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3章 沒讓她空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推門而入,辦公室太大,她走出幾十步才看見人,喬治笙坐在黑色的辦公桌後,低著頭看文件.

走到桌邊,她默不作聲的打開背包,從里面拿出保溫杯,不小的一個水晶碗.

把東西放下,宋喜拉上包鏈,這就准備走,喬治笙終于舍得抬起頭,看著她道:"不高興?"

宋喜面色坦然,"沒有."

他問:"為什麼不說話?"

宋喜回道:"怕打擾你工作."

喬治笙打量她那張精致明豔的面孔,隨即視線一垂,落在保溫杯上,伸手拿過來,擰開蓋子,發現不是紅棗湯.

"這是什麼?"他問.

宋喜道:"山藥蓮子湯."

喬治笙說:"我不吃藥."

宋喜道:"山藥不是藥."

他看了她一眼,宋喜神情認真,"山藥可供藥用,但它主要還屬于可食用蔬菜,蓮子是清熱去火,滋養補虛的."

她就差加一句,我真的不會毒死你,雖然剛剛在進門的路上,她的確有過這樣的念頭.

"你嘗嘗,我放了冰糖,是甜味兒的,不苦."

每次吃藥,宋喜就沒有不哄的時候,喬治笙坐在寬大皮椅中,神色帶著防備,試探性的喝了一點點.

她盯著他的表情看,"怎麼樣?"

喬治笙沒回答,舉杯的動作稍稍提高一些,用實際行動回應,還行.

宋喜暗自松了口氣,忽然慶幸,幸好她當年沒有學兒科,這要是當了兒科醫生,她的耐性會被磨成粉.

趁熱打鐵,她把水晶碗上的保鮮膜撕開,把碗遞過去,"吃點兒水果."

喬治笙看了一眼,今天的水果也跟昨天不同,換了桑葚,橘子,還有一顆顆剝好的蓮子.

宋喜說:"橘子吃不完你可以放在一邊,聞著味道,心情也會好一些."

喬治笙道:"誰說我心情不好了?"

宋喜唇角一勾,笑得那叫一個好看,"那就祝你心情更好."

她算是想開了,才不跟他生氣,以後無論他說什麼,她就順著來,反正他喜歡順著.

果然,喬治笙這頭順毛驢,馬上被撫平了逆毛,沒再說別的.

保溫杯不算太大,里面又都是湯,喬治笙幾口喝完,正拿起橘子要吃,宋喜手機響起,是韓春萌打來的.

宋喜看向喬治笙,"那你忙,我先走了."

喬治笙面色淡淡,眼睛都沒抬,徑自道:"把那邊桌上東西帶走."

宋喜有些詫異,轉頭去看,不遠處的茶幾上,放著一個十二寸大小的糕點盒,喬治笙說:"別人送來的,我不愛吃,你拿走吧."

宋喜眨了眨眼,下意識的回道:"不用了,我待會兒也要出去吃飯."

喬治笙眼皮一掀,語氣不變的道:"那就'麻煩’你順道帶出去,扔掉."

兩人四目相對,幾乎是一瞬間,宋喜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.

他要給她,她怎麼能逆著來呢,口誤口誤,都說好了要順著的.

唇角一咧,宋喜眼睛晶亮的說:"扔掉可惜了,還是給我吧,晚上我們吃完飯去看電影,可以當甜點."

說完,她乖巧的轉身走至茶幾旁,拎起盒子,再次對喬治笙打招呼,"我走了,水果你要多吃點兒."

喬治笙已經低下頭,慣常的沒有理會.

從喬治笙辦公室出來,宋喜乘電梯下樓,樓上好幾個高助都看到她進出,待人走後,湊到一起小聲八卦.

"誰啊?"

"老板說是送外賣的."

"神經,你看她哪兒像送外賣的?"

"我當然知道她不是送外賣的,我是說外賣是她自己!"

另一個眼皮一挑,納悶道:"我看了,進去三分五十二秒,脫衣服都來不及……"

另外幾個馬上眼睛一瞪,一副你敢說老板壞話,你死定了的樣子,嚇得男助理趕忙改口說:"老板說送外賣,那就是送外賣的,老板點外賣,送餐的自然不是普通人,你們都想什麼呢?散了散了."

能坐到這個位置上的人,都是人中精華,簡稱人精.幾個人精全都發現,宋喜來時包里面裝著東西,但沒有那麼鼓,可走的時候,包包明顯更大了.

沒見過哪個送外賣的,來去都不空手,走時比來時還'富裕’,其中只有喬治笙的一助猜中了,因為點心是他訂的,當然,是喬治笙吩咐的.

當時他還納悶兒,老板好端端的讓訂什麼點心,這個'送外賣’的一到,果然.

宋喜拎著包從海威集團大門口出來,直奔停車位置,她沒看到身後另外一輛車緩緩開到門口停下,是元寶.

元寶看見宋喜,心底有些輕詫,暗道她怎麼來了?

一路上樓,他進喬治笙的辦公室不用特地打招呼,基本就是敲兩聲門就進,邊走邊道:"我剛剛在樓下看到宋喜,她是來找你嗎?"

他本是很隨意的一句,結果走近之後才發現,某直男的辦公桌上,竟然出現了保溫杯和水果碗.

對,不是果盤,是果碗.

元寶最厲害的一點,就是心思特別細,他在翠城山那邊吃過飯,當時在那邊也看到這種水晶碗,不用問了,一定是宋喜送來的.

唇角忍不住勾起,元寶輕笑著道:"這是有什麼事兒求你?"

喬治笙眼皮沒抬,聲音如常不動聲色:"她在幫我治失眠."

元寶聞言,又是眸子微挑,看了眼碗中的幾樣東西,狐疑著道:"桑葚和蓮子治不治失眠,我不知道,橘子你一直都喜歡吃,我也沒見你睡眠好到哪里去."

喬治笙懶得理他,元寶伸手把橘子拿起來,剝了果肉出來,皮要扔.

喬治笙一抬眼,"皮留下."

元寶嘴里塞著幾瓣橘子,轉頭道:"你要吃皮嗎?"

喬治笙忍不住橫了他一眼,元寶笑著把果皮遞過去,咽下嘴里的東西才道:"你信得過她?"

喬治笙低頭看文件,過了幾秒才開口,語氣不辨喜怒:"為了她爸,她都要好好對我."

元寶似笑非笑:"真成了逼良為娼了."

喬治笙不語,元寶繼續說:"我聽你之前喊她喜兒,從今往後,你改名黃世仁得了."

喬治笙抬眼看向他:"橘子放鹽了?你今天這麼閑."

元寶笑說:"橘子很甜的,畢竟人家的一片心意嘛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