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2章 送外賣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總覺著身後有人在看他,一轉頭,是宋喜翻過身,但是雙目緊閉,顯然還是睡著的.

宋喜真應該慶幸,幸好她又睡著了,不然喬治笙非把她眼珠子挖出來不可.

他穿上衣服後,看了眼在地上睡得香甜的宋喜,眼底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亮光,轉身出門.

喬治笙走前沒有把窗簾打開,屋中始終是一片黑暗,宋喜這種平時靠光和手機鬧鍾才知道幾點的人,無一例外睡了個昏天黑地.

睡到自然醒,她慢慢睜開眼,地毯上的毛拂過側臉,她有長達五秒鍾的楞沖,起初是分不清夢境與現實,後來是徹底清醒過後的心驚.

她在哪兒?怎麼這麼黑?

前陣子當街劫持和持刀互搏的畫面重新湧入腦海,宋喜很是害怕,大著膽子伸手去摸,結果一巴掌拍到喬治笙的大床上,木制的床,摸起來手感很是特別,宋喜幾乎瞬間大悟,這里是喬治笙的房間,她想起來了,昨晚在這兒睡著了.

得知是喬治笙的房間,宋喜不僅沒有松口氣,反而更惶恐了,浴巾纏在身上,她連滾帶爬的站起來,此時視力已經適應了黑暗,她隱約看到周圍的擺設,床邊的被子隆起,一時間還真看不清楚里面有沒有人.

宋喜手機不在手邊,沒法看照亮,只好小心翼翼的走到窗邊,先把窗簾撩起一道縫.

外面早就大亮,刺目的光照進來,宋喜一眯眼,借著光亮往床上看,喬治笙不在,感情就她一個人,她還自己把自己嚇得夠嗆.

過了五秒,待到心緒平定,宋喜拿起旁邊的遙控器,將窗簾全部散開,外面陽光很好,隔著玻璃都能感受到暖意,宋喜立在窗前,微眯著視線,臉上帶著暖洋洋的懶意.

她今天休假,不用上班,所以並不著急看時間,幫喬治笙把被子鋪好,浴巾收起,茶幾上也簡單的整理了一下,宋喜退出房間,回到三樓.

已經中午十二點多了,宋喜坐在床邊,七喜跟可樂湊過來,餓的直叫.

宋喜先給它們開了貓罐頭,然後去浴室洗了個澡,細密的水珠從頭上淋下,宋喜閉著眼,仔細回憶了一下昨晚睡前的最後一個畫面.

喬治笙要抽煙,她叫他去窗邊抽,他剛一走,她馬上忍不住趴在茶幾上補覺.

然後……就是現在了.

她困極了,一覺睡到大天亮,連個夢都沒做,夢…等等,宋喜睜開眼,努力讓自己分清夢境與現實,她中途,貌似看到喬治笙換衣服了?

當時覺著是夢,現在想想,她分明就是親眼看見了!

在他房里睡了一夜,還看到他換衣服,這在昨晚之前,宋喜想都不敢想,他竟然沒叫醒她,也是稀奇.

下午五點多,韓春萌打給宋喜,約晚上一起吃飯看電影,宋喜應了,隨後給喬治笙發了條短信,問他晚上大概幾點回來,她提前把東西准備好.

她短信發過去還不到十秒鍾,他的電話就回過來.

宋喜接通,里面傳來喬治笙的聲音:"我晚上有事兒,不知道幾點回去."

宋喜道:"那我把湯煮好放在廚房,你晚上回來記得喝,還有水果,我切好放在冰箱."

喬治笙說:"你不用提醒我,我到家會叫你."

宋喜眼球一轉,忍著心底的著急,嘴上盡量溫和的口吻回道:"我今天放假,昨晚熬得晚沒關系,明天還要上班,有一台比較重要的手術……我都給你准備好,你到廚房一下就能找到."

說完宋喜心里不無忐忑,果然喬治笙不冷不熱的聲音傳來:"說這麼多,想逃避'晚班’?"

宋喜很快回道:"不是逃避,關鍵我實在對不上你的生活規律."

她早出早歸,他晚出晚歸,她若是想兼顧他的生物鍾,除非她不睡覺的.

本以為喬治笙定要說她不負責任,或者做不到當初就不要誇下海口等等,結果他在電話那頭沉默片刻,忽然開口說:"你現在有空?"

宋喜稍愣,緊接著應聲:"有."

喬治笙說:"我七點半從公司走,你要是在這之前把東西送來,也省的我晚上還要叫你."

宋喜立即看了眼時間,馬上回道:"好,我送到你公司."

他說:"還有事兒?"

"沒了,你忙吧,不打擾你了."

掛斷電話,宋喜直奔廚房,她今天煮山藥蓮子湯,山藥是在超市就麻煩人切好的,蓮子也是剝了皮,一顆顆白色飽滿的果實,空口吃都是甜甜的.

一邊煮湯,一邊切水果,家里沒有便當盒,宋喜只能用水晶碗裝好,再封上保鮮膜,心想著回頭還要去買便當盒.

湯煮了大半小時,出鍋時宋喜又加了一些冰糖,自己喝了一口,很甜,那喬治笙就覺著正好.

湯用保溫杯裝著,跟裝水果的碗一起放進背包里,宋喜匆匆出了家門,開車往市區趕.

七點十分,宋喜車子停在海威集團樓下,給喬治笙打了通電話,說她在下面.

喬治笙說:"上來."

宋喜有些意外,還以為他會叫人下來拿.

她問:"我怎麼說?"

樓下安保很嚴,閑雜人等沒有預約別說頂層,第一道門都進不去.

喬治笙的回答險些沒把宋喜肺氣炸了,他說:"打過招呼了,外賣."

坐在車上,宋喜白眼兒翻出花兒來,很努力才維持著皮笑肉不笑,回了句:"好."

拎著包進了海威,果然到前台一說去頂層,前台美女微笑著道:"給喬總送外賣是吧?"

宋喜咬著牙微笑,點頭.

順利乘電梯上了頂樓,電梯門剛一打開,一名男助理看著她問:"是喬總的外賣嗎?"

宋喜硬著頭皮,也只擠出一抹淡笑,把手中的包遞過去,她以為自己終于功成身退了,沒想到男助理沒有接,而是伸手指了個方向,"喬總辦公室在那邊,你自己送進去吧."

說罷,不待宋喜反應,男助理邁步走向別處.

宋喜走在鋪著地毯的走廊,後悔怎麼沒把湯里加點兒毒,毒死丫算了,她大老遠給他送吃送喝,他還把她當送外賣的.

來到總裁辦公室門口,宋喜還不等敲門,一旁有人提醒,"喬總外賣嗎?直接進就行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