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0章 計中計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冷眼看著她,她擺明了在嘲笑,當他瞎嗎?

宋喜看出喬治笙一觸即發的怒意,強忍著憋住笑,眼神因為困倦顯得無比柔和,輕聲說道:"我是覺著你找個跟你性格一樣的女朋友,那你們兩個在一起,真的要演默劇了."

如果是平時,喬治笙有一百種回懟的方式,可眼下看著她困到眼角下垂的溫良模樣,心底的怒火也奇異的平息了許多,薄唇一張一合,他出聲說:"非要說話才能談戀愛?"

宋喜認真的點點頭,"情侶之間就要溝通啊,大家都不說話,怎麼知道對方心里想什麼?"

喬治笙說:"那是你智商不夠."

宋喜差點兒沒被喬治懟暈過去,氣也沒勁兒,笑也沒勁兒,仿佛正常眨眼,眼睛一閉都能立即睡過去.

喬治笙很壞,明知道她困得不行,就是不松口放她回去睡覺,因為他覺著她現在的樣子很有趣,像是一個大號玩具.

宋喜右手拿著筆,放在茶幾上,左手已經偷著在下面掐大腿了,上一次這麼困的時候,還是連著在手術室里面一天一夜,出來整個人都虛脫了.

喬治笙好心問道:"困了嗎?"

宋喜慢半拍回神,點了點頭.

喬治笙說:"去沖杯咖啡,我等你."

宋喜困到眼神茫然,飄忽的看著喬治笙,她輕聲道:"你還不困嗎?"

喬治笙很平靜甚至得意的點了點頭.

他以為她會告饒,說想回去睡覺,結果她雙手撐著茶幾,費力起身後道:"你等我沖杯咖啡再來."

她竟真的出去沖咖啡了,在她身影消失在他視線的刹那,喬治笙差一點兒心軟叫住她,可就遲疑那麼短短的一瞬,他沒開口,她也沒停留.

宋喜走出喬治笙的房間,下樓看樓梯都是重影的,廚房冰箱里面有各種牌子的咖啡,她用僅存的理智腹誹他,都這個睡眠質量了,不曉得要咖啡有什麼用.

幾分鍾後,她重新回到二樓主臥,喬治笙在吃水果,看她拿著兩個杯子上來,一杯黑漆漆的,他第一反應就是中藥,她要是再敢讓他喝中藥,別怪他翻臉.

然而宋喜把那杯黑漆漆的東西放在自己那邊,另一杯放在他面前,是紅棗湯,上面還有兩顆飽滿的紅棗.

湯涼了,她特地熱的.

喝了口咖啡,宋喜拿起筆說:"你多喝點兒紅棗湯."

要說心底一點兒觸動都沒有,喬治笙又不是塊兒石頭,他向來知道好壞,只是更聰明的區分了別人對他的好,是真心,還是有預謀的算計,這也是他為何少交朋友的最主要原因.

自己是座寶藏,太多人都想來他身上挖一塊兒寶,卻鮮有人站出來說,我來守護這個寶藏,逼得他只能自保.

宋喜就是眾多來他這里挖寶的人之一,他明明知道她目的不純,可她挖之前,還想把寶藏的大門修好,一臉勤勤懇懇又事必躬親的模樣,讓他懷疑,她到底是要挖寶,還是要守寶.

喬治笙很少講這麼多話,今晚竟也被她拖著講了不少,正口渴,她就帶了一杯紅棗湯上來.

他坐在沙發上喝紅棗湯,她坐在他對面的地毯上喝咖啡,努力撐著問他問題.

"你最喜歡別人誇你什麼?"

宋喜左臂拄在桌子上,手指看似在摸額頭,實則是在撐眼皮.

喬治笙聲音慵懶:"用不著那麼虛偽…順著就行."

宋喜心底在笑,順他者昌,逆他者亡,果真是他的做派.

如果她還有力氣,她的笑容一定會浮現在臉上,如今倒也托了沒力氣的福.

低著頭,她邊做筆記邊道:"那如果對方擺明了虛偽的順著呢?"

喬治笙慢條斯理的回道:"那要看虛偽占幾分,順著占幾分."

宋喜這回是真的忍不住要抬起頭,空出兩手為喬治笙鼓掌.

喬治笙看著她,眼帶打量.

宋喜滿臉感慨,"果然每一個能做大事兒的人,都是如此的與眾不同."

喬治笙看了她四秒鍾,薄唇開啟,"你是在虛偽的誇我嗎?"

宋喜小幅度的搖了搖頭,"沒有,我是真心覺著你思維清奇,恩怨分明."

喬治笙盯著她那雙快要睜不開的眼睛,平日里或喜或怒,顧盼生姿,很有精神;如今溫順純良,近乎呆滯.

忽然間唇角輕勾,他看著她說:"你現在就很虛偽,但你的話我又很受用,所以我不僅不會覺著煩,還覺著你情商不低."

宋喜'垂死病中驚坐起’,努力瞪大眼睛:"是嗎?跟你認識這麼久,你第一次誇我."

喬治笙表情不變,開口回道:"我這話是違心的,很虛偽,但你也很高興,不是嗎?"

宋喜困傻了,愣是直勾勾的呆了五秒後才反應過來,原來喬治笙誇她,不過是想印證一下他的那套'虛偽和順從’理論.

喬治笙在等她的回應,以為她會失望或者怎的,結果宋喜沉默數秒之後,忽然搖了搖頭,歎了口氣,頗為感慨的說:"我服了,你說的是對的,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智慧和見解."

喬治笙盯了她半晌,最後試探性的問:"你在反試探我?"

宋喜抬眼回道:"沒有,我真心誇你的."

喬治笙不信,信了就上套了.

宋喜沖著他傻笑,"你別不信,這樣以後別人真心誇你,你都不知道真假."

喬治笙有些懊惱,不是擔心別人,因為別人對他說什麼,是真是假,他一打眼就能看出來,可宋喜段位不低,就好比現在,他真的不知她哪句是真哪句是假.

他看不太透的,也就只有她一個人而已.

一個問卷調查,不知不覺搞成了兩個人拼心計和拼演技的擂台,截至此時為止,宋喜已經拉著他聊了一個多小時,別說宋喜,喬治笙都不信自己能耗這麼久,而且不知不覺中說了不少話,也費了好些腦子.

中途他憋得難受,要抽煙,宋喜說:"去窗邊抽吧."

喬治笙難得的聽話,真的起身走去窗邊,宋喜低頭檢查筆記本上的資料,想著他抽煙怎麼著也得三四分鍾,她必須趁機眯一下.

放下筆,她趴在茶幾上,眼睛一閉就是天黑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