的跟著跑過來,宋喜見狀,勾起唇角道:"它喜歡你."

喬治笙面色淡淡,口吻如常:"喜歡我的多了."

宋喜如鯁在喉,這話真難接,他是不是對自己有什麼誤會?

喬治笙往椅子上一坐,低頭看了眼面前的大碗,今兒她又多加東西了.

宋喜彎腰抱起小狗,跟喬治笙打招呼:"我去喂喂它."

廚房,宋喜手中拿著一個小碗,用勺子邊攪邊吹,碗里是跟喬治笙一模一樣的疙瘩湯豪華版,她特地留了一些給小狼狗.

吹的差不多了,宋喜把碗放到地上,小狼狗湊上前,聞了幾秒,隨即用舌頭舔著上層的火腿,沒有拒食.

喬治笙坐在外面,也就是某個瞬間,靈光乍現,他想宋喜會給狗喂什麼?

站起身,邁步走向廚房,乍一看廚房沒人,仔細一瞧,順著桌子下的空隙,他看到宋喜蹲在櫃門邊.

故意收起腳步聲,喬治笙站在宋喜身後,瞥見小狗正在吃的東西,目光一沉,數秒過後,沉聲道:"你給我做的狗食?"

宋喜完全沒聽到身後有人走進來,更何況這聲音就在背後很近的距離傳來,最近她落下了疑神疑鬼和一驚一乍的毛病,聞聲,當即嚇得渾身一抖,本能的轉過頭.

當看到喬治笙站在身後一步遠的位置,宋喜更是驚慌,連忙站起身,卻因為起猛了,一個沒站穩,身體傾斜,眼看著一腳要踩到碗上……

喬治笙反應很快,當即伸手拉了她一把,宋喜反手扣著喬治笙的手臂,他一收手,幾乎把她虛抱在懷里.

宋喜余驚未退,加之動作幅度過大,臉上充血,通紅通紅.

喬治笙見她緊緊地扒著自己手臂,一秒,兩秒,三秒……

到底是宋喜自己回神,察覺此時她正緊緊拉著喬治笙,一邊紅著臉,她一邊往後退,嘴里念叨著:"謝謝."

喬治笙不動聲色:"想毀尸滅跡?"

宋喜很尷尬,"沒有…"

他又說:"給我跟狗吃一樣的東西…你很可以."

宋喜忙道:"不是給你吃狗食,是讓它沾你的光,嘗嘗你吃的東西."

喬治笙道:"又不是什麼好東西."

宋喜的臉還是很紅,興許是腦子短路了,所以笑著點頭:"是啊,你們都好養活."

說完她就後悔了,果然再看喬治笙的臉色,更差了.

宋喜馬上滿臉賠笑,"哈,我又說錯話了……對不起,你別生我氣,我最近腦子有些不正常."

做人嘛,就要能屈能伸,有時候更要實話實說.

宋喜這個坦白從寬的認錯態度還是很好的,喬治笙看了她幾秒,到底是沒發飆,只橫了她一眼,轉身往外走.

看著他的背影,宋喜長呼一口氣,伴君如伴虎,簡直是險象環生.

晚一點兒的時候,喬治笙在房間里看書,房門被敲響,伴著熟悉的聲音:"你睡了嗎?"

喬治笙抬起頭,又垂下視線,"進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