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7章 試探他的脾氣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身上的冷意和怒意都太過明顯,宋喜往他身前一站,柔柔弱弱跟小媳婦似的,男醫生也跟著害怕,可還是硬著頭皮替宋喜講話:"路邊小狗沖出來,腿受傷了,她是著急送小狗過來看病."

喬治笙瞥了眼床上的小狼狗,隨即視線重新移到宋喜臉上,沉聲道:"狗腿受傷,我還以為你的腿怎麼了."

這話著實不好聽,還是在外人面前說的,宋喜以為自己會特別生氣,可一瞬間,她仿佛get到喬治笙為何會如此生氣,或者換句話講,他為何會突然匆匆出現在這里.

臉色稍微有些紅,宋喜抬眼看向喬治笙,眼神帶著一絲怯意,小聲道:"對不起."

萬語千言,抵不過她的柔順,喬治笙一腔怒火,仿佛瞬間回歸到風平浪靜的狀態,快到他自己都覺著不可思議.

男醫生打量兩人面色,適時說道:"虛驚一場,人沒事兒就最好."

宋喜不敢跟喬治笙說話,怕在外面點了他的炮筒子,到時候難堪的是她.

轉過身,她看向床上的小狼狗,問醫生:"它怎麼樣?"

醫生回道:"骨頭沒斷,應該是挫傷,我給它固定一下,你搭把手."

宋喜每天給人看病,還從來沒給狗看過,雖然嘴上應著,可一時間還是有些緊張,更何況小狗急了,張著嘴總要亂咬人的樣子,她怯怯的不敢伸手.

正心急之際,一雙乾淨修長的大手伸過來,一只捏住小狼狗的嘴,另一只握住它的爪子,手法霸道中透露著嫻熟,就連醫生都忍不住贊道:"就這樣,一分鍾,我很快就好."

宋喜看了眼身旁的喬治笙,他垂著視線,像是冰雕一樣精致的面孔,好看,卻很冷.

雖然他進門就火她,可他在擔心她的安危;雖然他捏著小狗的動作並不溫柔,可他是為了它好.

有那麼個瞬間,宋喜覺著,其實喬治笙是暖的,只不過他的暖從來都不會表現在嘴巴上.

宋喜自己都沒發覺她看了他很久,喬治笙垂目睨著小狗,目不斜視,薄唇開啟,冷淡的問:"看什麼?"

聞言,宋喜慢半拍回神,趕緊別開視線,心跳亂了幾拍,一時間啞口無言.

男醫生想當然的以為兩人是情侶關系,一邊給小狗包紮,一邊道:"女人是這樣了,該心細的時候偏偏心大,我老婆前幾天去外地參加同學聚會,我給她打電話,她關機,一關就是一整天,嚇得我差點兒要報警,結果後來輾轉聯系上,她說手機沒電忘了沖,我簡直不能理解,這是壓根兒沒把我放在心上,也不想我會不會擔心她."

喬治笙跟宋喜皆是不語,兩人都一眨不眨的看著被纏紗布的小狼狗,不知道的還以為它長得有多好看.

男醫生自顧自的說:"都說男人心粗,那要看對誰了,對自己老婆和女朋友,走一步,我們都得惦記著."

用剪子將紗布最後一段剪開,在小狼狗爪子上打了個漂亮的蝴蝶結,男醫生抬起頭,對宋喜說:"這次是你的錯,回去好好跟你男朋友道歉認錯."

說完,他又摸了摸小狼狗,"好了,休息個三五天就沒事兒了."

喬治笙松開捏著小狼狗的手,它現在也老實了,一聲不吭的趴在床上,宋喜垂著頭,耳根子通紅,只想干點兒什麼轉移注意力.

她輕手輕腳的抱起小狗,喬治笙掏出錢包,問:"多少錢?"

男醫生回道:"沒關系,不用了,你女朋友也是做好事兒嘛."

喬治笙依舊面無表情著一張臉,看著像是生氣,其實眼底的怒意早就消了.

宋喜對男醫生道謝,跟著喬治笙一起往外走,中途喬治笙手機響了,他接了個電話,宋喜只聽得他說:"找到了,我們在一起,"

聞言,宋喜心底更為尷尬,尷尬中還莫名的帶著一絲心虛和懊惱.

待到喬治笙掛斷電話,她硬著頭皮說道:"我當時太著急了,忘記在跟你講電話,後來也沒聽見."

喬治笙不理她,兀自往街邊走,宋喜的車停在路邊,喬治笙的車停在前面兩米處,她以為他會氣得直接甩臉子走人,沒料他站在白色豐田吉普車旁,轉頭對她道:"鑰匙."

宋喜一手托著小狗,乖乖的把車鑰匙從包里翻出來遞給他.

喬治笙開車門坐進駕駛席,宋喜想了想,繞到副駕那邊.

剛打開車門,她就看到掉在副駕下面的手機,手機上還插著耳機,怪不得喬治笙說打電話給她,她完全沒聽到.

她是個勇于認錯的人,自己的鍋就自己背,喬治笙發動車子沒多久,宋喜就主動說:"這次是我的錯,下次不會了."

喬治笙依舊不出聲,宋喜垂著頭,摸著腿上的小狗,車上很暗,它閉著眼睛,小小的身子又軟又熱.

宋喜道:"原來這個是德牧小時候的樣子,長大了就是七條,好神奇."

喬治笙不語.

宋喜說:"你家里面養那麼多狗,它們小時候你都見過吧?跟這只長得一樣嗎?"

這麼明目張膽的搭訕,喬治笙心底的怒氣越來越淡,卻忍著不搭理她.

"我不懂狗,寵物店的醫生說它品相還不錯,你是行家,你幫我看看."

她已經側頭看向他了,喬治笙憋了半天,終于不冷不熱的回道:"又不是你的."

宋喜見他可算開了金口,忙不著痕跡的附和:"別人的也可以看嘛,你看它到底怎麼樣?"

如果小狼狗沒受傷,宋喜恨不能把它舉起來遞到喬治笙面前.

喬治笙知道她在故意撩他,本不應該上套,可他還是沒忍住,不以為意的回了句:"湊合吧."

宋喜勾起唇角:"你說湊合,那就是正經不錯了."

喬治笙聽出她話語中的美意,言語中不由得帶了幾分挑釁:"干嘛?品相不錯,你想據為己有?"

宋喜很隨意的回道:"不是,我是覺得自己很厲害,隨便一撿,也能撿個品種品相都不錯的狗."

喬治笙生生被她氣到嗤笑,她怎麼好意思說?

正想著,宋喜忽然自顧自的嘀咕道:"也可能不是因為我,只是它希望通過我來見你一面."

側頭看向喬治笙,宋喜彎著眼睛,笑著打趣:"看你面子多大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