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8章 只要她願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晚上的飯局結束之後,本還要去禁城繼續,喬治笙跟對方打了聲招呼,要先走,剩下的叫元寶全權代陪.

回到家,才夜里十一點過,客廳的燈是黑的,三樓房間還亮著燈.

喬治笙進門上了二樓,在房門口看到一個托盤,托盤上一堆東西.

切好的果盤,里面有梨子,有蘋果,還有桂圓和柑橘.熟悉的保溫杯,之前用來喝中藥的,保溫杯旁邊還有一個水晶小碗,里面裝著一把……核桃仁?

喬治笙好多年沒見過生的核桃仁,一時間還有些楞沖.

宋喜在樓上,聽到樓下傳來車聲,知道喬治笙回來了,果然不到二十分鍾,他的電話打過來.

宋喜接通,他還是那兩個字,"下樓."

宋喜來到樓下喬治笙的房間,看到他已經洗完澡,穿著黑色浴袍坐在沙發上,面前托盤中的東西還一樣都沒動.

熟悉他的套路,宋喜還不待他發問,自顧自的解釋:"這幾樣水果都是可以有效緩解神經緊張,有助睡眠的."

說著,她拿起切成兩半的柑橘,走到他床頭邊,把柑橘放在床頭櫃上,"這個可以不吃,是聞的."

轉身走回去,她扭開保溫杯蓋子,遞到他面前,"紅棗湯,一點兒都不難喝,你嘗嘗."

喬治笙剛剛洗完澡出來,正好有些口渴,接過保溫杯,他眼帶警惕的往里看,"紅棗呢?"

宋喜道:"你想吃嗎?樓下鍋里面有."

喬治笙才不要吃,就是問問.

試探性的湊到唇邊,他喝了很少的一點,沒有什麼怪味兒,還甜絲絲的.

宋喜說:"我加了白糖熬的,不苦."

喬治笙仰起脖子,喝得越多越解渴,一口氣喝了大半.

宋喜簡直欣喜若狂,畢竟在她心中,他就是難搞兩個字的代表,她怕他又挑三揀四.

他難得的配合,宋喜趕緊趁熱打鐵,彎腰把小碗拿起來,遞到他面前,"吃點兒核桃."

喬治笙面色淡淡,口吻挑釁的問:"讓我補腦嗎?"

宋喜說:"核桃是滋養強壯品,有利睡眠的."

她明明說滋養強壯,可喬治笙卻偏偏聽成了滋陰壯陽,意味深長的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,喬治笙遲遲沒有動.

宋喜對他就像對小孩子一樣,馬上關心的詢問:"你不喜歡吃核桃?"

問完,不待他回答,她緊接著又補了一句:"不喜歡吃就不吃這個,明天我給你換其他的,黑芝麻喜歡嗎?"

深夜,白色的光從她頭頂照下來,她本就好看,加上和顏悅色,語氣溫柔,某然一個瞬間,喬治笙仿佛看到一雙翅膀從她背後展開,還真有點兒白衣天使的意思.

如果她不是有目的的對他這般好,那就好了.

喬治笙只短短幾秒就清醒過來,別開視線道:"這就是你准備的食療?"

未免過于簡單了.

宋喜說:"一上來就全是藥膳,我怕你吃不慣."

喬治笙無情的戳穿她,"不是你不會做?"

宋喜心虛的扯了扯唇角,"我們都慢慢來,這樣你容易接受,我也有時間學習."

她很坦誠,倒是讓喬治笙有些無從開口,抬起手,他就著果盤上的小叉子,吃了一塊兒梨.

宋喜眼球左右一轉,鼓起勇氣道:"你現在想說話嗎?"

喬治笙嘴里都是梨子的清香,聞言,抬頭看向她.

宋喜微笑,"我的意思是,你要是想說話,我就陪你聊聊天."

這是什麼套路?

還從來沒有人問過喬治笙這種問題,聊天?

他眼中本能的露出打量和防備,幾秒過後,薄唇開啟,不答反問:"你有事兒求我?"

宋喜馬上搖了搖頭,"沒有."

喬治笙問:"你想去看你爸?"

宋喜臉上的笑容略微斂去,但還是一副坦然真誠的模樣,輕聲回道:"我原本想麻煩你送我進去看看他,但現在不想了."

喬治笙說:"怕他擔心?"

宋喜說:"這是其一,主要我怕問也問不出來,他八成不會告訴我他在外面的仇家."

喬治笙一時間沒有接話,宋喜看著他,忽然勾唇一笑,"你別總以為我不懷好意,我就不能單純的想陪你聊聊天?"

喬治笙一雙黑曜石般的眼眸,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看,故意沒有掩飾心中的懷疑.

宋喜被他看了三四秒,馬上換了副口吻:"好吧好吧,我是有目的的,我想給你做個話療."

喬治笙聞言,登時目光一沉.

宋喜解釋:"別怕,說話的話,用聊天的方式治療你的失眠,話療."

她覺著自己很幽默,自己都忍不住想笑,可喬治笙面無表情,用看神經病似的神情盯著她看,搞得宋喜既想笑又尷尬,最後漂亮的臉上糾結成一副哭笑不得的樣子,粉唇開啟,小聲說:"你別這麼嚴肅嘛."

她有很強勢的大女人一面,但也有很慫很軟的小女人一面,就看她想在什麼時間,對什麼人露出什麼樣的一面.

喬治笙是很怕她撒嬌的,即便在宋喜看來,這不算撒嬌,可他就是受不了.

渾身像是過電一般,從心底麻到了手指尖兒和頭發絲兒.

想到她勸他喝藥的時候,也是很隨意卻很軟糯的一句:"喝嘛."

險些要了他半條命,那樣苦的藥,他竟然一喝就是好多天.

一瞬間就沒辦法再盯著她看,喬治笙別開視線,滿腦子只有不停循環的四個字:紅顏禍水.

宋喜是打定主意,這回無論受什麼委屈,她都不會中途放棄,早日治好他的失眠,也好早日還宋元青一個清白.

硬著頭皮,厚著臉皮,宋喜故意裝可愛,小聲問:"聊聊吧?"

喬治笙浴袍下的汗毛全都不受控制的豎起來,抬眼看向她,他沉聲道:"好好說話."

宋喜當即挺直腰板,端正姿勢,抬頭挺胸,"是."

就差對他敬個禮.

喬治笙見狀,強忍著沒有喜形于色,但眼底分明露出一抹笑意.

宋喜看的真切,當即松了口氣,卸了身上的勁兒,"你別總嚇唬人."

喬治笙心情的確不錯,金口一開,主動道:"你想聊什麼?"

宋喜說:"看你啊,你想聊什麼,我就陪你聊什麼."

喬治笙眼底劃過一抹促狹,忽然道:"要付錢嗎?"