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9章 喜惡問卷大調查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對上喬治笙的目光,只短暫的語塞,馬上便笑著回道:"不用付錢,你只要配合治療就行."

喬治笙不接話,抬手去拿桌上的煙盒,宋喜見狀,忙道:"能不抽嗎?"

喬治笙抬眼看來,宋喜好言好語的說:"也許你抽了這根煙,那紅棗湯就白喝了."

喬治笙慢半拍收回手,身體往沙發背上一靠,慵懶的道:"說吧."

宋喜問:"你想聊什麼?"

喬治笙薄唇開啟,不冷不熱,"我什麼都不想聊."

他一貫如此,宋喜可以接受,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道:"那我問,你回行嗎?"

喬治笙不置可否,宋喜自顧自的說:"你稍等,我馬上回來."

她快步離開他的房間,喬治笙俊美的面孔上,表情不變,唯有眼神略有不同.

宋喜很快就回來,手里多了一個本子和一支筆,蹲在茶幾前面,她看著對面沙發上的喬治笙問:"先從吃的開始,我知道你喜歡吃酸甜口的東西,那除了菜色,比如其他的零食或者點心,你都喜歡吃什麼樣的?"

喬治笙表情很淡,語氣更淡,"不吃."

宋喜剛要做筆記,聞言,抬頭回道:"我上次就看到你吃雙皮奶……你還吃了上面的草莓,你喜歡吃草莓嗎?"

喬治笙望著宋喜單純無辜的大眼睛,心底有種被人挑釁和揭穿後的羞惱.

宋喜趕在他沒發脾氣之前,趕忙補了一句:"我是想豐富一下你的食療菜譜,比如你喜歡吃草莓,我可以試著給你做些草莓的甜點,你要是喜歡其他味道的,我也好提前做准備,免得不對你口味,你不喜歡吃."

喬治笙說:"家常菜你都不會做,還想做點心?"

口吻滿是鄙視.

宋喜好脾氣的回道:"可以學嘛,誰也不是出生就什麼都會."

喬治笙心跳亂了一拍,他發現自己聽不得宋喜有些小委屈又有些小軟弱的話,這會讓他心軟,下不去口懟她.

沉默數秒,喬治笙開口說:"橘子."

宋喜馬上低頭寫在本子上,沒抬頭,繼續問:"還有嗎?"

喬治笙瞥了眼果盤,"最討厭龍眼."

聞言,宋喜抬頭回道:"這是桂圓."

喬治笙看向她,"有區別嗎?"

宋喜馬上百科全書似的給他講解了一下龍眼跟桂圓的區別,並且慫恿他不僅要吃,還要多吃,對他睡眠有好處.

喬治笙被她叨念煩了,輕蹙著眉頭問:"你問我喜歡什麼,是不是打算避開我喜歡的,專撿我不喜歡的?"

宋喜眸子微睜,明哲保身道:"絕對不是."說罷,她一回頭,指著床頭櫃上的柑橘,"你看,我准備了你喜歡的."

喬治笙明知她是誤打誤撞,沒給她好臉色,開口指使道:"拿過來."

宋喜起身走到床邊,拿起橘子,三兩下剝了外皮,把皮放在原處,橘子遞給他.

再次蹲下,她的調查問卷還要繼續.

問:"你喜歡什麼顏色?"

喬治笙還沒等回答,宋喜又補了一句:"除了黑色,白色以外."

喬治笙說:"除了喜歡的,當然都是不喜歡的."

宋喜抬頭,鼓勵的眼神,討好的口吻,"矬子里面拔大個兒,你試著選幾個."

喬治笙靠在沙發上,完全一副少爺的姿態,停頓數秒,開口回道:"不喜歡豔色."

宋喜低頭記筆記,嘴里說著:"像是紅色你就要少看."

喬治笙眸子一瞥,"為什麼?"

宋喜說:"紅色會讓人神經亢奮,比如易怒的人看了紅色,就會更加暴躁."

喬治笙:

宋喜寫完了抬起頭,"哦,我不是說你."

喬治笙忍著脾氣,不是舍不得罵她,只是不願意承認自己易怒.

問:"運動類呢?除了打拳健身之外,比如跑步之類的."

喬治笙回道:"不喜歡跑步."

宋喜問:"為什麼?"

喬治笙說:"不喜歡就是不喜歡,哪有那麼多為什麼."

宋喜小聲嘀咕:"聊天嘛."

喬治笙抿著好看的唇瓣,天知道這輩子還沒有人像宋喜一般,把他當活體采訪對象,仔細摸索他的全部喜好,像是要看穿他的全部,他頂討厭被人看穿的感覺,可眼下卻偏偏做著自掘墳墓的事兒.

每當宋喜知道他的一項喜惡,喬治笙都有種保護膜淡了一層的錯覺.

"你喜歡看什麼類型的電影,電視劇?"

喬治笙瞥著對面埋頭奮筆疾書的某人,眼底帶著不易察覺的挑釁,薄唇開啟,出聲回道:"恐怖,驚悚,懸疑."

宋喜說:"你以後都不能看這些了,你要看些溫馨,甜蜜,浪漫的."

"你喜歡舞台劇或者音樂劇嗎?"

"我喜歡看默劇."

宋喜一抬頭,"品味這麼高端?"

喬治笙面無表情,"不喜歡聽廢話."

宋喜想到韓春萌說她二姨夫,起初也不習慣,堅持,重在堅持.

不怒反笑,她沖著喬治笙彎起眼睛,勾起唇角說:"其實說廢話也是發泄的一種,你就是話太少,精力太多,不信你像我似的,多說幾句話,累了自然就會覺著困."

這話是真的,宋喜昨晚幾乎一夜未睡,熬到現在,整個人都是用精神頭在頂著,她都後悔沒喝杯咖啡再下來.

喬治笙看出她困了,好幾次都在偷著打哈欠.

大半個小時過去,宋喜蹲到腿麻,干脆偷偷坐在地攤上,忍不住要偷吃喬治笙果盤里的水果,死撐著不讓眼皮垂下來.

喬治笙見狀,三分揶揄三分嘲的口吻說:"你是上我這兒來治自己失眠症的?"

宋喜困到連打趣的力氣都沒有,恍恍惚惚的抬起頭,有氣無力的回道:"你還不困嗎?"

喬治笙聞言,眼底忽然閃過一道光,出聲回道:"不困,繼續聊."

宋喜點頭,"好."

本子上的字都快認不清了,宋喜努力眨了幾下眼,讓自己精神一下,出聲問:"你喜歡什麼樣的性格?"

喬治笙回道:"我這種的."

宋喜一個沒忍住,當即笑出聲來.

喬治笙一眨不眨的看著她,威脅之意很是明顯.

宋喜困極了,肌肉不受意識控制,只能邊笑邊擺手,"你別誤會,我沒別的意思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