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6章 惹事兒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可是特別記仇的主,佟昊之前是怎麼對她的,她沒忘,別的不說,她不承認他帥總可以吧?

跟韓春萌坐下等顧東旭,中途宋喜靈機一動,忽然想明白,為什麼佟昊會恰好出現在這兒,難不成是他在負責她的安全?可他應該不會這麼閑才對,搞不懂.

這個問題終于在晚上散局,宋喜要回家時得到了印證,她在前面開車,等紅燈的時候,無意中從後視鏡中看到後面車輛搭出來的半截手臂,臉她沒看到,可她認出那是佟昊的腕表.

果然是他.

宋喜眼球一轉,第一反應就是喬治笙知不知道這事兒,戴上耳機,她撥通喬治笙的電話號碼.

電話打過去,響了半天他都沒接,眼看著紅燈即將跳綠,宋喜沒有別的辦法,待到轉綠的那一刹那,她一腳油門踩下去,吉普車馬力十足,第一個沖出去.

想必佟昊也沒料到她突然加速,愣是慢了兩三秒才回神開始追.

宋喜坐在駕駛席,表情淡定,堪稱老神在在,飆車于她而言,就像是做手術,迄今為止,只有她覺得有挑戰的手術,還沒有她一打眼就覺著做不了的手術.

賽車上的對手亦是如此,只有讓宋喜覺著有意思的,比如之前元寶就差一點兒追上她,不過差一點兒就是差一點兒,結果無差別.

常景樂就更不行,開蘭博基尼追不上卡宴還罵街.

這回輪到佟昊,宋喜一邊想甩開他,一邊又想撒撒野,散散心,陪他玩兒玩兒唄.

兩人你追我趕,中間始終隔著一段距離,宋喜跑上高架路的時候,喬治笙的電話也恰好打過來.

電話接通,他'喂’了一聲,宋喜開門見山:"是你讓佟昊跟著我的嗎?"

喬治笙那邊明顯的停頓,宋喜立即猜中喬治笙並不知道.

她馬上說:"沒事兒,我甩開他再回去."

喬治笙問:"你在哪兒?"

前方正好有指示牌,宋喜說了下路標,喬治笙無語片刻,沉聲道:"看路,開車還講電話."

宋喜一時間沒聽出這話哪里似曾相識,還輕笑著回道:"沒事兒,我戴著耳機."

喬治笙說:"我給他打電話,叫他別追你,你從下個路口下高速."

宋喜應聲:"好."

佟昊原本在身後跟得挺緊,喬治笙掛斷電話後,也就半分鍾的功夫,宋喜從倒車鏡中看到後面車輛慢慢減速,兩輛車的距離越拉越遠.

往前開了一段路,前方指示高速出口,宋喜順著岔路往回開,沒人在後面追她,她車速並不快,余光瞥見副駕上的手機屏幕亮起,上面顯示一個'S’,宋喜一邊去拿手機,一邊往前看.

前面很長一段路都沒有車輛,宋喜短暫掉以輕心,插上一只耳機,接通電話:"喂?"

喬治笙說:"你在…"

話才說一半,忽然聽到手機里面傳來宋喜的一聲尖叫,愣了三秒,喬治笙叫道:"宋喜."

里面沒人應,他又叫了一句:"宋喜?"

宋喜一腳刹車踩到死,本能的扔下手機,打開危險燈後,推開車門往下跑,繞到車前,她蹲下去一看,借著路邊的黃色路燈,她看到車子下面蜷著的一小團黑色東西.

剛剛她在接電話的時候,就那麼一兩秒的晃神,從旁邊道路上沖出一只不知是貓還是狗的小動物,她來不及閃躲,只能臨時踩刹車.

從來沒經曆過這種意外,宋喜也很害怕,怕傷到小動物.

單膝跪地,宋喜把頭垂得很低,看了半天,發現不是貓,而是一只小狗,只比小臂長一點點,黑乎乎的一團.

不知道小狗受傷沒,宋喜第一反應就是去看它周邊沒有有血跡,好在沒看到地上有深色痕跡.

"嘖嘖,嘖嘖."宋喜想把小狗逗出來,可小狗一動不動的趴在車子靠中間的位置,不好在路上停太久,以免後面來車會很麻煩,沒轍,宋喜只能從側面跪下,匍匐著身體,伸出手臂摸到它,把它輕輕拽出來.

"嗷~嗷~"

小狗很害怕,一直在哆嗦,宋喜把它拽到邊上,雙手抱起來.

小狗黑黃,臉上跟剛偷完煤似的,宋喜對狗不是很了解,認識的品種也不多,看不出這是家狗還是野狗,就看出它左前抓一直在發顫,應該是受傷了.

眼下天已經全黑,她不能把它放在一邊不管,短暫的遲疑過後,宋喜把它抱上車,放在副駕,往市區里面開.

一路開去熟悉的寵物醫院,宋喜抱著小狗下車,男醫生看到她進來,先是打招呼,緊接著看到她懷里的小狗,問:"欸?你養狗了?"

宋喜回道:"不是我養的,我開車,它從路旁沖出來,好像是傷著前爪了,你幫它看看."

男醫生把小狗放在床上,給它檢查,小狗一直在瑟瑟發抖,特別害怕的樣子.

男醫生嘴里叨咕:"你是德牧,德牧就該有個德牧的樣子,哆嗦什麼?"

宋喜想到喬家老宅里面的幾條大狗,問:"這是德牧?"

男醫生'嗯’了一聲:"看著品相還挺不錯."

宋喜說:"沒想到它能長那麼大."

男醫生笑:"你看熊貓下生的時候多大?跟耗子似的,後來還不是可以長個一兩百斤?"

宋喜聞言,也是忍俊不禁,兩人正跟屋里說話,忽然身後房門被人推開,宋喜背對著門口,沒聽見也沒回身,男醫生倒是抬起頭,出聲問:"您好,有什麼可以幫您的嗎?"

宋喜還是沒轉頭,專心在看小狼狗.

忽然身後傳來再熟悉不過的聲音,冰冷中夾雜著難掩的怒意:"你手機呢?"

宋喜聞言,幾乎是本能的轉過身,當她看到身後不遠處的喬治笙時,更是滿臉驚詫.

頓了頓,她問:"你怎麼來了?"

喬治笙冷著臉,薄唇開啟,還是那句話:"我問你,你手機呢?"

手機?

宋喜眨了眨眼,"好像在車上."

他強忍著怒意:"我給你打電話,為什麼不接?"

宋喜真是有些嚇壞了,因為喬治笙一般都是直接冷著她,很少有這麼面對面質問的時候.

臉上帶著明顯的失措,宋喜小聲回道:"我沒聽見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